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74章 集体投降

    没等另一位回他,就引来了铺天盖地的围攻。

    “欣赏?我呸,你小鼻子小眼,一幅丧家卖祖宗的倒霉样,还懂得欣赏?看了点鬼话,背了点词儿,就当自己会欣赏了?脸呢?冲厕所的时候,一起冲走了?”

    “看不上你这种白心杂种,有胆子的你就明目张胆说出来,你就是看不上华国画家的画,还敬你是条汉子。结果现在暗戳戳的,跟个下三滥的蛆虫一样,躲下水道里,脏了吧唧的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你来跟爷爷说说清楚,你怎么个欣赏法儿?那些鬼画符你能看出什么,你是看到了星星,看到了月亮,还是看到了诗词曲赋和人生哲学啊?你看到了个P!”

    “啥你麻了个哔的欣赏不欣赏,欣赏你马勒戈壁啊。”

    这位不知道是华国国内翻墙来的,还是在国外的人。他也没什么可抵赖的,其它的帖文,已经明明白白表示,这是一位喜欢呼吸自由空气的人士,尤其巧合的是,他对巴丹旺非常推崇,在一条转发里头,他说:

    “所有华国、华裔艺术家中,什么程逸飞、常硕,还有林海文,不管他们的技术怎么样,都不过是一些没有思想,没有内涵的工匠,画出来的东西再像,皮囊再好,也没有灵魂。只有巴丹旺先生的作品,不仅仅具有美学意义,还有重要的哲学、社会意义,是对整个华国,整个人类都有贡献的艺术丰碑,在格局上,在意义上,远远超过那些御用画家。甚至跟他们比,都是丢份的事情。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比不过他们,就是巴丹旺先生不对所谓的华国市场妥协,不向金钱低头,太固执了——然而这份固执,难道不是最珍贵的东西么?”

    也因为这一段话,他被巴丹旺给follow了。

    可见我们旺巴丹先生,平时也是非常关注大家对自己的“批评”的,而且勇于且乐于面对这种批评。

    巴丹旺目前就在芝加哥,他赴美参加一个交流活动,参加完之后也没急着回欧洲,反正是讨饭,哪里都一样嘛。自然,他也第一时间就知道大都会和林海文的消息。

    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林海文这种肆无忌惮的人,又是个艺术家,随着他在艺术上得到更多的推崇,理所当然的,他的肆无忌惮也会得到更多的鼓励。伟大的艺术家,哪一个没有脾气的?脾气越大,成就就越伟大呀。

    可对巴丹旺来说,林海文走的越高,他就越惨兮兮。

    林海文在欧洲转了几天,拍了个新纪录出来,欧洲艺术界对巴丹旺这波人的态度,都出现了变化——哪怕因为要脸,不是那么剧烈,但这种东西,感觉上还是很明显的。

    比如过去巴丹旺参加一个艺术沙龙,经常会是个明星,大家都把和他说几句话,当作是必要程序,仿佛不那么做,就不能表示出他们作为西方世界艺术家的正直了。可是到美国之前,他参加的一个活动上,这种场面就少很多了,不少人只是跟他举举杯子,笑一笑,走过来特意搭话,几乎少掉一多半。

    原因,他自己再清楚不过,林海文剥掉了他在自己艺术作品上的障眼法,欧洲艺术界开始用怀疑的目光看他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顶级艺术家本身的号召力——林海文说了,就会有人去听,然后改变自己对一些人,一些事的看法。

    可是巴丹旺能做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他画不出《黑龙潭》,也写不出《骂人圣经》,无法让大都会为他背书,更说不上着手去推动国际青年油画展这样的大事,他只能依靠那一拨人来利用他——但要被利用,也要看别人是不是需要啊。

    至少目前,没有什么正经人需要利用他。

    此时,他也看见了自己这位忠实粉丝,被围攻的样子,如果是之前,他会转发,正气凛然地斥责那帮被洗脑的华国人,但现在他犹豫了,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罗马也不是一天毁灭的,人在春风得意的时候能够经得住围攻、批评,但在江河日下的时候,就未必有这个底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海文简直像是背后插着两只大翅膀,自己飞回华国的。

    翅膀每一下扇动,都能掀起无边风浪。

    这一次,国内的反应是压倒性的,争议性的话几乎都上不得台面,包括华南系在内的媒体,没有人站在对立面,这会儿,似乎大家都跟林海文是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木谷给林海文说起的时候,他都想笑。

    艺术家这条路,果然是条好路。

    做官是没这么潇洒的,当企业家也得讨好消费者,演员、导演什么的就更不必说了,分分钟让你滚出娱乐圈,唯有艺术家,你也是走的高,你越是可以狂妄无边。

    这个社会对艺术家的愤怒阈值,高的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包括巴丹旺这种王八蛋,在国内也没到人人喊打的程度,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这是个艺术家,有良知有思想有责任感的艺术家。

    林海文眼见就要走到艺术家的巅峰位置了,国内的媒体似乎,至少在这个领域,已经决定全部向他投降了。

    《华南都市报》头版头条。

    “巅峰!林海文被顶级博物馆认可,和达·芬奇比肩!”

