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17章 戏弄天下

    拍摄应该是由一台固定摄像机进行的,小黄唱的也不是片头曲,而应该算是正片的插曲,他唱着唱着,就飞了起来,落在了后景中一人的肩膀上,那人一转头唱道:

    “那一夜,你没有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卞婉柔!

    这嗓音,全网得有一多半人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一句唱完,小黄又飞落在第二个人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那一夜,我伤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艳光四射,曲调婉转,是于阳兮无疑。

    接着是第三个。

    “那一夜,你满脸泪水。”——李桐。

    听得出是外行唱歌,但嗓音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最后,小黄跳到了中间一个女人怀里。

    祁卉转过头来面向镜头。

    “那一夜,我为我喝醉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四个人两两分开,空出大沙发中间的位置,林海文从外面走进来,抱着一堆零食饮料,送了耸肩膀,无奈坐下。祁卉和卞婉柔,非常懂事地给他用小锤锤锤他肩膀。

    林海文伸手拿了遥控器,开了电视。

    他老爹木东先生的《舒克和贝塔》旋即跃入眼帘。

    此时视频左上方的时间,正是全民娱乐拍到林海文跟于阳兮前后进入这个小区的时间,基本上跟他们的视频时间是无缝连接,换而言之,这就是说林海文跟于阳兮被拍到的那一晚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卞婉柔、李桐、祁卉也都在,那就去问全民娱乐吧——这么高档的小区,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入口呢?

    微博上说“卧槽”的时候,就是《舒克和贝塔》的画面出现的时候,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,因为进度条太感人了——足足10个小时之多。

    10个小时中,林海文五个人,挤在一个沙发上,看了《舒克和贝塔1-4》,《皮皮鲁和鲁西西1-3》——林作栋的作品近年来改编了很多,林海文都没怎么看过,这次算是一次性都给看了。

    在最后的时刻,五个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卞婉柔抱怨了一句:“熬夜一次,悔恨三年!!”

    然后就跟其他人一起,对着镜头,嫣然一笑:明天同一时间,再见!

    神特么再见!!

    在坚持看了十分钟,半个小时,一个小时,乃至真正的牛人,看了三个小时之后,大家不得不颓然地承认——是的,天后深刻进入了艺术家的房间,就跟他一起看了十个小时的动画片!!

    啊啊啊啊。

    “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观察和屡次确认,我终于可以向广大的人民百姓公布一项旷古绝今的伟大研究成果——林海文是个神经病!”

    ——“对不起,这一研究成果涉嫌剽窃我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对不起,这一研究成果已经作为公理存在!”

    ——“对不起,你的成果有些程度偏差,我认为林海文应该是个超级神经病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说实话,那些之前言之凿凿的人,看到这个视频,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?各种猜想各种推论,都可以印成一本教材了,结果人家是在看动画片,这就尴尬了吧?”

    确实,和普通网民厚脸皮的没什么负担不一样。

    媒体,诸如《环球娱乐在线》,大v,诸如易超之流,可以说很尴尬,非常地尴尬,尴尬到了他们面对网友观光团的集体问候时,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“小编,林海文有《金枝欲孽》当平息后宫的盾牌,不知道环球娱乐在线有什么当盾牌啊?你们的脸皮么?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怎么说,别怂啊,站出来就是干!”

    “请问对于林海文后宫对太上皇的著作进行集体学习的事情,贵媒体有什么重要观点需要发表?(dog)(dog)”

    易超下面的评论就更加不客气,他本身就是有黑历史在身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不吃教训,林海文放个饵,你就屁颠屁颠地咬上去了,这下子丢人现眼了吧?”

    “垃圾跳的最高。”

    “滚吧,狗屎。”

    很多其他的,之前对所谓林海文绯闻事件,正儿八经分析、推断,针对付健和《金枝欲孽》进行另类理解的媒体和个人,也大多逃不过类似的宿命——相对来说,当初那些八卦的最为兴奋,说话最言之凿凿的网友,这会儿好像全都变了色,他们都成了火眼金睛的猴子,一眼看破林海文的诡计,英明的不得了,所以现在也完全毫无负担地开嘲讽。

    “今天看的开心么?明天还有更开心的哦,请明天同一时间继续关注。”——林海文在十点钟的时候发的微博。

    卞婉柔毫无意外地转了:“最近好些人问我,怎么憔悴了,怎么沧桑了,还不是因为熬夜刷剧么?郑重向大家推荐两套好剧《舒克和贝塔》,以及《皮皮鲁和鲁西西》(爱你)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你们牛,我服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神作!”

