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33章 我觉得有失公平

    拿国画纸包着的油画?

    林海文这是要做什么?在这样的场合。他要羞辱国画家么?张云林头一个念头就是这个,不过他很快就觉得不可能,林海文又不是疯了,又不是缺心眼,他跟江涛眉来眼去的,打的热火朝天,根本没有理由突然对国画开嘲讽。

    那——林海文画了一幅国画?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,经过这么几秒的反应时间,基本上都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海文竟然拿了一幅国画出来?!

    他要当美协副主席了!

    一定!

    再没有第二个可能!

    现如今这个传言中,唯二的理由,就是林海文的年龄和他的油画家身份。年龄的不足,林海文的辉煌成就已经足以掩盖掉大部分担忧。毕竟如果说拿林海文只有25岁来证明他不足以胜任美协副主席的职位,那任何上位的人,都无法避免要跟林海文来比一比成绩——年龄大这么多还比不上林海文成就高,难道这个职位是庸者上,能者下,论资排辈的产物么?不管这是不是事实,谁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这么说。

    所以能拿来作筏子的,就只剩下国画油画这一点——张云林和周军武也正是计划从这一点切入。

    但现在,眼下,面前。

    林海文竟然要拿出一幅国画来参加大师展,这其中的意思,还用猜么?

    “林先生这是一幅国画?”张云林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“嗯哼,张老先生眼神还可以啊,这离咱们还有一米多,您都能看清楚我这个几米的大卷轴了。”林海文脸上的表情,绝对看不出他在开嘲讽。

    张云林脸皮抖了抖:“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。不过我这就要说说林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,林海文是油画名家,在国际上都鼎鼎有名的,可从来也没听说过你的国画造诣有多深。这一次中河省的黄帝展,对你也是格外重视的,不仅让你负责青年艺术展评审事物,各级领导对你也是以诚相待,甚至是扫榻相迎。没想到,你居然不肯拿最擅长的油画出来,或者至少说书法也勉强啊,怎么会是听都听没说过的国画?”张云林斜眼看着顾海燕:“你这可是对不住顾部长了。我看,林先生还是换一幅来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林海文轻轻一笑:“我觉得这样有失公平,张老可能不知道,洛城是我的老朋友,我在洛城待的时间,比您后头还能拿来的画画的时间,可能还要长不少呢。我的《不语观音》《飞天升佛图》,都有取材洛城石窟的壁画、塑像,应该说我对洛城,对中河,早于各位就在画笔下有了描绘,当然,那都是油画了。所以这一次如张老所说,中河方面对我是以诚相待,一些资历比我老的多,年纪比我大得多的人,待遇上还不如我三分呢。所谓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,我自然也是考虑再三,想要为东道方更用一分心。”

    恶人值+500,来自京城张云林。

    林海文暗笑,他并不意外,因为这番话里头,刺是不少的。

    什么叫我在洛城待的时间,比你以后能画画的时间还长——这是说张云林要中风了还是干脆要嗝屁了?

    至于什么“资历比我老得多,年纪比我大的多”,那更是指向明确了。

    顾海燕也是头疼,在张云林要开口之前,赶紧先说话了:“那我是很期待了,海文居然真拿了一幅国画来?我记得之前海文倒也有一幅国画,是给令舅画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顾部您连这个都知道啊,哈哈,当年我给我舅舅从江馆长那里求了一幅画,结果拿回来之后,觉得特别好,就想要留下来欣赏,所以就自己临摹了一幅,送给了我舅舅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没等顾海燕赶紧让林海文打开画,张云林瞅住机会了又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这张嘴真是厉害,更用心,却拿了自己水准不高的国画,呵呵。”张云林也是撕破脸了,不再拐弯抹角。玛德,林海文都差要指着他鼻子开骂了,叫他怎么继续忍。

    “水准不高?这么说不是很ok吧?”林海文眉头竖起来了:“要知道从我上次离开洛城,到今天,差不多也有两个月的时间了,这个两个月,我可花了不少功夫在提高国画水准上的,两个月呐,张老,不是两天,不是两个小时,您还说我水准不高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

    连顾海燕、江涛,都想要把林海文抓起来打一顿了。

    嚯,你好棒棒哦,两个月,说的这么大声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20年呢!

    在座这些画国画的,画油画的,两个月功夫,一幅画都画不完,能有什么提高的?还值得你这么声嘶力竭地强调?

    林海文,你是不是脑袋坏掉了?

    “呵,呵呵,呵呵呵,”张云林如果不是怕自己心肌梗塞一下子厥过去,都想要仰天长啸了:“两个月?林先生你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啧,”林海文摇摇头,颇有点张狂地扫了一眼大家伙:“张老,我的两个月,跟你的两个月,那可不是一样的,那句话怎么说,有志不在年高,无智空活百岁。我这两个月的功夫,比您的20年、50年,可要来的更有意义呢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“夏虫不可语冰。”林海文没等要拉架的江涛开口,就招招手:“把画打开吧。”

    那股自信到冲天立地的样子,几乎形成一股威压,让张云林在内的大家伙,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而如果他们能够看到林海文的恶人谷,就知道国画经验册(高级),这个价值14万恶人值的大力丸已经被兑换出来。

    14万,不可谓不多了!

    林海文自然不是因为这一次的事情才兑换的,最多是个顺带。当他在画《画室的窗外和黑龙潭》的时候,渐渐意识到,当他在油画上渐渐从美术到美学,或者说哲学的程度时,发现很多艺术形式开始有共通之处,比如脱胎于国画技法的扶桑国画家葛饰北斋,就曾经为法兰西的印象派提供大量的哲学参考。

    所以林海文开始考虑在国画上兑换一些经验册,或者是吴道子秘册之类的,希望触类旁通,能够在《黑龙潭》这幅突破画作中,取得更圆满一些的思考结晶。

    画眼下这幅画,与其说是拿来应付中河省,倒不如说是他兑换了国画经验册(高级)之后的一个超级练笔。

    确实,这幅画,相当超级了!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