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58章 暗度陈仓

    那一夜,你伤害了我。

    那一夜,你满脸泪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一夜,我心儿已碎。

    那一夜,林海文家非常的尴尬。

    在貌似天真无邪的小黄的无心之失后,林海文和祁卉足足对视了一分钟,都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祁卉恨的啊,居然把这只鹦鹉精给忘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则是一头冷汗,这李莫愁可是杀夫证道的,他不会这么惨吧。祁卉看着真是杀气腾腾啊,不知道在他回来之前,她已经说了多少遍了,才会被小黄记住。

    话说,小黄这么忍着不睡,都要记得告诉他——也是执着。

    “那,我,洗澡去了,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,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先睡吧,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睡了就,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这尴尬的气氛,大概得持续好几天功夫,祁卉一早就去公司了,大晚上才回来,林海文则是稍晚就去黑龙潭,更晚才回来,把这点儿尴尬给消化掉才回归正常。

    等林海文要去参加美协理事全会的那天,祁卉好歹留下来给他搭理衣服。

    这一次全会,吵吵嚷嚷好久的副主席补选也要尘埃落定,究竟是被蒲东升两次单独约见的林海文,还是极度活跃的周军武,或者是别的什么人捡个桃子,围观群众表示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但有份投票的人,其实已经心知肚明了。

    江涛!

    主席团的建议名单,只有一个人——那就是江涛。

    林海文没了,周军武没了,只有江涛,这个被认为不太可能的人选,一峰突起,惊讶众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林海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来了,不会吵起来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今天这是什么场合,他又不是失心疯,老刘还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天老刘也在啊,他不照样把董文昌他们骂了一顿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至于,我觉得不至于,也没说就是他当啊,而且他知道消息,总比你们来得早,要闹也不会到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一身合体的漆黑西装,闪亮登场之后,引来议论纷纷,如上面担心他发飙的,也有幸灾乐祸的。

    比如清美的涂刚,跟他师兄司蔚就低声说着:“林海文傻么?敢在老刘面前骂架,真不把老刘当菩萨了。哼,他要是能允许这种人当自己的副手,还不如直接辞职回军艺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是老刘?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是谁?文联里头,你数一数,蒋和胜和林海文现在是眉来眼去,搞那个国际青年展,打得火热。陆松华不用说了,林海文就是他学生,赵文灿也是一样,还有国家戏剧院的刘兰英,跟林海文关系也不错。影视圈那两三个,更不用说了,筱思远、汤静怡……最重要的是蒲东升啊,那态度太明显了。如果不是老刘一力顶住不肯松嘴,还有谁能把林海文掀掉?”

    “我瞧着不像啊。”司蔚努了努嘴,那边林海文跟老刘聊得挺开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林海文现在也学会笑里藏刀了。”涂刚嘴角抽了抽,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不还说他傻么?”

    “司蔚你是不是犯病了?”

    司蔚摇摇肩膀:“我看你才病了,红眼病。”

    付远退下去的时候,帮了涂刚一把,也让他进了理事会的名单,算是有了一个资历——不管下一届还能不能继续吧,总归是当过美协理事的人,这个名头在哪儿都够用了。

    但林海文呢,人家不仅进的早,现在都开始争副主席了,涂刚能不红眼病么?

    只是被自己的亲师兄揭了底儿,涂刚还是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人跟林海文明说,但老刘的态度,他肯定也是知道的,毕竟老刘也要说出去,人家才能当回事儿啊,你遮遮掩掩欲语还休的,说不定别人一个装傻,就当没听见、不知道,那老刘不就跪了么。

    老刘对这个,也有点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所以和林海文见面,就有点心虚——真心虚。

    文学界里头,除了蒲东升是高高在上的,然后作协的屈恒比他低半格之外,其他人其实都没有那么显著的上下之别。比如老刘,他虽然是美协的当家,但在林海文这种享誉海内外的艺术家面前,也并没有官场上那种严明的级别区分。

    所以在他看来,自己一手弄掉了林海文的副主席,算是得罪了一个大的。

    蒲东升也有意思,他都没有跟这些人说林海文自己的态度,而是开会的时候,直接询问了老刘的意见,老刘说江涛吧。

    然后蒲东升就问大家有什么不同意见啊,跟美术有关、跟竞争者有关的那几个副手,蒋和胜、陆松华啊都不说话,只有一位姓邰的摄影家给周军武说了话。接着蒲东生就说,那江涛和周军武,都看看谁更合适啊。

    蒋和胜这才说了:我对江涛同志比较熟悉,巴拉巴拉巴拉。

    老刘一看,赶紧跟上啊。

    陆松华就说:江涛可以,我觉得啊。

    后来几位不相关的,也都随意点头,说江涛可以——选谁都一样,那当然选个没是非的。

    邰副主席觉得周军武悲剧了,这明显是被人暗度陈仓了呀。老刘是当局者迷,以为是蒲东升做了蒋和胜他们的思想工作。而他可是旁观者清,估计一开始林海文就没打算要争,一直在给江涛打掩护,怪道都说蒲东升怎么怎么看好、钦定林海文,但却一直没来跟他们交换意见。

    他跟周军武也不是什么铁交情,而且美协的事情,他也不能说太多,索性就闭嘴了。

    江涛,居然就这么风平浪静,几分钟时间就一致通过了。

    在今儿的全会上,他就要去主席台就座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呢,看着老刘的表情,觉得蛮有趣,这老刘看来挺对不住他的——林海文是很理解他,他要是当一把手,有个这么混不吝的东西,他得使出十八般武艺把这人弄下去,所以他其实不生气。

    “刘主席,恭喜恭喜啊,又得一员大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都是一样干工作。”老刘觉得自己真惨啊,太惨了:“再说,你跟江涛也很熟悉嘛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呀,唉,以后还要靠江副主席拉拔我呢,就不能说熟悉了,得捧着人家,不然不庄重。”林海文叹气。

    “不会,他要是这样,你来找我,我来说他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都不忍心继续了,点头:“那就谢谢您了,您今天忙,我不耽误你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一个字,愣是让老刘念出长长一大口气的感觉来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