    ——“敦煌你们这帮人,真特么的有毒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这一会儿,任何精神正常的人、媒体,都已经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局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局太大了。

    全民娱乐等狗仔,各路电视广播纸媒网络的媒体、大v,乃至网友,全都在局中,被林海文耍了一个团团转,甚至中间还包括一个《金枝欲孽》的官宣,让大家的尴尬几何级数地增加了。

    一个网友的评论非常有代表性。

    “从这一次林海文大手笔设局中,可以看出来,我们的媒体有多低俗,我们的网友有多恶俗,我们的娱乐生态有多么烂俗和庸俗,虽然很多人都被林海文狠狠羞辱了一次,但是我觉得,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如果大家能够借此好好思考自己在网络社交平台上的行事和立场,甚至延伸到生活中、工作中、社会中的立场,相信都会有一点收获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单凭这么一些人的话,是远远不足以改变什么的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媒体——媒体毕竟脸皮特别厚,格外厚,厚到了没边儿的程度。当然还是有一些媒体,比如《新文化报》就没在跟进,默默匿了。谈编辑还特地给林海文打电话,埋怨了他一通,明明事先跟敦煌联系过,敦煌居然瞒的那么紧,不过幸好了,他们已经属于特别慎重,只是凑凑热闹那一拨。后续也就没再加入其中,坐看涛生云灭。

    但还有大量的媒体,这会儿就全然当自己之前没有那么报导过。

    “林海文‘绯闻’真相:其实是一起通宵看了动画片!”

    “回应绯闻,十小时天后和艺术家相处全纪录。”

    当然,也有突然记得自己还有媒体使命的媒体。

    “回应绯闻应该,恶作剧不可取!”

    “一手制作大事件,是炒作新剧,还是挑衅舆论?”

    “对舆情状态不满,不应通过更为极端的方式来发泄,公众人物应当谨守底线,”《人X报》发表社论,此前它也是说过公众人物不论是不是娱乐圈中人,都应该遵守道德约束的话,这会儿自然换了个说法:“就如在生活中,我们或许会遇见一些所谓‘冤屈’,也就是事情暂时未能得到满意处理的时候,譬如杀人者未能及时被抓获,偷盗者未能尽数追回损失,这些不尽如人意之处,大家都可能不满,不愿意接受,但不代表我们能够通过道德审判,民间执法等不合法的方式来加以处理,那又是另一种违法!

    这样的道理在乡间对偷狗者的游街,对拐卖妇女儿童者的私刑中,都有体现。同样,在此次林海文舆情中,显而易见是林海文一手制作了绯闻,然后又以近乎荒诞的方式回应了绯闻,看似是嘲讽了闻风而动,不追求真实的舆论环境,但这一行动对舆论权威的伤害也不可不察,其实林海文若有不满,大可堂堂正正和媒体,和网友对质,笔者相信,有理不在声高,哪怕一时得不到认可,也好过对舆论的进一步伤害。

    这一点,值得全社会,尤其是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深思。”

    这篇社论发布的时间很早,第二天的九点多,可见是连夜操笔写出来的大作。

    林海文第二天看见,《人X报》毕竟是大报,而且又有特殊意义,一直以来,林海文面对它都还比较克制,但并不是说林海文就不敢开炮,时至今日,以林海文在艺术上的成就,在国际上的庞然影响力,全世界没有他不能开炮的媒体了,只是相对来说,在华国面对《人X报》开炮,可能会被一些赋予特殊意义,林海文不太愿意让人有那些感觉——他本来也没有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什么叫“一时得不到认可,也好过对舆论的进一步伤害”,包括下面很多评论,也都很符合林海文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无耻之尤,这话用‘甄嬛体’的人话说,就是:有冤你就先受着,管它三五百年的,总比破坏大好局面来的应该!”

