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14章 我是个高尚的人啊

    董飞燕哪里是不恨啊。

    作为董文昌的独女,而且董文昌此人,成名甚早,八十年代的时候,赶上过一波好日子,所以董飞燕生来,就是在一个著名画家的家庭,基本上没有受过什么委屈。一路顺风顺水地念完大学,也不用去找工作,董文昌出钱,而且还有作品的代理权,让她的昙轩公司迅速在京城业内站稳脚跟,而且发展的一直很好。

    比如程杨越,他的公司就不做艺术代理的,他没有这方面的可靠人脉,与其花力气去争取,倒不如做艺术品贩子干脆。

    这一次,董飞燕结结实实地被林海文坑了一顿,能在程杨越面前忍住不大发雷霆,已经是她城府不浅了,但内心里,一定是放不下的。

    看着程杨越的车开走,她就给她老爸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林海文,他简直是个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看到他那个声明了,怎么?行情掉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至少掉了一半还多。”董飞燕说起来气死,又在方向盘上狠狠砸了一把:“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,他这么一搞,凌瓷价格还能涨么?就算他不满意我们炒作,也不用做的这么绝。”

    程杨越也好,她自己也好,并不是说觉得林海文没有应对的办法,只是他们觉得,林海文想要不影响凌瓷的行情,不影响他自己的收入,总归不会有什么让他们伤筋动骨的剧烈动作,哪里晓得,林海文这么光棍的,直接从根子上绝了凌瓷的收益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过的,不要用一般人的想法去揣测他,他是一般人么?他是个精神病啊。”董文昌也是恨得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想不通,他就算是个神经病,也不会是个犯蠢的神经病啊,难道为了对付我们,他连自己都不放过了?同归于尽的招数,他怎么就那么轻而易举用出来?”

    董文昌回答不了她,但林海文很快隔空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他回京之后,也不得安稳,除了黑龙潭那幅《画室的窗外和黑龙潭》大作之外,还有天美的工作,另外呢,还有敦煌的事儿——《甄嬛传》终于杀青了,林海文也终于没有赶上去探班这帮小主小太监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部戏的关注度,堪称是近年来最高的一部,不管是观众的期待,还是业界的目光,都浓的化不开。

    所以敦煌也蛮懂的,特意在京城为十几个如花似玉的小主宫妃皇后,还有皇帝亲王御医这一大帮子人,举办了一个杀青晚会——套了个慈善的帽子,将一部分特制的道具,比如甄嬛的两件斗篷,一件大红的,一件秋香色的,再比如华妃的一件头面首饰,皇后的护指,就是小指和无名指上套着的那个长长的指甲——24k镀金的……

    总之大约有12、3样东西,请了演艺圈、时尚圈的一些朋友,居然了一个《甄嬛杀青·慈善之夜》,也算是开了个国内电视剧的一个先河。

    林海文入场的时候,小红毯上,闪光灯几乎比今天到场的所有明星都来得夸张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什么压轴的大明星呢。”卞婉柔跟祁卉听到咔嚓咔嚓的一大片声音,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祁卉笑的挺欢:“还好没有跟他一起走,他还想不走呢,我没同意。”

    红毯上走得慢走得快,其实是个大学问,刚才《甄嬛传》的十几个姑娘们中,新人比如沈眉庄、安陵容这两位主演,都走得相当慢,给足了时间让大家拍——对她们来说,这是个不错的露面机会。而甄嬛、皇后,都是一线女星扮演,就要姿态高一点。

    到林海文的时候,全场都在喊啊,闪光灯跟白浪一样打过来。

    “林董,走慢一点,走慢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停一停。”

    “这边这边,看这边啊啊啊!!玛德,怎么不看我?”

    林海文听到这一声儿,差点摔一跤都,喊这么响,你是要死啊。

    经过采访区的时候,记者们几乎要引发踩踏事故——也真不能怪他们,林海文自从将敦煌董事长的职位给了祁卉之后,就极少再涉足娱乐圈的事情,但他的关注度确实不降反升的。而且最近关于敦煌的大消息,那也是必须得找到林海文问个清楚的。另外,还有一些原本不跑娱乐线的记者,文化线的,新闻的,这会儿也要抓住机会过来逮林海文。

    “林董,能说一下宏鑫的消息么?这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文哥——”有一个年轻的男记者,叫的格外亲热:“文哥,凌瓷的价格大幅度下挫,你能说一下盛世发出声明是出于什么考虑的么?”

    “请问对《甄嬛传》的收视率有什么期待和预测啊?”

    总之五花八门的消息,全都铺天盖地的丢过来。

    “一个一个来,”林海文今天到场了,自然不会什么都不说:“别急啊,也别挤,不然等会散场多出几个孩子来,我们不好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才叫我文哥那个,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男记者眼睛跟1000瓦的灯泡一样,亮的不得了,真是运气啊,他就那么一喊,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馅饼掉下来,他赶紧把问题重复了一遍,是关于凌瓷的。

    “不懂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包括男记者在内,大家刷刷刷点头,意思很明确:我们不懂,你是神经!

