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51章 叛徒、走狗、毒蛇、垃圾

    “艺术世界过去一段时间内最为人瞩目的,可能并不是杰克逊·波拉克的抽象艺术作品拍出8500万欧元的天价,也不是世界最知名美术馆之一的卢浮宫即将举办一项盛大的展览,而是来自于华国的,仅仅只有26岁的古典画家林海文,生涯第一次有作品拍出1000万欧元以上,达到1250万欧元。这让他成为现当代最受市场认可的艺术家之一,和已故的弗朗西斯、弗洛伊德,以及仍然活跃的格哈德、杰夫·昆斯等人,几乎并肩齐平,这一成就之伟大,不需要多说——他也是为大家所知的华国艺术家中,极少的以非伤痕艺术闻名。

    在抽象、波普、极简……等当代艺术的包围中,林海文以在古典主义上的拓展成就,获得市场认可,这一点也尤为重要,甚至有艺术家认为,这是古典主义回潮的里程碑,在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现代主义冲击后,艺术是否将迎来第二次文艺复兴,这可能是一个值得期待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不论如何,林海文本人已经站在了他人生的一个新的巅峰之处,尽管大家普遍认为他还将走的更好——但他仍然值得为此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BBC的报道,对林海文还是难得的友好,不列颠似乎也并不是很看得惯所谓的当代艺术。

    而以BBC为代表的这一些有重要影响力的权威媒体,诸如法新社、路透社、《泰晤士日报》、纽时等,对林海文的定性式报道,也为林海文坐稳眼下的位置,提供了绝佳的保证。

    这可以解释林海文在抵达卢浮宫时,被大量的老外记者和华国记者给围成一大圈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远处,亲爱的荷兰刻薄鹦鹉阿尔图尔,跟他的朋友贝尔纳,以及现在小有名气的画家博努瓦,站在一起,看着林海文自下车开始,就被记者给淹没的盛况。

    脸色不太好,跟早上从厕所捞了火锅吃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已经沦落成为一个商品了,杰夫·昆斯都没有他这么火爆。”阿尔图尔低沉说道:“真是丢人。”

    博努瓦倒是兴致勃勃的,瞥了他一眼:“阿尔图尔,你在开什么玩笑,海文和杰夫·昆斯哪里有相似之处,海文从来没有弄些哗众取宠的东西来吸引眼球,他是靠自己画作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说他跟巴丹旺的争吵,对作品价格没有刺激?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说你今天来出席大展,对作品价格没有刺激?”博努瓦跟他针锋相对:“按照你的逻辑,画家就应该把自己封闭在画室里,一日三餐让人送进去,不然都是在行销自己,把自己当做商品,毕竟我可以保证,在你的国家,你参加今天的展览一定会上新闻——那你觉得你是不是一个商品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这么积极地帮他争辩,恐怕有别的想法吧?”

    “阿尔图尔!”贝尔纳赶紧叫停了:“别吵了,林海文如何跟我们没有关系,我们又不是古典画家,赶紧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博努瓦哼了一声,当先一步:“有些人只能自己静悄悄地进门,心气不平也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气氛诡异地步入卢浮宫。

    林海文则被记者们给围在一处,即便傅成和卢浮宫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卖力,但一下子也突破不了,上百个记者围着,那个场面是非常盛大豪华的——跟他一起来的常硕,则已经非常有眼色地挤出去了,这会儿站在里头笑眯眯往外看,直到拖尼特跟他打招呼,才把弟子扔在脑后。

    “能说说想法么,对于成为作品最昂贵的艺术家之一。”一个法兰西姑娘,长得有点像胖版的苏菲·玛索,这会儿不断地发散着眼波,希望被林海文给接收到。

    林海文接收到了:“我是个纯粹的艺术家,我不回去关注价格,为什么要关注价格呢?1250万,855万、780万,有区别么?又不属于我。”

    说好的不关注呢,你不是门清?

    “对于现在一些观察家认为古典艺术有可能回潮,你如何评论这个观点?你觉得会出现这个情况么?”

    “真正美的东西或许会蒙尘,但不会总被漠视,所以古典主义会重新成为绘画的主流,我是相信的,但是不是已经出现,或者马上会出现,我没有办法告诉你,当然我会努力行事,我也认为大众始终应该欣赏到真正的艺术之美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抨击同场上拍的波洛克等人所代表的艺术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观点从未变化,虚假的艺术游戏终有一天会破灭。”林海文顿了顿:“所以你说我在抨击波洛克为首的那一批人,我认为基本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,让跑文化艺术线的记者们,低低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艺术的流派之争,是相当残酷的,关乎一大批人的美金欧元,以林海文现今的地位,如果决意掀起这样的战争,绝对是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,卢浮宫的工作人员开始强行突围了:‘“不好意思各位,展览马上就要开幕,林教授需要进场了,抱歉,请让让,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,最后一个,林海文先生,对于华裔艺术家巴丹旺的言论,你已经有所回应,现在有一些艺术家,包括部分华裔、华人,建议可以在尺度上取一个妥协,以实现艺术家的社会使命和为青年提供更多机会之间的平衡,你会考虑么?”

    林海文已经回头,但听到这个蹩脚的华语,但还是回答了他,难为了,法语已经很难,华语也非常难,要掌握这两门语言,实在不是简单事儿。

    “对于你提到的这些人,我的态度同样未曾改变,艺术就是艺术,扯到社会使命,扯到历史责任,扯到价值观等等,都很可笑,只有愚蠢和无能的人,才会想要绑架艺术为自己的观点服务,我只能说任何试图在艺术上强加内容的人,都是艺术的叛徒,私心的走狗,贪婪的毒蛇,作呕的垃圾,你相信有人会与垃圾妥协么?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他扭着身子,说完之后笑了笑,在他背后,是巴洛克风格的卢浮宫主入口——《费加罗报》的记者拍下了一幕,成为迄今为止,且在很长时间内,林海文最为经典的一张照片,被引用无数次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