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24章 脚踏南山幼儿园

    “儿子,京城大学中文系,你必须得考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,真的,京城大学,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,我给你说,真的,特别的,突出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梁雪实在忍不住了,林作栋这一路上,简直旁若无人地试图说服他儿子,公交车上,巴士上,他就这么一遍一遍地说,梁雪从其他人的眼里看到了满满的羡慕,尤其是一个女的,穿着鸡心领、缀蕾丝的短袖,比梁雪年纪稍微大一点,一直一直看林海文,满满的都是“这儿子怎么不是我家的”可惜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已经相信这个情况,应该是儿子打算考清华大学,老爸非让他考京大啊!

    然而,路人甲乙丙丁并不知道,林海文最近一次大考只考了514分,上一次更是只考了392分,去年京大在河东省的文科录取线是658分。

    梁雪已经没有办法安之若素地享受那些羡慕的神色了,这得多厚的脸皮才行啊,反正她心虚,撑不住。至于林作栋,压根没想到这一层。

    被吼了之后,林作栋并没有轻言放弃,转而用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“考?”

    “很好的哦,考吧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终于点点头,“等我考到700分再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嚯,旁边座位的人眼神越发敬佩了,鸡心领大妈特羡慕地和梁雪说,“这是你儿子吧?700分可不太容易考,你们也别对孩子要求太高了。能有个670、80的,京大清华都保准了,对了,你孩子学文科学理科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文科。”

    “文科考700分啊?”大妈被镇住了,从此安静到下车。

    雨荷县因为有个雨荷湖而得名,不是因为大明湖畔的夏雨荷——紫薇她妈,乾隆的P友。

    梁雪下面两个弟弟都留在雨荷县了,林海文的小舅舅经营养鸡场,长年累月给他们家送鸡蛋,送鸡,还放出豪言,林海文高考前一个月,天天给他炖一只鸡,基本是坐月子的待遇。小舅舅比梁雪小了不少,他儿子还在念幼儿园。大舅舅是种田的,有两个蔬菜大棚,基本都顺搭着小舅舅给他们家送菜,按照时令送,夏天送辣椒,冬天送油菜之类的。

    在林海文的记忆里,他姥姥,一个七十多的老太太,这么跟他说过,“你妈妈嫁到市里是受苦了,菜吃不到新鲜的,鸡蛋也吃不到新鲜的,大夏天的热出火都找不到地方躲,唉,我的乖乖也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给林作栋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林作栋找谁喊冤去。

    下车的时候,小舅舅梁雨已经开着他的电动三轮在县汽车站等着。

    “啧,又开这个,都是鸡味儿。”梁雪一皱眉头,“我们自己叫个车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也没打算装你,看你矫情样。”梁雨撇撇嘴,“我要去幼儿园接童童。”

    “没良心的,姐小时候白疼你了。还接童童,把你儿子弄一身鸡味儿。”

    梁雨压根不理她,跟林作栋招呼了一句,挺热切地看着林海文,“我们家的大作家,跟小舅去接童童啊。”

    “咦,你咋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你妈说的呀,隔三差五往回打,她不打吧,你姥姥还往你家打,两个人聊的唾沫横飞的,我家海文又发了文章了,我家乖乖都赚钱啦。”梁雨学着他妈,就是林海文姥姥,还有梁雪的声音,惟妙惟肖的。

    林海文意外的很,相比林作栋,梁雪表现还是很克制的,没想到内心这么火热的,一腔热情都泼洒到她娘家去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啊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梁雪拉他,“你别上去,都是鸡味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车就是装鸡蛋的,又没有装过活鸡,哦对了,除了给你们家送的时候装过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嗅了一下,确实没什么鸡味儿,肯定是冲过水了,他一刺溜蹿了上去,“你们先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,我们走啦。”

    “开慢点,小心点。”梁雪在后面吼了一句,就看到梁雨挥着手开远了,她更担心了——怎么能单手开车呢。

    童童是小名,大名梁昊,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流行拆字,昊就是日天啊,这不就成了梁日天了么,不过好歹不姓赵。他现在是读幼儿园大班,明年就要读一年级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放暑假么?”

    “县里上班的父母恨不得就不放假,害的我们家童童也要这么辛苦。”梁雨挺大声地埋怨道。

    你可真是个二十四孝好爹。

    童童就读的南山幼儿园离县汽车站不远,电动车突突了二十分钟,两个人就到地方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是第一次到这个幼儿园来,看着还可以,一个小小的塑胶操场,象鼻滑梯、跷跷板什么的都有,“哎,那是不是童童啊?”

    两三个大人,四五个小孩,围成一团,他们家小童童站在中间,还流着眼泪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梁雨五大三粗的闯了过去,大家都吓一跳。

    童童一见到老爸来了,扑了过来,“呜呜呜,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有个马尾辫的女老师,见到这场面,忙不迭地给他解释,“梁昊爸爸啊,没什么大事,就是两个小孩闹点小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听到有人吼我们家孩子啊?”林海文耳朵好啊,而且是他先注意到的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们孩子太霸道了,要好好教教了,不就是一块饼干么,就动手了。”明显是另一个胖嘟嘟小孩的妈妈,挺气愤的。

    原来是童童中午的点心饼干没吃,就放在身前的兜兜里了,下午快放学的时候,他想起来了,就掏出来吃,结果被胖子瞧见了,就伸手来抢,抢着抢着掉地上了。这下子童童不肯了,直接一爪子,可他瘦啊,两个人滚成一团,也没占了上风。胖孩子爹妈来得早,一看儿子被打了,火烧房似的把童童凶了一顿,童童这不委屈死了么。

    “说破大天去,也是你们家孩子先抢东西的呗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还这么小,他能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孩子这么小,你吼他干嘛?”

    “这抢东西吃,跟打人能一样么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的?哦对了,抢劫比斗殴还严重呢。”林海文撇撇嘴,这种辣鸡父母,自己孩子做什么都是可以解释的,别人孩子做什么都是不能原谅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说话的,”胖子他爹看不下去了,“两个孩子闹点小矛盾,和和气气说开了就好了嘛,还说起抢劫斗殴来了。”

    嘿,刚才你老婆羊癫疯的时候,你怎么不说这话?

    “和和气气的是吧?”林海文点点头,“成啊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看,刚才掉下地的饼干引来了不少蚂蚁,哼哧哼哧地搬着饼干屑。

    “童童,到表哥这里来,还有那个胖子,你也过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大人也瞧见蚂蚁了,这是个好材料啊,蚂蚁就是通过合作、团结一致,才能够抬得动比自己重得多的东西。马尾辫老师挺开心的,觉得童童这个表哥果然看着是个有文化的,胖子爹妈也想到这一点,没拦着他们儿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没有,特别是你,小胖子,这里的蚂蚁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吸,吸,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笑了笑,一抬脚,踩了下去,碾了三下,“看到没,小胖子,再敢抢我们家童童的东西,我碾了你跟碾死这些蚂蚁一样。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