    “你们不懂呢,也是情有可原,那是因为你们的境界没有到那个程度,”林海文笑眯眯,在闪光灯里笑眯眯,简直困难,下回看来要戴副墨镜:“我做陶瓷,做凌瓷,那都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了文化,咱们是文化人,谈钱那不是——当然,钱也是重要的,但是我们不能拜金,对不对?凌瓷卖的那么高,是,没错,我们赚钱也多,也很爽,对我们这些一心为了发展传统文化的有深切责任感的文化人,是一个鼓励一个奖赏。

    但是这么贵,它到底能有多少受众呢?凌瓷不是油画,有大师的,有一般人的,从几百块到几个亿都有,凌瓷它就是咱们一家生产,卖的那么高,这个东西它的受众就一定会少很多,不利于我们推广传统陶瓷的初衷。

    所以呢,我们也是忍痛,壮士断腕,哪怕少赚钱,甚至赔钱,都一定要坚持我们的初衷,这也是我,是凌鸣,始终坚定的一个信念。我们就算是吃糠咽菜,也不会改变这个信念。包括市场也有一些不理解的声音,我要说,凌瓷的价值,一定是很高很高的,它就是值那么多的,可是我们现在因为要承担文化责任,等于是扭曲了它的价格,这会儿呢,应该也是大家入藏凌瓷的一个良机。

    而我自己呢,面对这些不理解,都会原谅他们,等待他们的境界达到能够理解的程度,相信那个时候,他们都会很羞愧的,希望大家能一直知道,我不怪他们,我已经提前原谅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大篇的回答,让喊他文哥那位,算是满足了——虽然这个回答有点那什么,很有林海文特色。

    几个文化线的记者,都被娱乐线同事的眼神给射穿了——特么的来抢生意?

    所以第二个问题,他们都没敢抢。

    问的是宏鑫收购敦煌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此前宏鑫的王董事长委托人员参与竞拍了《瓷八作》,出价极高,另外铭耀的崔澄以5000万拍下那幅画,今天还来捧场晚宴。请问宏鑫和铭耀,是不是有借此跟您取得联系,然后谈收购敦煌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回答完之后,林海文眨了眨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,表示“回答完毕”。

    问话的这位记者,差点气死——刚才那么长篇大论的,怎么到这里就俩字?你玩儿我呢?

    不过追问也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第三个记者问《甄嬛传》的收视率

    林海文说“随缘”。

    第四个记者问今年的八省二市春晚,林海文会不会参与制作。

    他回答“不会”。

    三位娱乐圈的记者,全都铩羽而归之后,终于又轮到了文化线这块,来自火鸟网的记者:“下个月,美术家协会要补选一名副主席,有消息称您,或者您的老师,有可能参选并且当选这个职位,不知道您是不是可以证实?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,一个月以来,已经传的像模像样了,敦煌行政办那里,关于这个事情的问题,都能叠一寸高了。不过当面抓到林海文问,还是头一回——连常硕都被问了好几次,当然他都是否认了。

    “补选啊?”林海文顿了顿,果然又不惜字如金了:“关于美术家协会补选的事情,我也没法回答你,因为这个过程呢,不管提名、投票、任命什么的,那都是公开公正公平,都是按照大家自己的意愿,投下神圣的一票的,选拔一个众望所归,德才皆备,德艺双馨的人来,为美协,为了美术界来服务,来贡献自己的才智和精力,这是个很严肃,也是不可能提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呢,你问我,究竟我会不会参选,会不会当选,前一个问题,我只能说我没有填过什么参选表,也没有人询问过我这个事情,后一个问题呢,就更没有答案了,不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会知道,究竟是哪一位受人尊敬的美术家会当选。”

    好套路!

    不过按照林海文一贯的尿性,他用了这么多的形容词,什么众望所归、德才皆备的,一般都是说他自己。

    这么一理解,难道他真要当选了?

    火鸟网的记者,脑补一下就给他自己兴奋的,恨不得直接回去发稿抢头条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浑身的热血,都被娱乐线的记者们冰凉的眼神给扑灭了火热的温度——可恨的人啊。

    第五个问题,当然又继续回到了娱乐记者那里。

    “请问一下,舌尖上的华国第三季,今年回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噗,吐血的冲动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《舌尖》呢,”林海文等了一会儿,看他血还是没吐出来,就遗憾地继续说了:“公司里头还没有立项,还是要慎重一点,这个项目,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美食纪录片了,还是希望有一些咱们华国人的文化和生活气息融入进去,这个部分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考虑。”

    《舌尖》第二季已经播了两年差不多,对于第三季的呼声一直都在,最近黄埭志也有在公司内部提出来,所以林海文借此机会,也回应一下。

    好歹这回他算是多说了几句,不过说完之后,没等继续提问,他就一笑:“今天就到这里了,各位再会。”

    后头还有个保留问题没来得及提,看他要转身了,赶紧有人喊。

    “请问崔澄今天来捧场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你跟崔澄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崔澄——”一个记者喊出这俩字的时候,林海文背影的消失了:“崔澄是不是看上你了?”

    旁边好几个记者,意兴阑珊地,结果被他吓了一跳,脸上全都是“旁友,你的胆子很大嘛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海文进入晚宴现场,同样也是万众瞩目。

    “林董好。”

    “林先生好。”

    “林大师好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各种称呼,等他做到桌上,喝了口水,马上又有人要过来打招呼,他给王景峰甩了个眼色,让王景峰赶紧去挡人。

    林海文自己则坐稳了,扫视一下各处,人都到齐了,四五十个嘉宾,不多。其中大部分是业内的,明星歌手导演什么的,也有一些商界的朋友,其中最大牌的,毫无疑问是铭耀的崔澄——这位显然一直在看他,他这边看过去,立马她就举杯示意了,林海文跟她点点头,心里有点纳闷。

    铭耀这位千金,已经是公司的CEO,位高权重的——但她今年只有30岁,也是华国富豪榜30岁及以下人士中的首富。

    一个大大的富二代!

    崔澄是老美留学回来的,一直没结婚,也没有什么固定的感情——绯闻倒是不少的,总是被拍到和谁谁谁去沙滩,去高级商场,去什么时尚派对,相当高调,在华国企业家里头,相当少见。而且从绯闻来看,崔澄的口味相当正统,一色的健壮男模特,如狼似虎的。

    “啧啧。”祁卉一边看着台上,一边撇嘴:“你说她上赶着来,究竟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勾引我?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