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73章 画室的名字

    林海文给结了账。

    齐盛最后还聪明了一回,虽然事儿没谈成,但是他抢着要付账单,卡都拿出来了,还喊着要发票呢。

    “行了,齐部长,你请也是要回去报销的,我就不吃你们龙河人民的请了,还是我请你吧。”林海文摇摇头,说了一句:“记我账上吧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熟练地点头,操作一番,递了单子上来,林海文签了字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慢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点头,才跟齐盛继续说:“这里离我的画室近,我倒是常在这边招待客人,齐部长不必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好,林先生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一个握手送出门,跟筱思远握的格外长一点,筱思远拍拍他手背,意思很明确了,倒是黄明有点气愤难消,而钱玲就看着很失望的样子。

    目送他们的车离开,林海文突然笑了笑,有一种特别浓郁的情绪在涌动。

    这四位都蛮有意思的,身份各不相同,筱思远是编剧,是文联副主席,黄明是现役,是八七厂的副厂,钱玲是公司高管,也是国企华影的副总,而齐盛则是地方高级官员。

    来之前是四副面孔,走的时候又是另外四副。

    越想越有趣了。

    回到黑龙潭画室,他起了一幅新布,不大,在上面涂出四个人形——有点像是蒙克的表现主义巨作《呐喊》,不同的扭曲形体,不同的颜色,白的惨淡,黄的昏暗,绿的幽翳,红的荒诞。

    竟是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就画成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幅画传出去,要惊动不少人啊。”常硕看着这幅小作,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虽则表现主义和林海文反对的过度抽象主义不是一个事儿,但在大众眼里,这些看不出样子的画都一个派啊。林海文居然也画这些了,可不得惊动人么。

    但是在常硕这样的大家眼里,完全能看出这四个人影里头充斥着满满的人性——把无形的人性填满了这些奇形怪状的人体,然后重重地击向观赏者的灵魂。

    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常硕都不知道林海文这两天没见,怎么突然画出这么情绪浓烈的作品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它待在画室好了。”林海文随手拉了一块白布盖上这幅画,无名画:“跟我的画风一点都不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各种忍俊不禁的笑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黑龙潭画室,非常的热闹。

    常硕,他的学生何思寒、林海文,林海文的学生王鹏,准学生唐城、楼均、芮明月,还有凡·艾克小组另外两个成员奇骏,石冷月,剩下还有半徒鹿丹泽、吕骋都在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要举办一个神秘的仪式。

    结社。

    是的,常林门下,如今在华国艺术圈,美术界里头,已经有点雏形了——其实林海文刚出名的时候,《盖亚》那会儿,就有了常门师徒二人,师法西方宗流的讲头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林海文崛起的有点太快,给他放进“常门”里头,有点不合适,姓名一点都没有啊,这不成。就有了“常林”的说法,有时候甚至用“常林派”,代指现代华国纯西方画派的这一波人。

    而常林门下,则是在这次黄帝展之后,王鹏唐城鹿丹泽等人在画坛崭露头角,才渐渐出现在一些评论中,指代这一部分受常硕和林海文指点过,甚至是收为学生的画家。

    常硕林海文是老师,不提。

    下面是王鹏、何思寒,算是他们俩的正经学生,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唐城楼均,鹿丹泽吕骋,要么作为准弟子,要么作为外围人员,也被视作常林门下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之后,常硕这些年虽然没有收徒啊,但在央美教学多年,也有几位追随他路线的画家,尽管并不是很有名声,也没有很高的市场价格,甚至都未必跟常硕林海文关系亲近,但广泛意义上也被当做常林门下。

    画派这东西,在华国古已有之,什么七子、四杰之类的名号也是不少,南张北齐之类的尊称也有。这是一个很正儿八经的事情,在华国艺术史上留名的事情,也是扩大影响力,甚至是市场价格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常硕这个祖师爷,带着徒子徒孙,汇聚黑龙潭画室,就是为了定个名分,立个规矩——可以看出来常硕骨子里还是很有点华国古风的,虽然在法兰西混了这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结社,社叫个什么名字呢?之前有想法的时候,大家都开始探讨了。

    结果常硕很潇洒:海文不是要给黑龙潭的画室起斋号么?那就两个合作一个,正正好,咱们就有了个归处,有个说头,别没来没由的,让人笑话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的黑龙潭画室其实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名字,一般大家都叫它黑龙潭画室,或者林海文的黑龙潭画室。可这个黑龙潭也真不只是林海文一个画家在,当然,人家是没有这么大个画室了,甚至只是单纯住在这里颐养天年,但也不能总是不当人存在啊。

    所以一直以来,他还是有给画室取个名字的计划。

    毕竟是诗人,风雅,嗯。

    祁卉给他的建议是:敦煌画室!

