第0813章 想买你就能买

    “……这对凌瓷收藏爱好者,以及对本司的有序经营,均产生了负面影响,为了践行本司对艺术市场、对收藏爱好者的责任感、使命感,本司经研究决定,将设置拍卖级凌瓷作品的储备库存,通过控制市场增量,以维持凌瓷在收藏品市场上的健康价格。本司也将在每一季度公开一次库存数据,在中长期内保持库存的透明度……

    其它拍卖级瓷器作品,将视乎市场情况,研究是否跟进举措。

    特此声明!”

    声明后面,附了一份数据。

    上头明明白白列出,当前拍卖级凌瓷产品的库存量:604件。

    “好日子过的太快了,”凌鸣看着这个声明,长叹了一声,此前两个月,不算春季公盘的成交额,凌瓷营收中,包括拍卖级1700万,常规级600万,汝窑两者相加近800万……十七种瓷器总计营收超过4500万,可以说是华国陶瓷从未有过的气象和辉煌。这个数据没有跟外界透露,各方只能大概地估计,但估出来的数据就足够他们惊讶震惊的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瞅他惺惺作态的样子,换了个话题:“产业基地的事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凌鸣有点意犹未尽,他发现这个装逼啊,果然是很爽的一个事情,凌瓷拍卖所得这1700万,如果不是程杨越董飞燕他们吞进去一多半,炒的高高的,按照他们自己设计的价格,还不知道要卖到什么时候才有这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产业基地啊?公盘结束后,推动起来快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艺术陶瓷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作坊式生产,盛世陶瓷有这个体量,所以他们之前建设生产基地的时候,就是采用半流水线化的生产方式——已经不能称得上是大师瓷了,凌鸣对这个有点介意,不过他如今也不是当初了,名利双收后,也看得淡。

    对于其它的那么些家参展商,盛世也是一直在鼓励他们加入进来,扩大产量,只是推动的一直不理想,这也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但是春季公盘上,相当多家瓷商,都接到了超出生产能力的订单量,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开始考虑这个,自然盛世推动起来,就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唉,心累,一心为公的感觉就是这样,明明是为了行业发展,为了文化传承,为民族复兴,为了国家崛起,偏偏这么费劲,还要求着他们似的,”林海文摇摇头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凌鸣看着他,他刚刚装逼尝了点瘾头,原本这个哔,他是想要自己装的,结果林海文比他快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啊,忍辱负重,含辛茹苦啊。”他bia叽一下嘴,把这个哔补充的更加圆满。

    这要是让程杨越看着他们俩的鸟样,真的能上来撕了他们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即便没有看到,林海文也已经感受到这种冲天怨念了。

    恶人值几百几千地扑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程杨越这两个月,日子过得很不错,虽然收购凌瓷的价格超出他的预料,一共26件东西,花了他700万左右,但目前这个行情,他估计利润已经差不多有200万左右。在他看来,这个热度维持两年不成问题,如果林海文那边出货后期控制一下,还能再久一点。

    他后续还打算投入,等到明年春节期间,才开始尝试向外头出货。

    公司电话打过来的时候,他正在享受惬意时光。

    “嗯?声明了?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库存?哦。”

    “604件?那还挺多——多少?604?”程杨越一把跳了起来:“盛世说自己的库存里头还有604件?”

    604件,按照当前的均值,那就是近2亿的存量——对于一个新生艺术品来说,这太高了。凌瓷不是弗洛伊德的油画,不是毕加索的油画,也不是华国大师们的国画——他们都死了,不管有多少存量,永远都不会再增加,只会损耗。但凌瓷则在源源不断地生产产品——其中也包括拍卖级的凌瓷。

    而且重要的是,盛世陶瓷的态度——他们认为价钱太高了。

    太高了?

    自己的产品价格太高了?

    盛世是被驴踢了脑袋么?

    程杨越深深觉得自己被林海文从背后捅了一刀,他再没有心情享受美好的休闲时光,跟他一样的,自然还有砸进去400多万的董飞燕,和近300万的钱同轩——所以其实可以看出来凌瓷的真实拍卖营收,大约在600万左右。

    三个人很快就碰面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办?

    在来之前,他们已经了解过市场的反应,盛世这则声明,对凌瓷价格几乎是致命的,下降幅度几乎超过一半还多,短短时间,他们手里这些凌瓷,就砸在手里了,一点脱手的时间和余地都没有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林海文默认了吗?”董飞燕跟个美杜莎一样,头发下一秒就要炸起来,眼里全是石化射线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他会背后插刀。”程杨越眼里狠色满满。

    董飞燕冷笑:“你不知道?他说什么让你觉得他就默认了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是一朵白莲花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董飞燕和钱同轩一脸“你是在逗我?”

    程杨越自己说着说着也觉得不对:“……不作假不搞黑幕,我想高价买,那凌瓷就是我想买,想买我就能买,买了还要他给我钱,是——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,哪里有默认?”

    “——不是说我想买就能买?”

    “你要给他送钱,难道他还不同意?”董飞燕跟看傻子一样。

    还是钱同轩稳一点,给程杨越主持公道:“这里头,确实有默认的意思,他要不愿意,自然会严词拒绝。林海文这是给我们挖了个坑啊,呵,这下子几百万算是入水了,能有三分之一回来都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早就知道我们要做什么。”董飞燕冷静下来,才想到董文昌说林海文的话:“他不是莫语,当初不跟程总说明白,就是为了给我们一个教训。他不会允许凌瓷被我们拿来炒作,然后把凌瓷的市场弄的一团糟!”

    这话说到了正点上,三个人都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现在是认栽,还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认还能怎么样?”董飞燕一想通,跟刚才美杜莎的样子截然不同了,竟然还笑得出来:“也是我们太狂,居然去惹林海文,当个教训吧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程杨越,要说吃亏最大的,当然是这位,就不知道他能不能忍了。

    程杨越对董飞燕的话没什么反应,一直到三个人分开,他都没什么反应。董飞燕看他的车子开远,才恨恨地拍了一把方向盘:“王八蛋的林海文。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