    “真·不要脸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转发过来:“评论里的话就是我要说的,另外:丢你老母!请你堂堂正正来和我对骂,哪怕一时骂不过,也好过当孬种没了着落。”

    “牛逼!!”

    “大神干死它!!早就看它不顺眼了,墙头草两边倒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生猛,林大神果然生猛!坐等《人X报》回应,不回应就是孬种。”

    这一个小小浪花波峰,算是刺激了一把大家的心情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林海文看准备《那一夜2》的时候,接到了《人X报》的电话,这人他熟悉,是一位高管,话说的很客气,说有不同观点可以跟他们提,他们也是愿意听林海文的意见的,唯独这种公开开骂的事儿,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赵总,我觉得你们报纸对我有什么意见,可以给我提嘛,你这么公开发报到的形式,也不是特别好,您觉得呢?”林海文似笑非笑的,接过祁卉递过来的一盘提子,他皱着眉,话说他不喜欢吃提子,皮不好吐,又不好吃,还不如葡萄呢,但祁卉很喜欢吃,更喜欢看他不喜欢吃的样子:“哈哈,怎么?赵总是不是觉得这逻辑不太好理解啊?贵报发社论把我说一顿,然后让我有意见私下跟您提,不好意思,我这人从来不干亏本买卖,我的脸被踩了,不踩回去,我难受,其实就这样公开说清楚也蛮好的,总比我以后写到书里,画到画里,流传个几百年要来得好,对吧?”

    赵总相当沉默,林海文这种奇葩他是真的见得少。

    敢对《人X报》这么放话,更少。

    但都不说林海文的个人影响力,现在宣传口那位蒸蒸日上的郝部——从中河升上来的,据说跟林海文关系匪浅啊,《人X报》作为人家主管的,赵总在林海文这里也确实不知道怎么抖威风。

    最后只能不尴不尬地客气两句,挂了。

    《人X报》也就当了孬种,一直没有回应——当然它们也没有删掉原来的社论,那脸就丢的太狠了,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的林海文,皱着眉吃提子,一边开始看优视。

    这是第二天,开场跟昨天很类似。

    只是背景不在电视前了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如果他们还刷一晚上动画片,真有人要操刀跑敦煌去砍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好到那里去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玩了一晚上《狼人杀》,人员进一步增加了,除了前一晚的5个人之外,又多出来了鹿丹泽、王鹏和吕骋,一共是8人一起干,中间还有轮休——当然今晚还有个新的亮点。

    输的一方需要带上一个高帽,帽上是林海文潇洒俊逸的行书——“网络上永恒正确之人”。胜利一方隔着两米不到的距离,用柚子,很大个的柚子,砸高帽,一人一次。

    玩的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一玩又是一个通宵。

    第三晚不是看动画片,也不是玩《狼人杀》,又换了新招:吃。

    海鲜大餐,各国料理,百年私房菜,御膳名厨连番登场——所以今天人更多了,连唐城楼均等几个人,还有哲昇谷萩,木谷林青也都在,大家吃了个大团圆。

    家庭KTV前,如天后卞婉柔、万真真,如帕瓦罗蒂继承者林海文本人,都一亮嗓音,水准之高,大约没有第二家KTV有这个程度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夜,也是狂欢一夜。

    天光明亮之时,林海文把镜头搬到了沙发前面,大家坐在一起,面对镜头。

    “我将于一个星期后,也就是9月12日,在华国美术馆二号厅举办《问道·林海文大型行为艺术展》,将展出本次事件前后,所有我的,我们的,以及你们的,你们包括所有不同的媒体、公共知识分子,以及寻常的网友,你们在整个过程中的态度,的言论,的转变,都将成为这一次行为艺术的组成部分。我不是很期待你们看到之后会觉得有所思考,但确实很期待有些人脸上发烧的表现,到时候见!白白!”

    “哦,我要赶紧回去补觉了,然后去健身房!”

    李桐的声音成为了这集节目的最后注脚。

    隔天,《时代》周刊放出了最新一期的封面人物:

    林海文:叛逆而天才,来自东方的标志性艺术家!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