    这么着,他们的画派就能叫敦煌画派——敦煌这个莫名其妙的词儿,说不准能流传万代呢,祁卉一个小女子,都有点兴奋起来。毕竟当初给公司起名儿,她跟林海文还没关系呢,林海文要取一个不知意义的敦煌,她也管不了。现在是个拉拔名声的好机会啊。

    常硕给他的建议是:明月堂和明月画派。

    这个跟陆松华给他的“明月大江”印差不多意思,都从他最早出名的《明月几时有》和《月下独酌》中延伸来的——可这是他的诗作,不是画作。而他要布置的是画室,并不是书房。

    常硕自己说了之后,都摇头否掉了。

    而这么一说来,鹿丹泽等人就给他建议了一个“飞天阁”,然后他们管自己叫飞天九子!

    中二!尴尬!

    鹿丹泽也有道理,真正让林海文画作价格从一般名家,晋级到顶尖画家的作品,还就是纽约大都会买下的那幅《飞天升佛图》,虽则让他初试啼声的是《燕明园小街》,让他成名的是《大地母神·盖亚》,但在国内国际范畴呢,还是《飞天升佛图》更有里程碑意义一点。

    另外呢,林海文的《飞天舞》《千手观音》等,其实也都有飞天形象和元素的。

    看似居然比较靠谱。

    凌鸣也凑热闹,给他建议,说他的《瓷·八作》是多么多么有象征意义——他的源古典主义得到基本认可,还是从这幅《瓷·八作》在全球巡展开始的,所以说这是林海文登堂入室之作,很重要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呢,凌鸣看着,要不叫“十七瓷轩”——代表他们盛世制陶十七种瓷品,或者叫“七瓷轩”也行,七种创制瓷,意义特殊一点,单拎出来也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提议被常林门下有志一同给否了。

    而这消息传出去,卞婉柔有一天都找了个机会提起来,说你画室要起名儿啊?林海文说是啊,你有高见?卞婉柔温柔一笑,没有没有……是有点想法。

    卞婉柔的建议更直接,她从林海文给她写的一首歌里挑了个词儿出来——西楼。

    《独上西楼》一开始作为歌出现的,后来才发表到《古诗观止》上。

    还有梁雪想让他叫“绝味”——让他喷回去了,想得出来,以后他们就别号“黄焖鸡米饭派”,那真是要丢几百年脸了。

    林作栋说不要总是搞得那么死板嘛,叫皮皮鲁之家,不是很活泼么?是的,很活泼,所以你留着自己用吧。

    总之吧,真心给他建议的,凑热闹的,人都很多,林海文一概没接受,说自己要乾纲独断,一力决定。

    大家:呵呵。

    那你还问我们个鸟?你去问小黄那只鸟吧。

    林海文真去问小黄了,小黄娇羞地骂了他一句“死人”——所以要不要叫“死人堆”?

    那当然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老师,你想好了么?”王鹏问他。

    林海文点头:“当然,我办事儿,那叫一个快字,利索,干净,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名儿终于取好了?”吕骋之间也起了个“五步堂”,被林海文一句被蛇咬了?给怼了回去,所以她很好奇啊,不知道林海文如此处心积虑想出来的名字,究竟是个什么惊天动地的字眼,会不会一说出来仙音齐鸣,地涌金莲啊:“来来来,赶紧说说,我也看看这名儿是多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必然是了不起的,纵论古今,独一无二,上天入地,只此一家。”

    “嚯。”常硕都让他说的感兴趣起来了:“那赶紧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我已经做好了牌子,你们一看就知道了。”林海文神秘一笑,让王鹏跟唐城去里头把牌子给抬出来,这牌子不是紫檀也不是黄花梨什么的,而是玻璃钢的——做成一个初四五的弯月形状。也不是挂在上面的,是放在门口的,大约有两米多一点,不过挺轻的,底座人家送来的时候就搁在门口了,不用他们搬。

    王鹏和唐城俩小心翼翼地搬出来,插在底座上,摇了摇,稳。

    “咳,现在我要揭开它的真面目了,希望你们会喜欢。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