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27章 艳压

    林皇上作为一只品种不明的鹦鹉,尽管多年来,鹦鹉圈普遍认为他是一只黄化的虎皮鹦鹉,但因为黄化虎皮的眼睛是通红的,这跟路繁樱说小黄的“他的眼里有一片星空”,当然并不符合,所以尽管多数人都认为如此,但始终都不能下断言。

    此外,也有人说是不是牡丹鹦鹉,但牡丹一般有黄红色的品种,纯黄色基本没见过。

    这么争来争去的,也没个结论。

    林海文从来没有揭晓过答案——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,恶人谷发出来这只鹦鹉的时候,也没有跟他说品种啊,而且古代江湖里杀猪匠养的鸟,就算有品种名称,估计跟现在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所以就这么独一无二地悬在那里。

    然而不可否认,整个华国,甚至整个世界上,小黄都是最知名的一只鹦鹉了,如今他要为鹦鹉家族开创新纪元,打开新局面,当然各地的鸟爸鸟妈们,都非常激动,非常希望自家的凡鸟能够来沾一沾这只千万鹦鹉的贵气,尤其是家里有母鹦鹉的,更是打着小小的阴暗心理,觊觎着小黄的泄殖腔——这个名词可以说很专业了。

    敦煌方面一共征集36只,光光京城一地,报名的就超过了200只。

    不过其中一大部分母鹦鹉在填写性别的时候,就遇上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非常抱歉,您的爱鸟性别为母,不符合本次招募条件,感谢您的参与!”

    啊咧?

    性别歧视?

    鹦鹉其实公母差别并不是特别的大,雄性有时候会漂亮一点,但也有限,所以拿公母来当条件,未免有些离谱,在鹦鹉主人看来,指不定是什么黑幕呢——搞不好是太火热,关系户太多,才这么乱来。

    有人就循着热线电话打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您好,这里是敦煌娱乐歌手林皇上专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好。”差点没反应过来,谁特么是敦煌歌手林皇上:“我要反应一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您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个招募活动中,我填到性别这一栏的时候,就跳出来一个提示,说是因为性别是母的,所以不符合条件,我认为这个非常不合理,你们应该要给一个能让人信服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是这样的,我们的活动策划就是需要雄性鹦鹉,所以很抱歉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是,公鸟母鸟都长一个鸟样,你们凭什么拿性别来筛人啊?哦不对,筛鸟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们活动的要求就是这样,确实雌性是不满足条件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搞性别歧视,我要去发微博控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好意思,这确实是我们活动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客服就是这样的,一句话能颠来倒去说九百遍,说到你怀疑人生,甚至开始骂人——然后她就要说你态度不好了,人身攻击了。

    没得到满意答案的主人果然发微博控诉了。

    他还呼吁呢,大家伙应该携起手来,对敦煌说不,除非他们改正错误。

    那当然是没人理他的。

    敦煌还是成功地招募到了36只漂亮的雄性鹦鹉,因为京城一地的货源够多,所以天南之类的申请,基本都婉拒了——整个过程被拒绝掉的鸟,起码有300只。

    这些鸟爸鸟妈,不忿之下,纷纷私下策划,要带着自己的鸟去闹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月一日,京城凤凰艺展中心,林皇上新专辑《鸟鸣》的“百鸟朝凤”发布会正式上场。

    路过艺展中心的人,就看到一幕难得的场面。

    上百只各色鹦鹉堵在门口。

    嘎嘎嘎,叫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念古诗的,唱歌的,说话的,骂街的——尤其是骂街的,有人就听到背后有人说“说你呢,丑鬼好意思出门”,那人气愤转头,发现是知鸟。这样的例子相当不少。

    敦煌和艺展中心的员工,也是目瞪口呆,但上面已经有死命令,不许让鸟进去。

    但这么堵着也不是个事儿啊。

    “要不,放公的进来,让他们看管好就可以了吧。”林青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能管着它们叫啊?活动还怎么办?”行销经理不同意:“让保安拦住嘛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弹了弹小黄的脑瓜子:“让他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随他们去?”

    这是几个意思?是拦着呢,还是放进来啊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让小黄去,”林海文站起身来,一边走一边嘱咐小黄:“等会儿不许给我发疯啊,不准去叨母鹦鹉,听到没,也不许去找公的,听到没?青天白日,有伤风化,知道不知道?你现在也是一只名鸟了,马上会更加有名,你要注意点形象,当场那啥,被其它鸟看来,拿去当小片片看,多造孽啊。”

    后面跟着的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门口堵着的人鸟大军,前头的突然安静,后面的垫着脚去看,才发现林海文带着小黄亲自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说话,一扬手,小黄就飞天而起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满场惊叹。

    在阳光之下,金黄色的鹦鹉,犹如淌金流光,美的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小黄在其它鹦鹉头顶绕飞一圈,在正中间盘旋着,仰头向日,一声裂金碎玉的长鸣骤然响起——这声音很难用拟声词来描述,但确实有一种直击内心的高贵感,昆山玉碎凤凰叫,芙蓉泣露香兰笑。

    “抓住机会就装哔啊!”

    林海文叹了一声,十分地看不惯这么浮夸的小黄。

    但效果是很明显的,小黄一声鸣叫之后,所有那些鹦鹉全都怂了,趴在鸟爸鸟妈的身上,一动也不敢动,衰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打了个响指,小黄重新飞回他肩膀上,挺胸抬头,颇为自豪——作为一只有事业心的鹦鹉,显然对母鹦鹉的厌恶,是敌不过大出风头的吸引的。

    看小黄和林海文回了艺展中心里头,敦煌的工作人员用大喇叭劝说大家。

    这回,眼见自家鸟都跟瘟鸡一样的了,这些人也没心思了,赶紧打道回府吧。

    而那些拍摄到整个过程的人,则赶紧奔到有wifi的地方,要赶在别人之前,把视频上网,引来回复无数:

    “百鸟朝凤啊!!名不虚传,林皇上绝壁是鹦鹉中的黄金血脉啊!”

    “卧槽,居然真的有血统碾压——这么玄幻的事情,太匪夷所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人家能当鸟中天王巨星呢,看看这威严这气势,那绝不是一般鸟。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