    “近日,世界最知名博物馆之一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,宣布将把林海文和达·芬奇、拉斐尔等人的作品共同展出,并以‘巨匠们永不凋谢的华彩’为名,显示这一顶级博物馆,已将林海文视作可以和一众美术巨匠相提并论的当代巨匠,这一成就毫无疑问将是世界性的,这也将是华国艺术家在国际主流艺术形式上,第一次超越国际同行,取得最顶级的成就……

    林海文自18岁开始接触油画,迄今仅仅7年时间,可谓天赋极端惊人……

    林海文是少有的,在华国国内国外,都具有重大影响力和知名度的艺术家,更是极少数的以国际市场为主的华国国内画家,含金量之足,国内不做第二人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年头真是什么怪事都有,”林海文放下这份报纸,对木谷笑笑:“狗改了吃屎,华南都市都开始夸我了,今天也不知道太阳是不是打厕所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华南报业,这次暂时没有看到有什么成气候的反对声音。”

    木谷也是叹服。

    他是眼见林海文怎么横冲直撞走到今天的,乖乖的,最牛逼的是,林海文跟穿着三层装甲一样,他横冲直撞的,死的都是别人,自己一点事儿没有,越发阳光灿烂了还。

    现在,连牛逼哄哄的这么多大媒体,也集体投诚了。

    国外也不是没有质疑的素材,但国内媒体援引的时候,基本上全都是正面的素材,一点点中立的,探讨性质的,反对的,几乎是没有——什么思考艺术市场是不是健康这种老调重弹,都没有出来煞风景。

    反而是《新文化报》这样的老朋友,极其鲜明地给林海文辟谣。

    “不论艺术市场是不是存在着某种过热的现象,不论艺术品交易是不是存在热钱涌入的情形,它们跟林海文作品的价值、价格,都没有太大关系。作为目前艺术品市场中最为稀缺的产品,林海文的油画作品以极稀有、高水准、高认受性,稳坐钓鱼台,不论艺术市场风云变幻,都不太可能动摇到它们的价格。说的更直白一点,如果说华国艺术品市场还存在真正有价值的作品,那林海文的作品必然在内,而如果说华国收藏家没有全部捂紧钱包,那林海文的作品也绝对是他们最希望入手的东西。

    林海文的作品不是什么炒作产物,更不是什么过热的表现,而是华国艺术品市场真正的定海神器、镇山大鼎!”

    一篇一篇翻过这些报道,林海文想起回来之后,常硕跟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是捧着你,其实在等着呢,要是你最终没得到主流评论的认可,到时候的反噬肯定是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林海文虽然说自己毫不畏惧,枕戈待旦,随时准备跟他们骂街,骂的他们哭爹喊娘,后悔被生出来。但他跟常硕都明白,也都很有信心,现在这些还不走心的追捧,随着时间过去,将满满沉淀下来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当一个神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一个会骂街的神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开始接触绘画的时候,十几岁,我的老师是画写实的,当然他水准不是那么高,但他曾经就用过一种信徒一样的语气,谈及一位艺术家的过世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毕加索?”

    常硕点头默认,其实在华国,在常硕这个时代,毕加索转向立体主义、超现实主义,跟国内宣扬的前苏式的写实主义是格格不入的,等到八十年代开放之后,当代艺术又抢先涌进华国,杜尚这些人,也取代了毕加索,成为华国艺术家的偶像。

    “但你知道,在很多人眼里,毕加索就是艺术之神,活着的,他的过世,给我老师的感觉,是一个神陨落了。”常硕怀念说着:“毕加索比你还要恶劣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恶劣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恶劣么?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,”林海文想了想,点点头认下来:”您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的意思是,艺术家本人的性格,对于他在艺术届能产生的影响力是没有太多关系的。你的未来在于,能不能在如此混乱的艺术现状中,把学院派、古典主义,重新带回到主流——不用是唯一的,只需要是具有影响力的主要流派之一,你就将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神。至少学古典的这些人,你为他们创世纪了,一个和今年以前截然不同的新世纪,对他们来说。”

    木谷看着老板,翻着报纸就突然发起愣来,不知道是不是陶醉于大家的夸奖中了,他看了看时间,今天林海文要回临川,傅成就要来接他了。

    梁艺跟林跃的案子要判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海文声势浩大地回国,在京城待了两天,什么人也没见,就到自家公司转了一圈,什么媒体的采访都没接受,然后坐着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老家去了!!

