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80章 民谣小黄

    林海文笑的打跌,这四个人傻眼的样子,比小黄这只鸟还呆。

    “这歌呢,是给周紫新专辑写的,你们就别想了,”林海文挺干脆利落地告诉她们了:“至于什么女人啊,是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还有啥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玩儿她们呢。

    卞婉柔干脆地原地旋转一百八十度:“得,今天难得到海文画室来,参观一下再走吧,好歹这也是京城最难得的景点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是说虚的,京城作为几代古都,又是当今京城,景色风物数不胜数,真要排起来,黑龙潭湿地公园毫无疑问是比较靠前的一个,但林海文的恶人谷画室,就排不上号了。

    但有些“小众景点”“文青路线”“京城人少但不可不去的地方”“京城文脉荟萃的那些圣地”等等了,这样的专题里,林海文的画室是相当有名气的。

    外界都传说,林海文画室里挂着几个亿的画,“瀚海归元,群星耀日”个展的那些美术作品,从《丸子头少女》到《林皇上》这些颇具代表性的作品,也都存放在这间画室里头,可以说抢了林海文的画室,比抢银行还要来的高效,你装一车人民币能有多少?

    而且,原来凌鸣手上的这栋建筑,本身就是请了知名建筑设计师创作的,矗立在黑龙潭边上,总不能是拉拉杂杂的一栋破楼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是建筑本身,还是里头的人和东西,都值得一看了。

    每年在恶人谷画室周边晃悠拍照的不是一两个,后来黑龙潭的管委会安排了人员来制止,也在路边竖了标志牌:前方是私人区域,请勿擅闯,请勿拍照。幸好画室直面黑龙潭,好歹没有处在公园中间,前后左右全被看着,那更麻烦了。

    也因此,这间画室成为了游客嘴里“最难得的景点”。

    万真真叹气,也只好跟着去看,成娜倒是对小黄颇有兴趣,想去逗他——结果刚才还挺无辜的小黄,这会儿已经变成高岭之花,根本不理她,她要靠近,小黄就飞,飞进自己的小天地去了。

    成娜颇为遗憾地跟着两位大姐头而去。

    只剩下周紫,开心,很开心:“谢谢老板,这首歌叫《潇洒走一回》啊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这歌其实挺需要阅历的,你在这个上面差一点,好好揣摩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紫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她的天赋太好,固然阅历欠了几分,表现还是很到位很精彩。

    周紫飘飘然地走了,小黄又颠颠儿地飞回来,停在林海文肩膀上,拿小脑袋在他颈窝里蹭啊蹭啊的。

    这是要练歌了。

    小黄对出专辑这个事情的热情,是非常高涨的,林海文给他准备的歌,虽则都是些一般一般的作品,他也是练习的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“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”林海文看了看手表,清清嗓子,开始教他唱。

    “村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得好看又大方”

    “长得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谢谢你给我的爱,今生今世我不忘怀”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林海文一句一句把这首红遍大江南北的《小芳》教给了小黄,然后一个响指,小黄就开始自己一遍一遍地练——一般来说,他是要下载视频给小黄看和听,让他根据原唱练的,可是卞婉柔她们在,就只好他自己上马了。

    好歹是开过男高音独唱会的人,水准超高。

    等他们一首唱完,四个女人又团团地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神色诡秘。

    既不是被返璞归真的《小芳》震惊到的样子,也不是对小黄嗓音优美的赞叹,只有诡异。

    “老板,没想到你还有一把好嗓子呢。”万真真想起那个画面,真是酸爽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啊?”林海文真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还是周紫,得了好处,立马把二姐二给卖了:“那个《潇洒走一回》,也是您教他唱的啊?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怪不得这个眼神。

    想一想林海文唱出叶倩莲的嗓子,还是对着一只鸟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教的。”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首歌叫《小芳》?是民谣啊,挺好听的。”卞婉柔给他挽回面子:“最近民谣挺火的,你要把……这只鸟打造成民谣歌手?”

    林海文看着她们的表情,索性也放弃了,总不能吧叶倩莲给弄出来吧,怎么解释呢?只好自己咽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,是民谣专辑,但打造什么的,他基本上应该就这么一张专辑吧,也说不上什么打造不打造。”林海文揉了揉小黄的小脑袋:“民谣小黄,听着也还不错哦。”

    小黄被他揉着也没有耽误唱歌,一首《小芳》也就唱了几遍,就纯熟起来,那股民谣风把握的超好,根本无法想象刚才唱《潇洒走一回》的女声居然也是他——这要是弄去参加蒙面歌手啥的,估计猜到死了要。

    不过这首歌,她们越听越觉得有腔调。词非常口语化,跟现在注重传播性的流行歌潮流是一致的。原世界李春波唱这首歌是相当先锋,将民族化的旋律和西方的节奏模式融合一体,这在当时是一种牛逼的尝试,和国家开放的背景一致。但是放到这个时代来看,却又有一种复古怀旧风——民谣的一个重要风格分支。

    别有意味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听着听着,都将垂涎的目光看向小黄,让他小心翼翼地靠近了林海文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歌么?”

    “教了他三首了。”林海文又打了一个响指,跟开关似的:“小黄,唱《兰花草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山中来,带着兰花草,种在小园中,希望花开早……”

    这其实是胡适写的一首诗《希望》改编成的歌,所以韵律性特别强,平实中独有美感,数十年传唱不衰也不是玩假的。小黄唱来这首歌,又跟刚才林海文唱《小芳》不一样了,乡土味儿少了,书卷气浓了——这是听刘文正原版唱的。

    卞婉柔也听得出来,这不是林海文教的。

    她舒了一口气,民谣风她虽然没唱过,但民谣的诞生,本身就是因为歌手想要表达自己的身边的寻常事,心里的小想法,是要“唱自己的歌”,近年来,这种音乐的自主性越来越强,民谣也开始登堂入室,蔚为大观。所以她多少有点了解。

    不管是刚才的《小芳》,还是这首《兰花草》,词曲合一,风味极佳,绝对是民谣中的经典之作。

    可惜,居然是让鸟唱了——要不,还是把刚才说的话给忘了,让林海文别给小黄出专辑了。

    万真真她们眼里,跟卞婉柔一样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小黄,唱《童年》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响指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