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96章 不一样了

    “卧槽,不进去啊?你跟爷玩儿妖呢?”

    “裤子都脱了,你告诉我你亲戚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吃大餐呢,你给我上俩黑馒头?”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,不愧是微博,这种鸟事做的分外顺手。”

    在关直播之前,微博记者抓住机会被喷了个体无完肤,赶紧解释:

    “噢不好意思啊,今天的展览是不允许录影、直播的,刚才美国的记者也是不被允许的,所以是不能继续给大家直播哦,等会还会到外面采访一下大家的观展感受的。”

    也不怪大家骂,没说清楚呀,之前还以为能够被带着进大都会看一看,第一时间见到林海文的新作,作为去不了现场,又隔着一个太平洋的华国人,当然是很开心很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结果在门口磨磨蹭蹭半小时了,你说不让进去?

    这能忍么?

    不能忍也得忍,人家已经关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还是看不了嘛。”孙唯埋怨了一句,把手机扔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卢锐头也不抬:“你要想看就飞过去看看呗,反正都是大师,你看看也挺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孙唯还没有见过林海文那幅画,她一直没找到机会,而且她也是刚才国外回来,又要往外飞,实在觉得累,原来还以为能通过微博的直播看一看先呢,结果一场空。

    这种展一般都不会让录影的,这也是惯例,孙唯现在想想也不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去外面,明显感到不一样了,海文在国外的知名度提升的特别快,而且都是真材实料那种。源古典主义的说法也多了,跟我打听的人也多了,而且人家是真的开始把海文当成大师了,说起来都冒光的那种,你知道吧?尤其是年轻人,说他是年轻人中的艺术偶像,我觉得都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孙唯感叹着,她最近几年出国的机会很多,尤其拉美和中东欧,相比较她在国内的行情,在这些地方居然还要更好一点,有点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感觉,她签的画廊也是傻眼,不过这也不是坏事,出口返内销,总体上还是比开拓海外市场要容易一点,尤其是艺术品。

    比如林海文,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啊,他就是在欧洲爆红之后,头一次在国内卖油画,就是半亿价格,还是新纪录。《盖亚》在欧洲冲破1200万欧元之后,国内虽然有价无市,但这个价也是狂飙猛进,冲破一个亿。

    更何况,已经有消息,窦越就花了一个亿请林海文为他画一幅作品。

    卢锐自从上次林海文清查敦煌内鬼被处理了之后,家里讨论林海文的次数也比较少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要看这次。”卢锐不是孙唯这样的艺术家,他做市场的,一眼就看得明白:“这回大都会给他把声势抬起来了,如果他新作果然得到评论界的认同,别说艺术青年的偶像了,应该是所有学艺术的人共同的偶像了。我看那些媒体的描述,都很耸人听闻啊,什么艺术世界的现世神,另一个达·芬奇,华国的拉·斐尔,一个比一个厉害,所以现在就是等着看了。不过大都会能赌上自己的招牌,我估计也是稳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了一下王鹏,他给我说了说,反正突破是非常显著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以后,他就真是要立地成圣了。”

    孙唯听了卢锐的话,笑了笑,有点出神,林海文在油画艺术上登峰造极之后,他在国际上自然是声威赫赫,恐怕一国总统也要平视他,那么国内?

    华国在国际范围内的主流艺术体系中,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眼前这种情况,现代艺术是老美的地盘,华国人偶有出头已经算是值得庆祝的事情。而现在是,一个华国人,即将引领油画的巅峰,将这种全球性的艺术的最高水平带到国内来。

    影响力,恐怕是时报广场播放一百年的国家宣传片都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好奇啊,好奇!

    “行了,看不了就睡吧,明天早上起来,肯定已经是铺天盖地的新闻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纽约,大都会。

    格瑞斯进入到展厅之后,没来得及去找林海文的画,就被几个人吸引了。

    拖尼特、常硕、戈特利布,以及全球最具声望的油画家格哈德·里希特,但他仍然不是格瑞斯震惊的原因,因为此前就有消息,格哈德会来看这个展。让格瑞斯变成一个新泽西来的土姑娘的,是个老人——加斯佩·琼斯!

    这位比格哈德大两岁的新达达主义艺术家,已经在圣马丁岛上隐居很多年。

    人们普遍认为格哈德是当世最贵的艺术家,但也有消息认为,加斯佩曾经卖出过单幅8000万美金的天价——只是没有通过拍卖系统,故而不为人公认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,加斯佩也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油画艺术家,和格哈德不分轩轾。

    “我的上帝,加斯佩怎么会来。”格瑞斯的职业病发作了,她非常想要凑过去采访一下,但她还是有理智的,展览厅四周的安保人员四处巡视,一旦发现她有靠近的意图,恐怕马上就会把她请出去。

    62岁的拖尼特,84岁的格哈德,86岁的加斯佩,任何一个遭受冲撞,都是大都会无法承受的灾难。

    格瑞斯只能在心里默默组织语言,准备回去发稿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为我的到来感到惊讶么?或者至少礼仪性地表示一下受宠若惊?”加斯佩冲林海文眨眨眼,这是个很调皮的艺术家。

    林海文对他的出现非常惊讶,确实非常惊讶,毫无征兆,开展之后,赫斯特突然跑来跟他说:加斯佩·琼斯来了!

    你们的一个前总统?这是他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赫斯特当场石化,你这么出名的油画家,不知道另一个那么出名的同行?是不是太不负责?

    现在知道了!

    一个念头之后,林海文记起了这个名字背后的百科。

    这么赫赫有名的油画家,林海文怎么可能不知道,只是加斯佩隐居太久,尽管还不断有作品面世,但相对于杰夫·昆斯那些美国艺术家,就要显得低调太多,林海文一下子没想起来也正常。

    他看着拄着拐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老加斯佩,也眨眨眼:“谁知道你是来看我的,还是来看达·芬奇的,我可没法替他们受宠若惊,就算能,我也怕吓着您啊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四更,为了求订阅的加更,外站的朋友,来起点支持下,来嘛,来来来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