    一帮想要跑到他画室去参观的老头老太太,全都被架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老刘、蒋院长、江涛、周副院长、李振腾,俞妃……他们一开始比较矜持,觉得林海文刚回来,也不好就急匆匆上门,等两天再说,结果一等,林海文就跑了。他们不知道林海文什么时候回来呀,心里痒痒的完全忍不了的样子,于是就去找常硕。

    常硕比林海文早一步从法兰西回国。

    林海文一走,他就接到了一堆电话,全都是暗示、明示以及直白要求地,想要看看林海文的作品——恶人谷画室原来也不一定是锁门的,毕竟恶人派成立之后,这帮弟子,尤其王鹏、鹿丹泽比较常来,可是这两位现在都在纽约临摹名作呢,恶人谷自然是大门紧锁了。

    常硕有钥匙,但他不开。

    “海文不在啊,他的画室,实在不好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进去了,也不一定看得见,那画都送纽约去了,其它的作品,没那么有代表性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怎么典型的,其实也看不见,都在藏画室里头,我也进不去的。钥匙给我我也不敢要的,里头几个,十几个亿的,丢一幅我都赔不起呀。”

    他就这么跟别人说。

    哎,别提,这种揣着明白骗人的感觉,真是很爽啊,怪不得林海文最喜欢这么做。

    一边爽着,常硕还一边自己悄没声地去画室,把留下的那幅《鸟鸣》封底原画,还有《四个人》、《河·水·光》这两幅突破过程中的作品,一遍一遍地看过,研究过。

    于是更爽了。

    再想一想那些人抓耳挠腮看不见,心急火燎,吃不下睡不好的,常硕都快爽的没边儿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海文不知道自己的老师,已经被他完完整整地给带坏了。

    从国外、国内的喧嚣里走回到临川,从背后经过楚薇薇家的福楼,还能看见苦苦吃撑的临川印刷一厂的大烟囱,听得见临川一中里学生打篮球的嬉闹,有一种奇异的虚实感。

    这次回家毕竟有些特殊,梁雪跟林作栋,都颇有心事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林海文从欧洲到美国,从芝加哥到纽约,从纽约到京城,从京城会临川,这几天实在兜兜转转的太厉害,到家就去睡了,也没有太多想要说的,更没注意到梁雪和林作栋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三个人同车去法庭的路上,林海文才发现这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海文有点奇怪,案子没出什么问题,不然他会从临川官方得到消息,自从案子进入程序之后,除了例行进展,他都没有听到什么特殊的状况,当然也就不存在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,林跃也好,梁艺也好,看不到有什么左右局势的能量。

    林作栋叹了一声:“你爷爷前几天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海文一惊,他只有一面之缘的那个老人,林家三代纠葛的源头,居然已经过世了:“林跃的事情有影响么?”

    林作栋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姥姥身体怎么样?”林海文突然想到,梁姥姥这会儿肯定已经知道前因后果了。

    梁雪是有点想到自己的母亲,但梁姥姥还可以,知道后,就说自己的责任要认,不认错永远不要想能堂堂正正做人,不仅没跟梁雪求情什么的,还给梁大舅说,让他要想明白,这是在救梁艺,不是害她,也让大舅妈多关心大舅妈。

    一手带大三个孩子,一生清白坚韧的老人家,是很立得住的。

    “你姥姥身体挺好的,你明天去看看她吧,让你回来的时候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海文点点头,才又去看林作栋。

    林作栋心里又是复杂,又是苦笑,这小子亲疏有别也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真有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多多少少吧,他身体也不好,胰腺癌,加上这事儿在村里也传开了,心里多了点负担吧,没治过来。”林作栋说着和梁雪对视了一眼,话在嘴边,始终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林海文看在眼里,也没问。

    吴倩、梁雨,还有梁大舅先到一步,大舅妈没来,可能还是不忍心看到女儿锒铛入狱吧。

    “大舅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梁大舅有点尴尬,他看着是想要说点什么,林海文觉得他是想让自己别介意,他不怪林海文,可又觉得这话有点奇怪,毕竟是梁艺对不住林海文先,他也没有怪林海文的立场——就架在了中间,不知道怎么说好了。

    梁大舅这样,林海文也是松了一口气的。

    他是得了一个恶人谷游戏没错,但不是绝情灭性、杀亲证道游戏,如果一个人不管对错,真的众叛亲离,也是满可悲。不管那些人是不是值得掬一把伤心泪,是不是恶亲戚,终归都不是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梁大舅能想开,林海文自然乐见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吧。”梁雨看到有车过来,就让大家进去先。不过没等他们迈步进去,那边小车上下来的四五个人,就跟这边对了眼。

    林家人!

    “他们来找过你么?”林海文瞥了一眼,就顾自往里走,还挺好奇地问林作栋。

    他是没听林作栋说,林家有人来找过他,不管是老人家还是林跃他爸妈,都没听过。看起来,这家人也还挺明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爷爷过世的时候,来说了一声。”

    老人家一走,林作栋明显又有点死者为大了,以前从来没有一口一个“你爷爷”的——不讲礼貌嘛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