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46章 冰棍

    林海文最终还是毁掉了这次学校大会,当楚薇薇念着“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,眨眼间我们已经是高三的学生,高考的铃声就要响起……”的时候,下面的萝卜们,要么在讨论林海文那篇深情厚谊的演讲,要么就在猜测“绝味”是卖什么的,小炒?面食?心下决定,等到开业了,必然要去光顾一次。

    楚薇薇强行按照“演讲节奏”背完了整篇稿子——就是比平时说话慢一个拍子的速度,然后回头坐下,并且狠狠地瞪了林海文一眼。

    林海文其实并没有设计这个打广告的情节,只是说到最后,突然就觉得自己有点傻,说了或者不说,这些学生中,可能甚至没有一个会发生变化。有点想要挽回一下自己偶尔的文青行为,他抓住了最后的机会,给他妈妈的店打了个小广告。

    总之,第一排那些校长主任什么的,看他的眼神里都非常丰富。

    林海文算是正经出名了。

    明伦堂的《神女》被翻了出来,校门口的二女争“夫”被旧事重提,祁卉一日脱胎成仙,楚薇薇夜半访七班,种种类类,为临川一中略显枯燥的生活,提供了一轮一轮的谈资。

    中午下课的时候,林海文在教室门口碰上了老韩。

    老韩欲言又止,最后也只是拍拍他的肩膀,“……那个绝味是卖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!”冯启泰的小心肝差点飞出来。

    林海文没想到,老韩还是个很有幽默感的人,“黄焖鸡米饭,酱料是我妈祖上传承十三代,一共三百年的秘方。只是二百年前,一位老祖宗留下了家训,二百年内,不许从事厨子这个行当。到今年才刚刚满了二百年时间,所以在我妈手上重新出世!为了保住这份秘方,三十多年前,我的曾外祖父不畏凌辱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很好!”

    看着老韩的背影,林海文问冯启泰,“我这个故事是不是有点过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似不似洒?你又不是没见过我妈,像是身怀三百年绝技的人么?”林海文这是参考了各家小吃店的成功经验,但凡是一家专营某一个菜的店,哪里有不扯上乾隆皇帝,或者武则天什么的,尤其是乾隆,下江南都是为了吃,吃了这个吃那个,一点也不挑嘴,从心肝脾肺肾到蹄子舌头皮,无所不吃。

    林海文回家一说,梁雪倍儿高兴,说是第一天开业要多备三百份,倒是让林海文有点担心,万一卖不出去——还可以第二天卖,反正能冻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差不多一个月的狼奔豕突,办各种营业证、健康证,乱七八糟证,梁雪的“绝味”黄焖鸡米饭终于就要开业了。小舅妈提前三天,把童童和梁雨都托付给了大舅和大舅妈,准备来临川市里大展拳脚。

    9月29日,是一个周日,林海文大早上被拖起来到店里帮忙,累个半死之后,和林作栋两个人瘫在了凳子上,梁雪和小舅妈兴奋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为什么要周日开业?你不知道周日学校没人么?”

    “太年轻,不得练练手啊,没看我炮仗都没放,横幅都没拉?等着明天呢。”不得不说,这一个月,梁雪还是取到了不少真经的。但是唯独横幅这一项,实在让林海文大开眼界,也不知道是哪里找来的说法。

    临川市美食协会恭贺“绝味”黄焖鸡米饭开业大吉!

    临川市禽类协会恭祝“绝味”黄焖鸡米饭红红火火!

    临川市小吃综合商会诚祝“绝味”黄焖鸡米饭生意兴隆!

    临川市黄焖鸡联合总会祝贺“绝味”黄焖鸡米饭大展宏图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共五条,这么一个小门店,还跟边上卖葱油饼的借了他们的一半外墙,才能挂上去!

    所有这些横幅上的商会、协会,就没一个是实际存在的,全都是直接从临川一刷印了之后拉过来,根据梁雪说的,那边都有个文档,你自己选,也可以自己创作。做厨子的就是绝味这些,卖别的,还有另外的对应一套——反正服务一条龙,直接从印刷厂拉走。

    大概二十个平米的店,林家三口,梁家三口——童童和梁雨周日还特别赶过来助阵。

    九点半开门,一直到十一点二十,才有第一拨客人,是对小情侣,你侬我侬,除了对方,眼中没有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好,大份小份,微辣中辣?”

    吴倩收银。

    “来个汤面吧,牛肉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好意思,我们只有黄焖鸡米饭,你们可以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不卖面啊?宝贝儿,那我们去别家吧。“

    “好的呢,亲爱的。”

    林作栋忍住了,林海文没忍住,笑喷了,一看他笑了,童童也跟着笑,儿子笑了,二十四孝老爸梁雨也跟着笑,最后林作栋也破功,只剩下两个女人,一脸悲愤地瞪着这些没良心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走,走走走,肯定是人太多,人家不敢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,我真要去拿印章。”林海文就琢磨今天去拿,原本是早就应该拿到的,不过楚爸托付的那个书法家掉了链子,一直都没写好,说是不满意,要酝酿之后再写,周五的时候终于酿出来了,楚薇薇给他打了个电话——总算是不用来找他了。

    “没良心的,有了老婆忘了娘。”

    啊咧?是你要我走的呀!

    林海文最后还是顶着没良心的指责,撤了。林作栋紧随其后,还是梁雨留了下来搭把手,顺便看儿子。

    楚妈妈特别热情,打开门看见是林海文,忙不迭地喊楚薇薇,“薇薇,客人来了,也不出来接接。”

    客人,接接……这让我有点罪恶感啊。

    林海文一坐下,楚妈妈就开始张罗,倒茶,递水果……楚薇薇看着她妈妈,像是招待女婿上门一样,小脸一热。其实之前,虽然楚妈有些怀疑,甚至和陈慧兰大战一场,但要如此热情,也是没有的。完全是最近这一个月,一中办了几次单科摸底,林海文的几个弱项,历史政治的,都直接闯到年级前二十里头,瞬间就真成了种子选手,楚薇薇又时常在家里直播林海文的进步……这似乎是一种变相的养成快感?

    “去给海文拿根冰棍,这么热的天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拿那个棍棍的,那个好吃。”

    楚薇薇认命地开始给林海文服务,当然,也没忘了给自己来一根儿,这种水果味冰棍,奶油比例不大,用了真浓缩果汁,味道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楚妈妈看着嘎嘣嘎嘣吃冰棍的林海文,又去看看卖力舔着吃冰棍的楚薇薇,越看眼神越不对。

    “薇薇,你们真谈恋爱了吧!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