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87章 《父亲》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反正梁董事长这条路是走不通的了。”

    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面面相觑之后,只好坐下来继续想,临川文联、临川美协,够不到林海文,河东省一级的他们够得到人家也不会愿意。如果说哪个行业最怕林海文的,文联作协美协这一线,基本上是排在最前头的,实在是他在这一条线上的战绩过分的彪悍,从张赟、董文昌、耿琦这一溜儿人最后的下场上,基本可以看出来林海文的手有多辣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美协里头隐隐约约有一个以林海文为中心的团体产生,江涛、周副院长、李振腾、汤云华、常硕以及林海文自己等等,已经是相当有力量,再者说林海文现在还把着黄帝展这个,甚至比全国青年美展还要受关注的青年展览,更有准巨匠的威名挂在头顶,只等尘埃落定,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这会儿,不会有人去触林海文的霉头。

    这条专业线拿掉,就只剩下林海文的亲朋故旧了,梁雪林作栋躲了,其他的梁家人、林家人,那一场大案风波之后,也甭找了。剩下最直接的就是临川一中、新庄初中、阳明二小,以及——八色花幼儿园。

    “幼儿园?”

    “……说不定人林海文对曾经的幼儿园长很有感情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连他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临川一中,林海文的班主任老韩、王老师,老韩也老了,快退休了,王老师更是已经退休了,这两年也上过几档节目,介绍自己如何协助林海文发表了《明月几时有》的故事。

    清凉山绕着圈找上去,没人答应。

    “我们连自己个儿的事儿都没找过林海文,凭什么为了个景区去找啊?”

    这情分,用一点少一点的,眼见着林海文也不是那么怀念高中生活,这情分更是无法再生了,林海文现在越走越高,老韩也好,老王也好,都想着如果这点请分有用,也要等着自己需要的时候啊,比如需要求个医——冯启泰他爹不就是占了这个情分,再比如自家有孩子天分不错的,求着介绍个好老师,一辈子的前程就稳了。那才叫用在刀刃上。

    给清凉山拉皮条?

    送我一张终身免费卡,我也得乐意去爬那个山啊。

    俩老头都不愿意,老师这个行业还是比较硬气的,尤其是老资格,两个人都是特级老师,也不是一般二般的小青年。

    这条路就走绝了。

    其他路也是走不通。

    清凉山管委会的主任,这才悲凉地发现,居然连找条道跟林海文搭话都找不见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只是他,早些年,林海文常常有各方饭局,好些东道都是给别人搭台的,比如李江那儿子虚假署名,比如瓷都的舒博海,比如华南报业的霍副总……多了去了,但随着他的良善性格越来越广为人知,似乎大家也都不忍心再来为难他了,这种饭局才渐渐少了。在林海文自己这边,以前要去吃的饭局不少,现在的话,值得一去,需要一去的,没多少了就,说不去也就不去了。

    混出头了呀。

    但清凉山是真悲凉了!

    扛不住了已经,只能往上报,市里,省里旅游局。

    而林海文就坐在恶人谷画室,两幅画布放在他手边,这幅在晾干的时候,就画那一幅,但在学生们的眼里,有点好奇,因为这两幅画明显都是肖像画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人问林海文,他显然非常专注。

    “您已经成功兑换‘库尔贝的眼’”——听上去很可怕,但其实是个秘册类的兑换品。

    “您已经成功兑换‘米勒的技法秘册’”。

    在他的脑子里,悬浮球已经达到了86%,几乎是被填满的样子,而里头的气泡,属于林海文的那一个,已经和安格尔等人的一般大小,甚至更圆满一些,这表明他已经是完完全全可以和一众巨匠并立的水准了。

    而在这些早就有的气泡之外,现在多了两个,一个是居斯塔夫·库尔贝,一个是让·弗朗索瓦·米勒。

    库尔贝是写实主义的创立者和代表者,曾有一句名言“如果要让我画一个天使,那就必须让她来叫我看看先”,是只画‘我所看见的’的忠实信奉者,而米勒要知名的多,《拾穗者》《牧羊女》《晚钟》等等不朽名作,它们的艺术价值以及所代表的对底层人民的关注,曾经革新一个时代。同时,米勒用华国话来说,是个农民画家,他本身晚年就靠种地维持生计,他的作品主题也永远是农民。

    林海文兑换这两位,当然是为了《父亲》这副画。

    面前的两幅布面,一幅将会是以写实主义,复刻罗大师的《父亲》,另一幅将会是林海文自己的源古典主义画作《父亲》,这是他的决定,在犹豫中,把两幅都画下来。

    从技法水准上,今天的林海文当然远超当年二三十岁的罗忠立,甚至罗忠立一生也没有达到林海文这个水平。但《父亲》这幅画除了技法,确实有很多独属于画家个人的东西酝酿其中,它得以感人肺腑的,也不仅仅是画面,所以林海文决定让它完完整整地来到这个世界,但同时,他本身思考了这么久,也希望创作属于自己的《父亲》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看窦越想要那一幅了。

    一旦画起来,确实如他跟梁雪说的,他的手机是关机的,别说清凉山找不到人,就是找得到,其实也很难联系的上他。

    外头风雨如骤,恶人谷画室里面,则与世隔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找啊找啊找朋友,找不到一个林海文。

    清凉山景区和上头的支持者们,终于开始尝试着反击了。

    “景区拥有明码标价、市场化经营的权利,游客拥有自主选择购买与否,以及多层级的选择的权利,这两种权利是不矛盾的,也不应该是对立的,任何简单化地认为景区和游客两方是你胜我败之争,对于我国旅游市场的完善和发展,对于广大游客旅游娱乐的需求得到满足,都不会有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近期临川市清凉山景区的热点问题,其门票价格是经过物价核准,明码标价的,也并未有显著超过同类同级别景区,一些游客认为价格偏高,可以不选择它为目的地,但是合纵连横,抱团抨击,则大可不必。物价部门在核准门票价格,必然是综合该景区的可观赏性、运营成本以及合理的利润区间,不存在说允许它额外收高价……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