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85章 不是不报

    想要从顾海燕那里挖出钱来,那是不可能的,她后面还打电话来,想要跟林海文商议一下,在一柱天纪念品里头,加上林海文那幅画的复制品——这里头有个授权跟分成的问题,林海文让她的人去找敦煌行政总办的人处理了。

    清凉山彻底清冷下来,小貔貅大发神威,倒是景区外头一些人和店面,莫名其妙最近有点横财来。

    这个突然多了一百块话费,不知道是谁充的,也没人来要。

    那个欠了他好几年的老赖朋友,最近邪了门上赶着来还钱了。

    这边老家传了好久好久的拆迁消息,居然最近就落实了,能分一百三十平的房子,两套。

    那边原本被诈骗犯弄走了好几万块,伤心欲绝,结果有关部门雷厉风行这次,太阳打厕所出来了,居然抓了人还把钱追回来了。

    总之,清凉山的管委会主任啊,天天进进出出,都能看到门口这家也是笑脸,那家也是笑脸,天天都有好事发生,只有他的清凉山景区,一天比一天冷清,一天比一天人少,都入不敷出了。

    这人是容易跟风的。

    貔貅发威,让很多人觉得这钱花的可惜,不乐意花,这是个直接作用,但是清凉山游人剧烈减少的消息和新闻出去了,就引发了临川市老百姓的共鸣了。

    本地人50块。

    外地人105块!

    自家门口的一座山,硬是被这么高的费用给包了,虽然有那种“凭什么大家的山大家的水,景区围起来就收钱”的傻叉想法的人并不多,但大多数人也真不愿意去家门口爬爬山,还要被收半百人民币。

    憋屈啊!

    外地人也一样,临川这座山有点名气,可又看不出花一百多上去转一圈的意义——什么清凉十二景,看着很丰富,但都挺牵强的,山顶的老寺庙倒是有点意思,可烧柱香起步68,真是佛有菩萨心肠,人有黑心黑肺。

    这都是清凉山一直被诟病的地方,这会儿大家抱着团,都有看清凉山笑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负面循环,貔貅让一些人不来了,然后大家都不去清凉山的事儿众所周知,剩下原本要去,也舍得钱的人,也觉得要给清凉山个教训,所以跟着就不去了,人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“这样怎么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样下去,要赔死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赔,我那个店已经开不下去了,现在根本就没客人,这租金景区必须得给我赔一点吧?”售货大妈真是欲哭无泪,那天林海文撂话让她等着,现在算是等到了。

    没生意。

    别说水了,其他的东西也一概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一年几十万的租金,这是要血本无归,她当然不肯认了。

    主任看着她,恨死了,这大妈是有来头的,但现在惹出的事儿,她的来头是盖不住:“你还有脸说?你看不出那是林海文么?你送他一瓶水会穷死么?会渴死么?会倒闭么?会破产么?会怀孕么?他都说贵了,你不能便宜点卖给他算数?你非得收八块?你收八块也就算了,你不能客气点?姿态低点?你还跟他顶,怎么样,顶的过么?你以为你是属牛的,了不起,人家属千斤顶的,你是个儿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那么些人看着,我就给他低价,那怎么行?”

    “送啊,你倒是送给他啊,就冲他给景区带来的名气,你送瓶水不应该么?会有别人也让你送么?你自己蠢,要认。”

    大妈张着嘴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林海文是个神经病啊,要早知道了,她不就送了么?别说一瓶水,一个冰柜都送给他也行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林海文,也太绝情了,好歹也是他老家的景区,下这么重的手,现在可怎么办?”管委会的一个副手,眉头皱的死紧:“也真是想不到,他就是发条微博,怎么就这么厉害的?以前也不是没有这种事儿啊,就算上了新闻闹大了,也不至于这么立竿见影的。”

    这位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华国太大了,十三、十四亿人。

    往往你这一波人觉得景区、饭店、品牌……不厚道,各种门,各种事件,想要抵制它们,结果就有另外一拨人不在意的,让你的抵制没有任何意义,人家自然也就不会在意你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人多,看重的点不一样,想要统一行动,那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所以清凉山之前,也不是没有被diss过的,说它门票贵的,说它物价贵的,甚至还有之前游客出现意外,管委会无作为不负责的,不说被全国人民千夫所指吧,至少在临川,在河东,也是臭名远扬过的。

    但影响往往都是微弱、短暂的,尤其遇到一个黄金周啊,长假期啊,基本上全都回来了,外甥打灯笼,照旧啊。

    这次不一样了,稳坐钓鱼台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装死猪马上就要真变成死猪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自己对这个现实情况,也是很了解的,所以都没犹豫,就直接放了小貔貅在门口,大嘴朝里,给清凉山景区来了个狠的,不让它痛彻心扉,它就不知道这世间还有他们需要听进去的话。

    “得,再说这些有什么用?林海文就是有这样的影响力、号召力,游客都走到门口了,都能因为他回头,还有什么可说的?而且他那篇《挑山工》一发,我听说中河省一柱天景区,这几天进景区的人数,都在好几千人,以前一天能有三五百就不错了。这一来一去,压力都在我们这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照我看,解铃还须系铃人,得找林海文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,找林海文是要找,但你现在去找,有什么用?你这水是卖三块,还是四块?这个景区门票是100还是60?上山顶烧香让不让自己带香?这卫生间多建几个?这些事儿我们一样没想没做,就去找林海文,人不会搭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都能做了,还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他宣传呀,你自己发条微博说我们都改了,有用么?能有几个人看得见?人林海文一条微博,几亿阅读量,你呢?你能有多少?”这位算是头脑比较清楚的,怼的另一个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这一番话,算是目前管委会要面对的急事。

    要不要改?

    他们当然不想改,但不改,又肯定不行——这个势头,靠等等不出个未来。

    “还是要去问林海文。”主任一拍桌子,憋闷,从来没这么憋闷过,以前不管是糊弄、装死猪,都没有这么憋闷过。

    要是让外头人知道他的感受,一定要叫好: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