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59章 土鳖之国

    “我本人原则上是支持的,我一直支持这种交流,林教授说的也没有错,华国的油画,不论是人才还是市场,融入世界的进程是不会逆转的,只有快和慢之分,既然如此,拥抱这个过程,是一个好的选择。我相信,在欧洲经历了这么多的变故后,大家应该都更明白我们的价值观,封闭和拒绝交流,都是不可选择的。”亨利院长明确表达了态度。

    结合拖尼特的工作,和大部分人的观点。

    这个展览如果没有意外,是可以促成了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一点是,关于巴丹旺的问题,有一位提了一句,然后被人给怼回去了,这人不是别个,让林海文非常意外,是布鲁诺先生——这会儿看着比刚才要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“油画就是油画,不要把他们那些东西弄进来。”布鲁诺一脸嫌弃:“他们把华国电影就弄得凄凄惨惨的,每次来戛纳的那些片子,都是一个色调的,不明白他们在想什么。现在又想把油画拿去当幌子,难道以为欧洲人都是傻子么?我完全不同意对参展者设定标准和限制,不管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。”

    布鲁诺说着,脸就从刚才的顺眼,变得不那么顺眼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华人电影那个程度是没问题,但更加夸张的话,容易引发争议——艺术之外的争议,不排除有些人希望借助这一类争议出头,所以我认为要避免这一点,基本的原则要遵守。欧洲和华国打了这么多年交道,我相信这一点应该你们都有所了解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个要钱与否的问题。

    跟华国做生意也好,文化交流也好,总是跟在欧洲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大家确实了然于心,没什么争议,林海文意外中,也乐得轻松。

    而在讨论当中,最激烈的,可能是画作的风格。

    林海文对极端抽象、波普这些风格的憎恶,世所公知,既然他是展览的主要组织人之一,不可能说在这一点上无所作为,但即便只是在座这些人,都有现代主义的拥趸,会出现激烈的争议,也就不出奇了。

    和刚才怼布鲁诺不同,林海文此刻格外的温和。

    温和到让人不适应。

    常硕很明白,林海文的第二招合纵连横,是用在这里的——他要发功了。

    “毕加索后期的作品,以及达利的,我虽然并不能欣赏,但我也不会觉得它们毫无价值——至于有多少价值,那是另一个问题。但汤伯利的《黑板》,波洛克的《第五号》,雷曼的《无题》等等这些闻名遐迩的作品,这些在拍卖场上叱咤驰骋的作品,我实在认为它们和垃圾无异——需要强调的是,我说的是画作,而非画家,我相信波洛克会是一个充满思想力的不同寻常的人,但这不能改变他的画,是一个不具有绘画内涵的工艺品,是很昂贵的工艺品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做了基础的铺垫之后,林海文突然眨眨眼睛,用一种低沉一些的语调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而且各位,你们都心知肚明,尽管我们常说西方世界和现代主义,但事实上,抽象主义虽然诞生于欧洲,可它真正发展,并且主宰油画艺术,乃至今天走火入魔的现状,它们的温床并不在欧洲——而是在美国,土鳖之国。”

    好些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这是大家不太会宣之于口的公开秘密:老美是土鳖。

    欧洲这么看,其实很多华国人也这么看,没有自己的文明,三百年历史,文化说得好听点叫多元化,不好听一点就是大杂烩。而且,一天三顿都是汉堡,照一个月吃的人,能不是土鳖么?

    只是老美现在太强,欧洲人还得靠人家保护,华国也有点怕人家,这才让人觉得老美很高级——其实正儿八经说去,也就是个大号的暴发户,尤其尤其在艺术家眼里。

    “老美没有自己的艺术传承,不像是欧洲,也不像是华国,比如华国,我们的艺术市场中,华国画、书法、工笔始终占有主导地位,这是基于我们自己的文化传承来的。而老美有钱了,强大了,航空母舰都能凑三桌麻将了,怎么会甘心这一点呢?自然要发展一下艺术,但跟着欧洲移民的步子走,始终是拾人牙慧,显不出老美自己的本事,所以他们选择到了抽象主义,康定斯基没赶上去美国,但蒙德里安去了,那里还有波洛克等人,他们欣喜若狂,哇哦,大家都失心疯了,太棒了。

    然后发生了什么,大家都知道了,抽象表现主义诞生了,西方的艺术中心也从巴黎,转移到了纽约,接着欧洲的声音渐渐消失,当我们提及西方当代艺术的时候,谁还能想到发源于欧洲的这些画派、主义呢?只有纽约的那些东西!”

    林海文的合纵连横之术,直白简洁的,让常硕都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攻心之术,非常明确,就看你们这帮欧洲人到底能不能忍下去,你们要是可以,就当我枉为小人,要是不行,那就乖乖入我殼中。

    然而看到这些人的表情,林海文就明白自己没有走错路,如果是二十年前,前苏刚刚崩坏的时候,欧洲人没有那个胆子,他们能暗地里骂老美是土鳖,行动上却不会偏离西方世界。甚至几遍是金融危机之前,欧洲人的选择都未必会是yes。

    但现在真的不同了,老美固然还如此强大,但世界正在更加多极化,欧洲人想要重新夺回在世界舞台上的话语权,已经不是秘密,在很多的议题上,他们都在试图领导世界,至少是影响世界。

    第二次文艺复兴的吸引力,有多大?非常大!

    是的,第二次文艺复兴,虽然林海文没有提到这个词汇,但在场的所有欧洲画家,都不约而同想到这一点,古典主义、具象画的回潮,对鬼画符说不——这就是第二次文艺复兴。

    文艺复兴啊,多么让欧洲人魂牵梦萦的词汇。

    “……但我们仍然需要和美国人合作,不是么?”马尔科,高美的教授,新古典主义画家,跟常硕是同路人,他已经越过是不是要干掉抽象主义的选择,直接跳到怎么操作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扫了他们一眼,微微一笑:“在我们国家,有一个词汇,叫:统一战线。”

    第三招:统一战线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ps:如果你是qq和起点之外的读者,不管是不是付费的,都请到起点来跟我统一战线一下,么么哒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