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27章 我本清清世界一白莲

    林海文对首富大人要来接触自己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《爱莲说》写出来第二天,他去参加文联的会议——这也是传出他要担任美协副主席消息以来,头一回出现在文联的会议上,之前倒不是没开,而是他没空。

    今天老前辈、老朋友超多。

    陆松华、蒋院长、音协的赵文灿、江涛等都在,参加过他个人展开幕的,就更多的数不清。

    陆松华这段时间因为温度渐渐高了,身体也好多了,出来活动也比较多,他虽然有意从作协退出去,但文联的职位还在的。

    一见面,讨论的当然是《爱莲说》。

    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”陆松华拍拍大腿,品了品,真觉得不错:“好句,真是好句,你这篇文章,我看了好几遍,每一句都有深意,说字字珠玑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写篇文章,总要写的漂亮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就是说,你,是写自己?”陆松华犹豫的很,不过还是问出来了:“你不像是尊崇‘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’的人啊。也不是‘出淤泥而不染’的人,照你的习惯,你是一定要把这些淤泥冲进下水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那么暴力,我是和平主义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”陆松华摇摇头,不说了,反正林海文不要脸起来,谁也没办法硬把脸给他贴上去:“今天蒲东升估计要找你面谈,你还是那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何苦给自己套个笼子,”林海文对这个副主席,真是不稀罕,麻烦大过好处的亏本事,他不会去做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想一想等会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嗨,我本清清世界一白莲,怎能有意堕入欲色天?”林海文理直气壮:“红尘俗事,不适合我,我也不适合它。”

    “嗤,”陆松华对他真是没办法了:“那你以后这路可就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老刘,甚至是老蒲,也没打算让我接他们的位置,搞来搞去都是副的,没意思,绝就绝了,我昨天还决定以后绝对不吃麻球了呢。”

    这什么跟什么。

    美协副主席跟麻球,那是一回事么?

    陆松华去跟老朋友寒暄,林海文转个头准备跟江涛聊两句,就有人先走过来打招呼,这人有意思,周军武。

    张云林的弟子,他那个副主席的最大“竞争对手”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?”

    “啊,您是?”

    周军武脸皮稍稍裂了一道缝,林海文居然不认识他?他真是要吐血了,自从张云林在中河的那次大师采风活动中,跟林海文别了一下,周军武他们就把林海文放到最高危险等级上,只是后来完全不见林海文在跑关系什么,他们才想到,是不是林海文没有那个意思啊?

    毕竟林海文跟他不同啊,超级富豪未必愿意屈居人下。

    离得不远的江涛,差点没笑出来,赶紧换了个姿势,完全背对他们俩。

    “呵呵,鄙人是书画院的周军武。”

    “噢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好。”周军武脸上的裂缝稍稍扩大了一点,因为林海文的表情上,似乎是连周军武这个名字都不知道的意思,那种困惑感,迷茫的少年脸,很真实。

    恶人谷+100,来自京城周军武。

    “哈哈,周先生久仰久仰啊。”林海文尬笑起来:“您的油画作品我是非常喜欢,色彩非常老道啊,让人钦佩。”

    咳咳咳咳。

    江涛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恶人谷+500,来自京城周军武。

    周军武脸上的裂缝,则已经大到不可忽视的程度了——神特么油画,他明明是画国画的。

    这下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解释自己不是画油画的?那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也尬笑两声,什么也没说,就装作要去跟别人说话,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损了,”江涛这时才转回来,他当然知道林海文对周军武不可能不认识,刚才装的,真是像极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一耸肩膀:“鬼知道他想说什么,不如让他闭嘴的好。话说江馆长,别人这都全武行了,您还没下定决心呢?”

    江涛入选副主席,条件上是没问题的,他是国画家嘛,名气资历都够。从央美副院长这个级别,他是不太够,看董文昌就没人提名。但是作为华国美术馆的馆长,这个级别则是足够的。

    当然他有劣势,蒋和胜作为美协第一副主席,老刘可能不想要见到央美再出一个副主席来。

    但不是不可以争取啊。

    “你把央美那边辞了么,一个副院长,有什么好可惜的。”林海文说的轻飘飘的,不知道江涛爬上去花了多少精力。

    江涛瞪了他一眼:“你不在乎,你就当这是个土豆,是颗大白菜啊。我要是去争取,蒲东升不表态的话,可能性不大的,蒋院长也不能给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竞争对手,不就是那个周军武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嗯,你们天美那个老周,也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,李振腾上不了,他怎么上?”林海文还是懂规矩的:“这个周军武,我可以帮你把他……”

    林海文做了个手刀的姿势划过脖颈:“……宰掉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正在做公关的周军武,觉得脖子有点凉啊,可能是空调打的太低。

    “——你怎么宰掉他?”江涛嘴角直抽抽。

    林海文挺淡定:“他现在把我当假想敌,我就跟他竞争一把,到时候水深火热的,按照咱们国家的尿性,一定是各打五十大板,谁也别想了。江老哥你呢,就偷偷摸摸的,鬼鬼祟祟的,贼眉鼠眼的、阴险狡诈地把别人都摆平了,从幕后杀出来捡一个落地桃子。怎么样?我以身饲虎,为你的前程奔波受累,感动吧?”

    被他一串形容词弄的心累的江涛,还真有点感动——呸。

    “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呀,明明都心动了,还装什么白莲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给我滚蛋。”江涛简直是受了内伤,谁装白莲花了?谁特么还专门写了一篇好文章来夸自己是白莲花?难道不是你林海文么?你要不要这么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林海文嘿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:“知道你脸皮薄,我懂了。我办事,你放心,到时候别忘了请客啊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站起来,清清嗓子,出去“公关”去了,头一个就是周军武边上的那位赵明生理事。

    笑的跟老鸨似的。

    “赵老师,哎呦,您好您好啊,好久不见了,怪想您的……”

    恶人谷+500,来自京城周军武。

    恶人谷+50,来自京城赵明生——这是生生让他恶心出来的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