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45章 放手一搏

    苏富比巴黎秋拍,应该说是它在全球范围内最重要的秋拍之一,大约仅次于纽约,和伦敦、港城在同一个层级。现代艺术品专场,也是这其中相当重量级的一个版块,虽然没有如高更、梵高这些拍卖场的破纪录常客,但以格哈德·里希特、弗洛伊德,以及波拉克等抽象主义名人为代表的现代艺术家,近年以来也屡破纪录,破亿美元的成交价,早就和古代巨匠大师平齐。

    现在,林海文也一只脚迈入其中。

    林海文在飞机上遇到的小姑娘曾静,果然出现在了拍卖会的现场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,华国人的面孔并不是特别多,更多的还是欧罗巴面孔的人,当然也有一些石油土豪错落其中,一手好几个金戒指那种,审美非常浮夸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海文的作品会出来啊。”曾静期待的很。

    跟她一起来的是她的朋友,在伦敦读商科博士,比她先一步到巴黎,那天去接机的就是这位朋友。这会儿挺无力地看曾静,显然并不是第一次说起了:“你都跟林海文撞上了,你不会直接跟他买一幅么?又不要《盖亚》《不语观音》那种,来幅普通的好了嘛,再说了,你相亲那个国内的陶瓷大师,不是跟他关系很好么,这点事儿,轻而易举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好意思啊,才认识就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哎呦,你就不知道,林海文在欧洲这边火的不得了,尤其最近这一个月,跟坐了飞机似的,好些大牌画家艺术家都在谈论他,一些艺术期刊,很权威的那种,都在分析他那个什么源古典主义了,我看那个措辞啊,都有点武侠小说里的开宗立派的意思。你要是当时就能跟林海文约定一幅画,不说别的,这个增值就够吸引人的了,现在艺术品市场多火热啊。

    而且我跟你说,《泰晤士报》之前有人登了一个文章,说林海文的藏画室在他升天之后,估计会成为世界上最让人垂涎的宝藏之一,这么些年他严格控制作品出售的量,等他升天,这价格一飞,他藏着的那么多画,简直没法估算价值。”

    曾静嫌弃地看她:“一口一个升天的,你别让林海文听到,他骂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作为华国在欧洲的留学生,曾静朋友是有自己的消息渠道,林海文在巴黎高师上对那个刘洋子说的话,他们私下也都传遍了——沙你麻痹主义者……这人确实不讲究了一点。

    她吐吐舌头,不说了。

    曾静好歹安静了一点下来。

    拍卖会上,曾静知道的画家不少,一些人跟林海文也是有过交集的,譬如那只荷兰的刻薄鹦鹉阿尔图尔,就有一幅作品以95万欧元成交,也有些增长了,另外奥赛的伯努瓦,21万左右成交了一幅作品,老美的阿德里安·戈特利布的一幅维纳斯,则以460万欧元成交,虽然不是他个人作品的新纪录,但仍然是相当高的一个成绩。

    拖尼特也有一幅《红-122》上拍,近600万欧元成交——大约是估价的3、4倍之多,可见拖尼特在市场上也是非常受欢迎,这跟他年纪越来越大,作品越来越少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林海文的《石榴花》就排在他之后。

    这幅画也是曾静的第一目标。

    《盖亚》她是不想了,光600万的底价她就受不住,更别说现在这局面,大屏幕上刚有林海文的画出来,好些人都坐直了身体,目标再明显不过了,就是冲着林海文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曾静能拿下一幅,也就是《石榴花》和《窗-12》,相比较来说,《石榴花》是典型的林海文在委拉斯贵支时期的作品,跟已经开始探索源古典主义之后的《窗-12》相比,还是要稍微便宜一点的。

    从估价上来看,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《石榴花》的估价是200万到300万。

    《窗-12》则是220万350万之多。

    曾静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先生们女士们,现在我们即将上拍的是这幅《石榴花》,它的画家目前最受市场认可的油画艺术家之一,来自华国的林海文先生,林海文先生师从著名的古典主义画家常硕,在短短数年时间内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掌握了古典主义的技法,并在此基础上,开拓性的,探索了一条被著名色彩大师拖尼特命名为‘源古典主义’的新道路,并且取得了显著的进展。

    此外,林海文先生也是一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,极具个人魅力,而且拥有多方面的顶级天赋,是少有的不仅在其祖国国内,同样在国际上也享受盛誉的亚洲艺术家。我需要特别提及的是,作为一名在商业上极为成功的超级富翁,林海文并不忙于大量创造作品,不管是他成名前还是成名后,他的作品流传在市场上的都非常少,也因而非常稀有,几乎每一幅他的作品上拍,都能取得非常好的拍卖价格。

    而这幅《石榴花》,是今天我们单场创纪录的拍卖三件林海文作品的第一件,它画面是一个石榴花盆景,我们都知道石榴花是西班牙的国花,而这幅画也是林海文领悟了西班牙巨匠委拉斯·贵支的作品特点后,所创作的,是典型的委拉斯贵支时期作品,在其个人的艺术史上有重要的意义……现在我们正式开拍,起价150万,每次加价不得低于5万,开始!”

    “500万!”

    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大家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,突然响起,将起拍价翻了三倍还不止。

    满场震惊。

    曾静身边的朋友,比他们还要震惊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

    曾静的嘴唇也在微微抖着,没有回答身边人的话,她为这次拍卖准备了4000万人民币——也就是正好500万欧元,换而言之,她是把所有的钱都赌在了第一把上。

    而大家看到喊价的,是一个年轻的华国女人,拍卖场的老手,几乎全都想到了另一个女人——崔澄!拍下《瓷·八作》的那位华国富豪。他们以为曾静就是崔澄,对于这些超级富豪来说,不管在华国还是法兰西当然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……第二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520万!”

    曾静闭上眼,长吐出一口气,出局了!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