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31章 猎捕计划初败(a2xz盟主加更2)

    “本会莫语先生对舆论传闻中的事情完全不知情,也从未进行过炒作行为。莫语先生及本会,一贯对艺术品市场的不良行为报反对态度,支持有关各方为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艺术品交易环境而付出努力……”

    声明是四平八稳。

    但这一起声明,却把事态从八卦级别,升高到了“社会事件”级别——毕竟林海文至今未曾接受采访,也未曾就具体事态回应媒体,更别说扩大到整个行业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但莫语的一则声明,却正儿八经给了大传媒一个介入的口子。

    在更广泛的范畴内,莫语诺贝尔奖得主的身份,比林海文还要来的更加有说服力一些呢。

    《人民X报》就刊文称:“名气效应,成为艺术品市场的搅局因素。”

    更为先锋的《法制报》则直击重点:“艺术品市场乱象迭出,从诺奖得主到顶级艺术家,谁在背后操作市场秩序?”

    包括华南系,相对于和林海文的私人恩怨,他们作为自由派媒体的本职宗旨更重要,所以也发了社论:“畸形的艺术品市场,源自于监管的缺位,还是市场的不良于行?”

    各新闻派别的领军刊物都出马了,自然引发了进一步的,更多的传媒和大v的关注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也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。

    林海文怎么都不肯开口,他就窝在了画室里头,有人问,就说是为中河省采风活动正在创作作品,很重要,时间紧急。把媒体给气的,都不行不行的了,你想要炒作的时候,就跳的老高,不见你有什么正事儿干,这会儿你不想说,就“躲进小楼成一统”了,太不道德了吧。

    大家不得其门而入,就去看《新文化报》。

    江玉也是牙齿发酸,她当然联系过了,同于其他人,毕竟是老朋友,林海文没有亲自跟她说话,但木谷是跟她说了两句实情的,说目前不方便出来说话,如果后续有改变,一定先选择《新文化报》。

    她也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大家一看,连《新文化报》都不能把林海文从他的龙窝里头撬出来,也算是死了心。

    跟媒体一样跳脚的,当然还有被殃及的池鱼们。

    程杨越不必说,跟当红明星一个待遇了,他的公司,他的小区,他的车,都有媒体盯梢——手机一直关机,无时无刻都有人打进来。他跟宏鑫的王哥打电话——现在这个状况,跟他们的设计有一点假假的“异曲同工”,这不行业的黑暗已经被揭开了么?

    结果被王哥劈头盖脸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见了鬼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改了名,写了篇文章,然后动都不肯动一下了。程杨越则一时失言,就意外引发对行业炒作乱象的极大关注,甚至还牵出了莫语这尊大佛,弄的沸沸扬扬,举世皆知。连王如马都嘱咐王哥,必须控制住程杨越,不能泄露宏鑫跟他联系的事情。

    以目下这个影响力,宏鑫也会惹一身骚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去看看凌瓷的行情,再来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程杨越懵懵懂懂地去上网看凌瓷近期的交易——自从盛世陶瓷公布了库存储备之后,价格是高台跳水,但盛世并没有说压住,反而是小幅加大了供应。成交价格,基本上掉到了5万到10万之间,个别精品才能到20万左右的价格,此前动辄五六十万,还有百万天价的场面,是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但昨天于海城一次拍卖会上,四件凌瓷产品,却拍出最低11万,最高30万的价格,较前一波时间,有了大幅度升高。

    程杨越不是草包,他迅速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现代艺术品市场现在是有点人人喊打,所以他查了一下,不同类别,都普遍出现价格下跌的情况,只有成名的大师们还比较坚挺。除此之外,就是林海文的凌瓷以及汝窑等拍卖级产品了——这显然是出于对林海文个人公信力的认可。

    玛德!

    怪不得宏鑫要气的跳脚。

    原本是杀人技,现在倒成了活人术。

    程杨越都有点心动了,如果这个价格卖出去,好歹还能少赔一点——不过他也只是想想,这种风头浪尖上出手凌瓷,那真是坐实了他的罪过。宏鑫都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你暂时不要再接受采访,也不要和媒体照面,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哥撂了电话,抽空给忙的要死的王如马汇报,事儿算是办砸了,他也是心怀不安,在程杨越那里,他是天王老子,在王如马面前,他就是哪吒了——天王的小儿子。

    王如马品了品整件事,从林海文的一反常态,到后续这么多的变化,林海文得益最大,现在基本上是没人说他炒作了,加上程杨越躲媒体,更显得心虚。凌瓷之前被打压下去的价格,随着从其它品类上挤出的资金,也有一部分流入到艺术品陶瓷领域,盛世自然也是赢家。

    高招啊,如果真是林海文一手操纵,那就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“过几天,中河那个大师展,我会亲自参加,到时候林海文也会在,我先碰一碰他再说。”王如马还是决定按兵不动:“天韵、禾田那边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天韵,豪地是支持的态度,不过他们的老总黄作文,比较抵触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这是正常的,这些小企业,都跟看门狗守财奴一样,一点市场化意识都没有。”王如马摇摇头:“你让下头人抓点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,天韵娱乐的事情,还不足以让王如马亲自处理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讲,敦煌还挺荣幸的。

    至于王如马提到的那个大师展,则是中河黄帝祭祀大典,绵延三个月的漫长过程中,最后的一个重量级活动,当初受邀采风的大师们,另外还有额外邀请的一些名家,他们为此专门创作的作品,将在洛城、京城两地巡展一个月,也将结束这一次影响遍及整个华人世界的祭祀初祖活动。

    宏鑫是活动的赞助商。

    照理说王如马不必出席的,但他要去,自然中河省方面肯定是双手欢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海文自黑龙潭出来之前,“阅读”了王如马的许多公开讲稿,其中一大部分不是他自己写的,尤其是大文娱相关类的,更是几乎没有他写的,看来看去,林海文只从执笔者心里看到:

    “都是老子帮他写,老子水平高过首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就是命不好,命好我比首富还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不公平,有才能做事的,给人打工,只念念别人稿子,却是首富,特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王如马的秘书们,到底对自己有什么误解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