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05章 下三滥

    “什么?梁艺回来了?”梁雪在电话里惊了一下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今天到的。”大舅妈的语气有点勉强:“跟那个姓林的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林跃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回来干什么?怎么突然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大舅妈叹了一声:“说要结婚,两个人说都毕业了,也有事业了,也买房了,跟我们说一下他们要结婚了。你听听这是什么话,跟我们说一下,不是征求我们的意见,是通知我们。我看她是婚礼上没爹没妈也可以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心寒啊。

    今天一回来,他们老两口好歹说半年多没见女儿了,就算林跃一起来,也没有甩脸色,结果梁艺就丢了这么一句话出来:“我跟林跃要结婚了,这次回来是告诉你们一下,你们同意也好,反对也好,反正我已经决定,你们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还是林跃在那里当好人,说梁艺怎么能这么跟她父母说话,说他们还是希望得到家长祝福的,说他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他们的,也会好好劝梁艺的,她还年轻,过两年自己当了妈,就懂事了,让大舅大舅妈别跟她一般计较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,他们家变成这样,难道是因为别人么?

    大舅妈一口气憋闷的,都快厥过去,大舅更是让他们走,说随便,你爱嫁给谁就嫁给谁,他管不了,也不会去,以后你就当没这家,没爹没妈了。

    梁艺当时就翻脸要走,说没就没,断绝就断绝,还是梁姥姥说了她,才不情不愿地留下来。

    血亲一旦结了仇结了怨,真是比外面人还要来的狠。

    “嫂子啊,明天,我们回去一趟。”梁雪顿了顿,声音坚定了不少:“有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啊,什么事儿?”大舅妈一愣:“跟梁艺有关?你放心,我们不会同意的,她要是真敢嫁过去,以后就当没这个人了,随她自己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这个,等明天到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行吧。”

    梁雪落了话筒,林作栋和林海文父子俩双双看过来,她有点自嘲地笑了一声:“得,我还在想都是亲戚,她倒是比我干脆,说要跟她爸妈断绝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梁雪就把事情给说了。

    这也太巧了,林海文前脚到,他们后脚也到了,这下用不着考虑,可以直接说个清楚明白,到底是谁的问题,谁在做鬼,一次性干干脆脆地弄明白。

    “行了,明天都说明白,该怎么办怎么办,以后就过安生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林,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搬到京城去啊?”躺在床上,梁雪突然问了一句:“你一年要跑十多趟京城,海文也在,绝味在京城的店也越开越多了,我过去也没问题,这边反正也可以交给梁雨。”

    林作栋叹了一声,把她揽进怀里:“你要是真放不下,明天就让海文放他们一步,你大哥不会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梁雪没说话,只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傅成开车送一家三口到雨荷县,梁雨一家比他们要晚一点,他们得送梁日天去上辅导班——昨天说要去奶奶家,童童挣扎了很久不想去上课,想要一起去雨荷,但被梁雨和吴倩联合镇压了。

    一个破班儿上俩星期收3000块,一天也不能耽误!!

    大舅大舅妈昨天也是讨论过的,不知道是啥事。

    结果今天一看林海文也到了,还以为是海文来看姥姥呢。

    “海文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。”林海文也暗叹一声,子女父母都是债,有不孝的子女,也有不慈的父母,都是麻烦和劫难:“姥姥身体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了两句,气氛就比较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梁雨左边看看右边看看,没等他居中调和一下气氛,梁艺就从房里出来了,一眼看见林海文,眼神立马慌了,但很快就稳了下来,去看了林作栋一眼——一定是爸妈给他们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恶人值+500,来自临川梁艺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么迫不及待地赶来了?”

    “梁艺!你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闭嘴?我自己结婚,我要嫁鸡嫁给狗,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,外人想插手,做梦!”梁艺叫的越响了,把大舅气的呼哧呼哧的。

    林海文眼神冰冷,不愿意听她屁话:“你要嫁给什么畜生,没人会管你,今天来,也不是管你嫁给什么品种畜生的事情。林跃呢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他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林家本来是想说,让梁雪给梁大舅先通气,再让他跟梁艺说,看看到底他们怎么个回事,为什么这么做,做了多少,打算怎么办?然后林海文再来跟他们谈,好歹梁大舅居中,虽然他心里是难受,但不至于特别冲击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林海文不愿意这么办了,大舅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,轮到你在这喊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分钟,让林跃滚出来,不然我马上回头,下次来的就不是我了!”林海文眼神盯着梁艺,意思再明确不过。

    梁艺一抖,林海文知道了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林跃做的非常隐秘,他选择的对象,都是四线城市,甚至是县城里头的有钱人,属于那些一辈子也够不着林海文的人,也不是要做投资的人,把露馅儿的机会最大程度地降低了,比如金老板就是他们按照这个标准找到的优良客户——他们还在想,要再卖一幅给金老板。

    但林海文这个样子,明显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吓我,你走就是。”声音抖着,脚步也退了两步,和房里一头乱发走出来的林跃正好撞上。外面动静这么大,林跃也不可能听不到,只是不想出来掺和而已,但林海文这么一嗓子,他必须出来了就。

    “海文来了?叔,婶儿。”

    “肯出来了?”林海文也不听他说:“我想你也明白我来的目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了个头,看着梁大舅:“大舅,林跃跟梁艺在外面造假我的字画,卖给藏家,涉及的数额不是小数目,这次我过来,是要处理这个事情的,可能要得罪您了,您……多担待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才转向脸色骤变的梁艺,冷笑一声:“看着挺有骨气的,怎么尽做下三滥的事。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