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48章 拖尼特的小发现

    “老师,您现在内心深处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骄傲,一点点的自豪,一点点的欣慰,还有那么一点羡慕嫉妒恨呀?”林海文笑嘻嘻地看着常硕:“等我有这种心情的时候——唉,看王鹏他们的材质,我估计很难有这种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常硕这样文质彬彬的大艺术家,都忍不住白眼了:“真是让你失望了,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感受到,唯独就觉得,这艺术市场上的瞎子,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别嘿了,我发现你这人好贼啊,你上赶着在拍卖前跟巴丹旺吵了一架,弄得沸沸扬扬的,不说多呀,这一场架,起码给你加了几十万欧元吧。”常硕眯着眼睛:“而且这还不算是大头,我都能想象到下面媒体对你的追捧,你又要成香饽饽了。巴丹旺估计后悔把话说早了,要是等你拍出1000万来,他再说那些话,反倒能显得他无视你的身价,很有风骨了。现在嘛,他恐怕需要头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南海神掌第一招:排山倒海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回是南海拳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用它一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师徒俩在画室里头斗嘴,内心相当轻松,而画室之外,当苏富比的成交价走出拍卖场,传遍整个巴黎,整个欧洲艺术界,乃至整个世界的时候,瞠目结舌者有之,震惊莫名者有之,难以置信者有之……这个天价数字,带来的影响,不论在近期还是远期,都极其重大。

    和林海文同处于巴黎高美内的拖尼特教授,也很快得知《盖亚》的拍卖价格。

    他面前坐着的,是他的老朋友,这次卢浮宫大展的专业顾问之一海格尔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还放着一张像是CD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1250万?那岂不是已经超过了你?”海格尔口没遮拦的,说完之后才发现有点不妥,当着和尚骂秃子啊这是。

    好在拖尼特不跟他一般见识:“林海文超过我,本来就是时间上的事情,只是我也没想到,会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你里面还有你的功劳呢。”海格尔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要是华国人,估计就得说军功章有他一半,也有你一半了。

    海格尔的意思,拖尼特当然也明白,林海文近期价格的暴涨,除了广泛引发关注和讨论的问道行为艺术展,就是源古典主义这一流派定性在专业范畴内得到大致认可——这显然和拖尼特的大力推荐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不过拖尼特并无居功的意思:“源古典主义只是一个名称,他的老师很早就认为海文的古典主义道路是全新的,不过常硕取的名字是原始古典主义,后来他也认可源古典主义这一提法。但如果我不参与,原始古典主义也会成为大家认可的提法,所以到底是我还是海文更为收益,恐怕要在几百年后再看了。”

    假若林海文成为一代巨匠,曾经为他流派定性的拖尼特,也将随之青史留名——甚至有可能超过他自己在艺术上的成就,比如乔凡尼·贝里尼,本身虽则也是一代巨匠,但更为人所知的,是他教出了两个学生:乔尔乔内和缇香。

    海格尔想了想,摇摇头,没有再说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林海文的身价到了这个数字,对你们的合作应该是有利的?”

    拖尼特都笑了:“我不相信他自己会没想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巴丹旺等人勾连到的专业之外的力量,还是相当有分量的,高美和拖尼特等人,也并不是没有推动国际青年油画展的内在压力。

    “算了,等卢浮宫的展结束,我们再来探讨这个问题吧。”拖尼特把面前的CD样子东西往海格尔那边推了推:“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?专辑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一只鸟的专辑。”

    “催眠安神曲?”海格尔拿起来,没什么惊讶的,听泉水叮咚,听鸟鸣风语,是很多睡眠障碍者会选择的催眠方式:“这好像是华国的?海文给你带的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张流行专辑,林海文为他的鸟,一只鹦鹉创作的。”

    海格尔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张专辑在华国破了销售记录……不过我不是让你看这个,你看这张专辑的封面和封底,这两幅画都是林海文以这只鸟的形象创作的,封面是此前巡展中出现过的那幅,而封底是最新创作的。”

    在拖尼特的提示下,海格尔终于注意到了这两幅价值千金的作品:“……真是大手笔啊,封面这幅我知道啊,封底这幅……咦。”

    海格尔一惊,突然坐直了身体,几乎要把眼睛贴在了封底这幅画上,一阵一阵倒吸着气。

    “这光面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也发现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林海文他——突破了?又?”

    “我在网上看到这幅画的时候,就觉得有些特别,托一个华国学生在他们的网上购买的,跟林海文差不多时间到巴黎,我想你也看出来,这幅画虽然并不大也不复杂,但层次多样又齐整,分明又小中见大,是典型的源古典主义技法,而整幅画面的光感却和他的《瓷·八作》截然不同了,是的,光面!自乔凡尼使用光和阴影的交替,取代了轮廓线之后,再未见过这样的对光的演绎方式,这幅画就像一颗精致切割后的钻石一样,而且甚至比钻石的面更多,任何一个细微的角度变化,它都能展现出不同的面目。”

    拖尼特说完,和海格尔对视了一会儿,眼里都有震惊。

    “如果确实如此,那林海文他已经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已经成为当代最伟大的油画艺术家,甚至堪与一众巨匠比肩。”拖尼特吁出一口气:“不过我们仍然需要看到原作才可以判断……我决定稍后时间去一趟华国,去看看他的画室,这种技法不会是突然成熟的,至少会有几幅作品的探索,我要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海格尔默默点头,眼神重新转向封底那幅小黄。

    他的内心深处已经有所认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#林海文作品天价成交,林海文早期油画作品《大地母神盖亚》在苏富比巴黎秋拍现代艺术品专场,被阿拉斯加大亨谢尔登·阿德尔森以1250万欧元,接近9900万人民币的天价拍下,从而大幅度刷新了其本人此前在国内拍出的5000万元人民币,合计630万欧元的个人纪录,将近翻了一番!此外,同场拍出的《石榴花》以780万欧元成交,被世界知名的西班牙普拉多美术馆收藏,另一幅《窗-12》则以855万欧元被未透露名字的买家收入囊中!经此一拍,林海文跨入千万欧元俱乐部,成为暨陈卓扬之后,入列市场最顶级艺术家名单的华裔画家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微博收藏”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