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16章 郎心似铁

    林海文看着台上淡定优雅的祁卉,心里知道她其实已经绷紧了弦儿——这两年祁卉是狠练了一把城府,越是紧张在意的东西,她面上就越淡定自如,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他还挺有兴趣的。

    要说林海文在男女关系这一点上,绝对是娱乐圈和艺术圈的双料好男人,娱乐圈那就不用说了,有人称娱乐圈那就是个炮兵营和青楼的结合体,程度到没到的,总之是能说明一些问题。而艺术圈,也好不到那里去,油画家画模特,画着画着就滑到里头去了,也是屡见不鲜,大师们的一些不知名光猪画,十之七八最后都是情妇,后面甚至还要牵扯出子女认亲夺产的戏码来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超现实主义的绝对大师达利,他过世之后,就有私生女跳出来,官司一打就是十年,最近刚刚赢得了辩论——法庭要求把达利的棺材给挖出来做DNA鉴定。瞅瞅,这就是混乱的艺术圈——顶级艺术圈。

    但林海文绝对是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除了祁卉,也就是个楚薇薇,曾经虚凰假凤地共度一夜,还守住了最后的底线,简直当代圣人。

    如今圣人出现了桃色绯闻,如何不让人感到激动?

    甚至有些人都觉得,妈呀,心落地了,林海文总算有坐实的绯闻了,不然都要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个基佬了,祁卉嘛,她可能就是个烟雾弹。

    “……慷慨态度让人钦佩,那么海文跟我添为地主,不仅要衷心地感谢崔女士的慷慨,也不能落于人后。今天的拍卖总额是290万元,海文跟我将补上210万,凑足500万的善款,连同今天客人们的善心,一起为我们边远山区的孩子们提供好的学习场地。”

    一派当家风范。

    豪掷200万,倒不是祁卉心血来潮,或者“争风吃醋”,而是之前就确定的,不管拍出来是多少,他们都会凑足五百万捐出去,只能说包括崔澄在内,大家都很给力,让林海文也少花了一点。

    大家当然要为这么壕的祁卉鼓掌。

    只是不少人偷眼看去,崔澄同样也是微微笑着,轻拍双手,气度自然。

    等掌声停下,没等祁卉继续说话,崔澄就举了一下牌子,示意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祁卉当然不会不让她说,要是这个场面置换一下,换成林海文跟别的男人争风吃醋的,他到时候有可能直接让人家闭嘴。

    “崔女士请讲。”

    崔澄站起来,虽然是在台下众人之中,但站在那里,跟祁卉愣是有一点东风西风,对峙而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啊,对祁董事长的决定,我也感到非常钦佩的,很有触动,所以也决定要多做一些事情,”崔澄说到这里,突然转身去看林海文那一桌的方向:“林先生,我愿意再加500万,和您联名一到捐赠给助学组织,不知道您意下如何啊?”

    这还是崔澄头一次跟林海文直接对话。

    但她关注林海文已经很久了,林海文当年参加白冰玉和凌纪的婚礼,崔澄也是婚礼上的贵宾,对林海文就有了一个印象,也开始关注这个初露峥嵘的娱乐圈新贵。自然她也就目睹了林海文如何在短短五六年内,从一个稍有名气的天才,成就今时今日的地位、财富和庞大影响力——比她见古的,诸如凌纪这样的年轻俊彦们,牛逼了不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同样,《瓷·八作》也并不是崔澄第一次拍下林海文的油画,她在欧洲就从布罗画廊拿下过一次林海文的作品,花费近200万欧元,1500万人民币,算是豪掷千金。

    这一次决定公开自己的信息,自然是她有所决定。

    要追林海文!

    她这样的女人,要么甘心找一个不如自己的,要么就找一个能压服自己的——林海文恰恰满足后一点,未必比她有钱,但绝对比她更骄傲,更有成就,更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林海文之前肯定是想不到,一句“勾引”虽不中亦不远已。

    被崔澄这么一问,别人都暗暗大呼精彩,但祁卉站在台上,却是八风不动,不过心里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。至于林海文自己,却并不为难——慈善这个东西,真就是一个自我安慰,真要讲究数字,他能拿出来的未必就比崔澄少。

    崔家固然豪富,但产业这种东西,除非变卖股权,否则能动用的现金,并不一定就有那么多,公司又不全是崔家的。反而林海文,敦煌是他一人所有,更何况他在油画上,包括仿作的弗洛伊德作品,已经为他赚了一两亿美金,再加上这些年从敦煌拿到的个人酬劳——那些剧本那些曲子,虽然是打折的价格,但也是相当不菲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会去可惜崔澄的500万。

    瞅了一眼台上的祁卉:“崔小姐盛情,我却是不敢接受呢,我们家里头,超过200块钱的事情,不管是花出去还是收进来的,统统要祁大董事长签字同意的。这个事情,你要问我,我只能很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满堂大笑,混合了掌声——大多是女人的。

    林海文这个回答,出乎了绝大部分人的意料,只有卞婉柔等寥寥几个,对林海文比较熟悉的,能猜到一点。

    为了个外头不认识的女人,让祁卉不舒服?

    这事儿,林海文还真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眼下的局面,那真是“撕逼不可怕,谁输谁尴尬”了。大家都觉得眼睛不够用了,想要去看祁卉,祁卉还是那副样子,也没见有特别高兴的样子。又想要去看崔澄,崔澄也还是那个样子,不见半点僵硬。

    都是千年的狐狸啊。

    一个比一个道行深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道祁董事长能不能签字同意呢?”崔澄就势把球踢给了祁卉,一点也没有被林海文撅回来的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海文是在说笑呢,崔女士愿意慷慨解囊,我们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,”祁卉这会儿大度起来了,郎心似铁,对神女无意,她当然就有大度的余地:“那今天这台慈善晚会,托崔女士的福,就凑足1000万元。那么现在,我们特别有请‘希望学校’工程联络部主任田秋梅女士,上台接受我们今天的捐赠。”

    崔澄轻轻鼓掌,神色里终于闪过一点阴暗。

    输的滋味,不好受啊!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