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50章 虚胖!废柴!

    如胡伟立所说,他确实是看到了卞婉柔的新歌消息后,才兴起这个念头的。林海文虽然有千古名作,但毕竟还不是什么名人,抨击他代笔也好,弄虚作假也好,起不了什么风浪,那就没有意义。可是一旦牵扯到卞婉柔,可就不一样了。胡伟立不知道天韵娱乐在后头动手的事情,但他长眼睛了呀,自从卞婉柔要发新歌之后,已经上过两三次热搜榜了。

    蹭热度这种事情,基本上是和土豪交朋友一样的,属于本能。

    胡伟立为了搞臭林海文,为自己重新回到编辑部铺路,可算是尽心竭力了,他最近的十条微博基本上都是回复那条置顶微博下的评论的。

    网友“一帆远影”评论,“同行是仇啊,人家发在《古诗观止》上,你们看不惯也不能这么黑人家吧。”

    胡伟立则回复他,“呵呵,我说过了,他们最先找到的是我,但我认为一个高中学生,是不可能写出这种诗词的,再三确认之后,他们都坚持这么说,甚至还恶语相向。最后在我强调他们要对作品真正归属负责之后,他们才突然换了发表的期刊。说实话,我并不觉得可惜,毕竟,对《诗刊》来说,好诗词重要,但作者的操守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都快笑了,这位胡编辑还挺有天分的,连编带造的,说的跟真的一样。胡伟立其实也就是咬准了林海文这边没有证据,毕竟当初的联系方式都是电话,没有人会去录音。根据网络上“怀疑一切”的原则,那当然是胡伟立得到的信任更多。

    另一位网友“云生归处”也是支持林海文的,“17岁又如何,为什么17岁就不可能写出好诗?罗余元写《天涯海阁记》的时候,也就18岁而已。”

    罗余元,泰朝的文学家,是泰朝四杰之首,18岁作《天涯海阁记》,一举成名,流芳百世。

    胡伟立也回复了这位网友,“罗余元是这么容易出现的么?更何况,我也没说一定不是他写的,这个帽子你可不要扣到我的头上,我们只是根据常理来判断,不符合常理的事情,总归是要让大家有些疑惑的。为什么他就刚好在他爸爸负责的板块上发了很多文章呢?为什么他一个所谓的‘诗人’‘词人’,会去写家长里短的情感文章呢?罗余元可没有去写什么勾栏青词之类的东西。为什么他一个连高中科目都学不利落的人,竟然还会编曲谱曲呢?难道这些都不值得思考一二么?”

    其余七八条也都大同小异,胡伟立对支持林海文的言论,都挑出来一一反驳了,也算是卖力了。他那条置顶微博下面,支持林海文的并不多,主要的几条都被他挑出来了,剩下的大部分都是攻击林海文的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,那一期《古诗观止》上连个年龄、职业都没有,这么藏头露尾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要打造一个横跨文学艺术和娱乐圈的少年天才出来,好赚大把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一看到,就觉得这种词一定是个有阅历的人写的,要林海文真只有17岁,恐怕还真有代笔嫌疑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真的,这种质量的词,要不是亲爸,怎么肯给别人署名啊?这可是青史留名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代笔狗,恶心!”

    从胡伟立的微博出来,林海文又回到了卞婉柔的主页,点开了几条跟他相关的微博,下头也是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“小三唱代笔狗的歌,真是绝配哦。”

    “滚回去吧,别出来丢人显然了,*子!”

    卞婉柔倒也淡定,按部就班地放各种料。

    此外乐橙音乐,林青,甚至还有《古诗观止》的官方微博下面,全都有,一轮一轮的,他们下面提到林海文的倒是不多,时不时出现一条,毕竟他本人还没出来“捞银子”呢,算是犯罪未遂,而且《明月几时有》的质量终究是镇在那里,怎么黑也黑不掉的。

    林海文重点看了一下时间,乐橙音乐发布卞婉柔新歌消息是16天前,而胡伟立发出那条置顶微博,则是12天之前,密集地出现评论,更只是在6天之前,而且最开始那一群观光团,又刚好是16天前“乐橙音乐”微博下面那一批,林海文这种业内人,一看就知道是来自于某个公关公司,措辞比较狡猾,而且重复率高,有煽动性,发言起来更是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时间上这么一排,卞婉柔要发歌,一波黑,胡伟立暗指林作栋为林海文代笔,然后一波黑,接着,两拨黑还混在了一处,有远古黑料,又有当红名作,两相一结合,看上去真是铺天盖地了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我怎么没有收到恶人值啊?难道隔着电脑不行?这就有点亏了,”林海文可惜地嘀咕了几句,掏出手机来联系卞婉柔,却突然一顿,很快地在脑子里的江湖界面上扫视起来。

    这几天果然是有恶人值进账的。

    恶人值+1,来自苏东市王成富。

    恶人值+2,来自淮西市陈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基本上都是1点2点的,而且来自全国各地。自从开启恶人谷之后,最少的一次,似乎是来自冯启泰善意的嫉妒,给他加了20点。当时他看到这些1点2点的时候,还以为是他那些情感类文章,或者是诗词,被人间接恶评了,才会有这么一点点增加,现在看来,似乎是互联网上的黑子们给他加的。

    这也太欺负人了!

    就这么一点点?

    拿网民不当干粮啊!

    可惜恶人谷没有回馈渠道,不然他一定要投诉,必须得给黑子们同样的地位,不能歧视他们。

    略微统计了一下,发现一共是涨了200多点,换而言之,那些看似铺天盖地的评论,似乎背后就站着一百来号人啊。诗词果然还是小众文化。喷卞婉柔的那些歌迷和八卦众,好像也没有真如胡伟立所想的一起来攻击林海文。

    “虚胖!废柴!”

    骂了胡伟立两句,林海文撇撇嘴,才给卞婉柔打了个电话,那边的声音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“你看过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太介意,我们分析了一下,应该也是天韵那边动了手,想要借你的丑闻来给我泼脏水,这事是我对不起你,如果你不是把歌卖给了——

    “哎不是啊,你不是说天韵娱乐是什么三大娱乐公司之一么?怎么就弄出这么点动静?弱爆了!”

    200点,塞牙缝都不够啊!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卞婉柔,显然有点蒙圈,“你,你说什么?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