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68章 这是我的使命!

    林海文?源古典主义?

    不论是安娜,还是琼,或者其他大都会的常客记者们,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。当初大都会破天荒收藏了《飞天升佛图》,也是在这里开过发布会的,更别说那么连篇累牍的报导,甚至在座这些人,都基本上亲手撰写过相关的文章,对林海文自然也就了解过。

    而且,林海文在美国传媒界,那也是名人啊。

    每次到美国来,不闹出一点大事儿,那都不算完,不论是《骂人圣经》,《黄河大合唱》音乐会,还是瀚海群星个人展……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,总归能吸引到媒体和民众的关注。

    他也是非常少有的,在美国如此知名的,东方,乃至发展中世界的艺术家。

    詹森还在介绍,下面的记者们全都蠢蠢欲动,迫不及待要提问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他把华彩展的重大意义给说完,下面,唰的举起一排手。

    连带着的还有安娜一个大大的媚眼,作为金发大@波浪姑娘,安娜在这里一直颇为特殊,这一点,连琼也比不过的,因为明显,发言人桑德拉更喜欢这一号的。

    “安娜,你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詹森经理,我想确认一下,我并没有听错是么?你到了源古典主义,还有林海文?你把他们跟缇香,跟安格尔,甚至文艺复兴三杰放在一起,呃,我现在是清醒着的,没有喝多,是吧?”

    下面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是的,呵呵,”詹森也笑了:“你没有听错,事实上,这一展览,最根本的目的,就是为了展示林海文先生和他最新的作品,我们把历史上的大师之作都集中起来,也是为了观众能够更加直观地看到这一画派的演变。”

    “新作品?”琼抓到了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“是的,林海文先生全新的作品,将在大都会博物馆第一次展出,这一作品展现了他已经位列古典主义巨匠的名单,这是由大都会的研究员们、纽约大学的教授,以及其他专家联合得出的结论。我必须告诉各位,这一切都是真实的,我们将迎来一个,如此年轻,而如此伟大的古典巨匠!在安格尔之后,时隔二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能够拿到照片么?”

    “发布会结束后,我们会有资料发送到各位的邮箱,如果你们没有更换邮箱的话,应该很快就能收到。”

    “林海文本人呢?他在纽约么?他会出现么?今天,还是展览开幕那一天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稍后,他会有一个单独的小发布会。”詹森今天显得如此可爱,简直是哆啦A梦了,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然后詹森A梦就看见,下面的记者们,目光灼灼地盯着他,却一句话都不说了,没有问题,没有争辩,没有挖掘,只有沉默——热情洋溢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我懂了。”詹森耸了一下肩膀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下面又是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真是绝情,那么好吧,请林海文先生。”

    记者们有点激动了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还以为今天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子,居然能有这么劲爆的消息,还能见到林海文本人,太赚了好么,如果这个消息提早一点散布出去,别说眼下这个逼仄的小会议室,就是边上的大会议室也不可能坐得下所有有兴趣的记者。

    得找个大厅,才能容纳来自全球各地的几百号人。

    “大家下午好。今天很临时有个跟大家见面的机会,大约在今年早些时候,我完成了《画室的窗外和黑龙潭》这幅作品,它在源古典主义上走的更加远,也产生了一些典型的特征,我认为这可以帮助这一流派得到确立,而非常巧合的是,大都会的赫斯特先生得知了一点,他特地飞到华国去邀请我……所以才会有这个展览。很感谢赫斯特先生,詹森先生,以及大都会博物馆,让这幅画有机会和巨匠们一同,第一次面见观众。”

    发言很短暂,这太合心意了。

    正当桑德斯想要再次点安娜的名字——这个点名应该值三个晚上,可惜林海文比他更快,结束演讲稿之后,他直接点了NBC的琼。这是老关系,从詹姆斯时期,两边就算建立了友谊,有点美国的《新文化报》的意思。

    琼惊呆了,当然,是惊喜。

    她没忘了去看一眼安娜,小蹄子,波士顿大学是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林教授,首先恭喜您在艺术事业上取得如此振奋人心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林海文给了个眼色,你很会说话。

    琼神奇地懂得了这个眼色,她愉悦地笑了一下:“我有一个简单的问题,与这么多的巨匠并列,您是怎么想的?兴奋,或者别的什么情绪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,和这些伟大的画家在同一个展览上展出,我更多的应该是如释重负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如释重负?

    “自从我18岁接触到油画以来,我总觉得有一种宿命感围绕着我,它催促我,也鼓舞我,让我不断地在艺术上取得突破,一步一步走到今天,创造源古典主义流派。现在我想想,总觉得这种宿命感,是不是就来自于这些巨匠,他们在呼唤,有人能够重新将古典主义,将真正具有美感的画作、艺术品,带回到这个时代——而不仅仅只有一些支离破碎,强行解释的东西鸠占鹊巢。

    所以当我真的走到这一步,我确实感到如释重负,没有辜负这么多的前辈对我的期待,对我的看重,在我身上寄予如此重大的责任和使命。”

    尽管林海文说的正气凛然。

    但是,记者们还是觉得有一股凉风从大都会的某些展区,某些作品里吹来——来自达·芬奇,来自安格尔……

    上帝啊。

    你以为你是个通灵少年么?

    安娜抢到了第二个问题,没等林海文喊,她就先问出口了:“您好,请问您担心会被攻击么?和这么多巨匠并列,会有一些人认为您也许——我是说有一些人会认为您也许没有这样的,呃,就是不应该有这样的机会,您觉得呢?此外,您提及宿命和使命感,是否已为您将推动‘第二次文艺复兴’,这个概念会成为事实么?”

    “攻击我的人,我会宽恕他们的错误——在一开始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PS:求订阅求订阅,求求订阅,真的好惨啊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