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02章 送书法(四更)

    “这次真是谢谢周院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本职工作。”周院长一脸复杂,各种神情都有,无语、埋怨、放松、兴奋,总之是太复杂了。

    一群人目送林海文开着大切走人,回到屋子里头,又看见那幅字。

    “林海文的字啊,好贵的。”一个护理员,喃喃道。

    是的,林海文为表感谢,给他们写了一幅字,医院没有笔墨,还是这个护理员去文具商店买来的——也是难得,林海文身边本来是有,但来的太急,什么也没有带。

    这幅被安安稳稳放在台子上的字,大约也就一平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救我鸟命,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两列,八个字,落款是“林皇上”,打了林海文的明月大江印——这东西在傅成身上。林海文还说林皇上现在没有印,以后给他做一个,有机会再给补上林皇上的印。

    “行吧,收好,我问一下总公司,看看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几百万的东西啊,而且指定是不能卖的,就是不知道总公司是不是要拿走,还是就放在蓝江——感觉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,周院长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们给小黄检查了一通,发现了黑巧克力的残渣,但血液里头又没有超标的咖啡@因,其它指标也都没有什么问题,数据上看是非常的健康,但这只鸟从检查、取血,一直保持僵硬,动都不动,这要说是没问题,周院长真怕林海文能够把他的医院给拆了。

    结果他出来吱吱呜呜给林海文说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骂了声儿“贱鸟”,自己进了医疗室,过了会儿,他就托着一只活蹦乱跳的鸟出来,脸色也是很精彩。

    “啊,院长,能发个微博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们。”周院长有气无力的,这种难伺候的客户,还是少来一点比较好啊,搞得他很难过有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错了?”林海文把小黄放在膝头,训他。

    小黄一直想往林海文怀里栽,结果往前走几步就被林海文推回去,他索性就一倒,林海文总不能让他掉地上,只好去捞他,小黄就着他的手,使劲儿蹭啊蹭啊,眼神bulingbuling放闪,那卖萌的可怜样,让吕骋都看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是可恶了一点,不过谁让他这么可爱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林海文弹了一下小黄的脑门,才跟吕骋道歉:“刚才真不好意思,是我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急的嘛,谁让刚好在我手上呢。”吕骋是大大松了一口气,她知道林海文其实是非常克制了,从他给汤云华打电话就看得出来,对老汤他都不再客气,就知道这份克制已经很难得:“小黄没事就好,不过,黑巧克力是谁给他吃的?我没见有人喂他啊,而且那个周院长说吃一两克就会突然死亡,那小黄吃了多少?总不能舔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摇摇头:“他有点特殊。”

    作为恶人谷迄今出品的唯一一样活物——牵机书虫都很难说是活物了,小黄是有点特异的,不说格外聪明,格外会学舌之外,他的灵性还表现在能够避免吃有毒的、有害的东西,所以一直以来林海文也没有对他做什么拒食训练,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而小黄是吃过巧克力的。

    黑巧克力。

    吃了得有好几小块,一点事儿都没有,活蹦乱跳的。

    当然,小黄也是装过死的。

    装完之后觉得自娱自乐没意思,就自己“活”过来,后面装死也很少了。

    但他吃黑巧克力,然后再装死,两个合在一起,这是头一回,就把林海文给吓了一跳——林海文根本没想到他装死的可能,那么多人在场,谁出手都有可能真伤到他。

    在车上给马局打了电话,感谢一下,林海文他们就直接回了四合的别墅,没再去旅店。

    要说朝中有人,办事效率就是高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县局给林海文这边回复了调查结果。

    监控拍到了一个女同学,在林海文准备采访之前,被学生们围住的那个空档,她曾经接触过小黄,也有隐秘喂食的动作,只是她显然反追踪的意识并不强,有一只壁灯后的摄像头在不远处都没注意到,只是瞅着没人,就伸手喂了。

    “根据笔录的消息,我们找天美的辅导员核对了一下,应该是叫田甜,女,22岁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突然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真是小看了天下人,如果不是小黄体质特异,这一次还真就被毒死了,从公安的描述中,她喂了好几颗黑巧克力豆,肯定是超过致死的量。林海文是没想到,居然会有人对小黄下手,而且是喂黑巧克力,这心机到底是深呢,还是浅?

    田甜,田甜,你恐怕是甜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没有干涉县局的办案。

    所以当夜,田甜被当地公安带走,整个旅店鸡飞狗跳——汤云华连夜给李振腾打电话,李振腾则隔着几百公里给林海文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那只鸟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您这么关心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老汤说县局带走了一个女学生,还把她的室友,几个同学,都带走了,我能不急么?”

    “她给我的鹦鹉吃了好些黑巧克力,豆。大概吃两克就会暴毙的那种,公安带她去调查一下,不是很正常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的鸟,现在——”李振腾有点打舌头。

    毒死了1000万的鸟,还是林海文的,这得是多大的事儿,天美要出大名了,这个女同学,也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鸟没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。”李振腾咳了惊天动地的:“你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您耐心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那既然没事,就回来我们自己处理,看看什么处分,都可以听你的,不要闹到公安那里去,太难看了。海文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,”林海文呵呵一笑:“李院长,这一次我不仅不会放过她,还会穷极力量,让她付出尽可能大的代价,不是你的校纪校规,是国法,您明白吧?她敢对小黄下毒,就应该做好准备,我希望您不要再跟我说这个了,您要是有空,不妨看看事情如果见报,要怎么应对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李振腾犹豫了一下,但林海文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捏着手机,把田甜骂了个半死,但还是要给常硕打电话,曲线救国,可惜常硕这回一听,就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海文都决定了,我不可能去影响他,他说的不错,你还是早点考虑后续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唉,我怎么这么苦命啊。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