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28章 孙猴子

    开会之前,林海文狠狠恶心了一顿周军武。

    周军武把10000点恶人值都给满了。

    这次文联会议,并没有公开讨论美协副主席的人选,通常华国的会议,总要开的成功、圆满、和谐、胜利,这事儿还没定,自然是不会拿台面上来说。头儿,几位副手,再加上林海文、江涛、周军武这些不同协会产生的理事委员,聚在一起,究竟是为了什么呢。

    为了学习XXX在全国文艺工作上的重要讲话!

    林海文其实是不想来的,但蒲东升通过陆松华,让他一定要来,而且还不是因为副主席那事儿,而是说上头有人关注他,让他这种事情上一定要注意,不能出错。上头有人,究竟是刚进京的郝孟呈,还是之前中河省的那位一把手,或者别的什么人,林海文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向来在这种事情想的很开,没有什么特别的对抗情绪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一个很怂的人了。

    这不就来了么。

    只不过开会全程冷漠脸,也可以叫严肃认真脸,反正大家都差不多,如果说书中自有黄金屋,这讲话稿里头,估计黄金还不少,大家的表情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开完会,周军武一步三回头的,就想要看林海文跟他一起离开会场,别留下来搞东西。可惜,他走得再慢,也看不到林海文走出来——林海文也走不出来,会还没开,文联的工作人员就来通知他,等下先别走,蒲东升要找他有事儿。

    蒲东升对林海文,一直都还比较客气的。

    一方面他年纪大了,也身居高位,对少年天才比较欣赏,也比较包容。二来,则是陆松华的面子。三来,他对古诗词是比较喜欢的,自然也会对,堪比柳牧温思庭重生的林海文高看一眼。至于后来,林海文折腾的动静越来越大,也就无所谓欣赏不欣赏了,他已经是华国文化艺术界一座无法忽视的高峰,蒲东升虽然贵为这个圈子的头头,对他也要平等对待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开始的话题都是现成的。

    《爱莲说》,蒲东升也看到了,可见他追林海文的作品,追的有多紧。简直跟看一些网络小说的读者一样,爱死了一本书,每每都是更新的第一时间就能看到。当然,他还有点不如人家,人家还投票,花钱订阅什么的,蒲东升都是员工代劳,给他睁着一只眼看林海文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上回你去中河,就有好几首名作传出来,唯独那一首‘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’,只给了两联,让人心痒难耐的,迟迟不见你补上。”蒲东升还真有点埋怨呢:“不过没想到,你倒是先写了篇古散,《爱莲说》,从今往后,论起莲花来,又有新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时兴起。”

    蒲东升笑着摇摇头:“谁还能逼着你。这回啊,我跟你说的事情,应该也知道了吧?老陆应该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想?”蒲东升摆摆手:“别管能不能成,就是你自己怎么想的,跟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在他面前,自然不会搞什么花活。

    也不会真的跟陆松华说的那样,我本清清世界一白莲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蒲主席,您的盛情我很感激,特别感激。不过我是觉得,我毕竟年轻,骤得高位,会有一些非议,倒不是说不能有争议,而是没必要,有害无益的争议是不必要的。另外呢,我的事情是比较多,而且最近在油画上有一些突破也需要时间去理解。所以理事委员这些还好,如果有更重要的工作,恐怕也不能胜任。然后的话,我作为华国画家,作为华国艺术届的一份子,不管怎么样,是不是在美协里头有职务,都不会影响我尽可能多地为咱们这一行做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可以说非常坦诚了。

    蒲东升也点点头,没有太多意外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和陆松华透露的时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如果林海文有意思,不会等到他找他,应该早就主动上门了。比如周军武,张云林之前就带人上门拜访过他,张云林毕竟也是老牌艺术家,蒲东升也得接待他。

    只是周军武这个人,蒲东升不是很满意,功名利禄之心太重,上回为了竞争书画院副院长的职务,就跳的很高,最后得偿所愿,在书画院的领导班子里头,也是比较能跳的。艺术上面,也只能说一个越来越老道,这样一个人,上了跟没上,能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蒲东升还是希望这个职位变动,能够为美术家协会带来一点新风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为啥支持林海文的原因,倒不全是说上面有什么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海文啊,我有这个提议,主要是看见你在这次黄帝青年展的过程中,有意要做一点事情,我是支持你的观点,我们以前落后了,想要追上去,甚至说超过别人,确实只有从青年人、少年人下手,踏踏实实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和培养,一成不变是没有希望的。我觉得,你要是有更高的一个平台,一个视野,也能做的更顺利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您都支持我,我还担心会不顺利么?”林海文笑着,反正是不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蒲东升对他还是了解的,知道他既然决定了,是不容易改变,而且推林海文,非议确实不小,林海文既然意愿不高,甚至都没有意愿,他也不会特别坚持:“行吧,你考虑好了,我也不勉强你。不过国际青年油画艺术展这个事情,大家是很重视的,你要尽全力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大家,林海文就不知道有哪些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在意,做这个事情,本来也不是为了什么大家。

    “成啊,您不说我也会尽力的,到时候还要拜托您多支持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滑头的很。”蒲东升点点他,显然他也不是不知道,林海文不愿意受拘束的想法:“那你觉得谁上比较合适一点呢?”

    “让我说啊?”林海文眼睛睁的大大的:“我可不敢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少作怪,让你说就说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这才装模作样想了想:“我觉得华美的江馆长就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要推荐江涛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孙猴子怎么能跳出您如来佛的五指山呢。”

    “孙猴子?”蒲东升一阵疑惑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林海文也一愣,他还是很注意的,比较少有说漏嘴的时候,这会儿只好往回找补:“我一部小说里头的,顺嘴就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新小说了?什么时候能写完啊,到时候让我先拜读一下啊,听着不像是谍战类的了,又是猴子又是佛的,总不是神话传说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呢,写完了一定最先给您看。”

    这才把蒲东升给应付了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