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59章 乐极

    《诗刊》的主编撕开塑料包装,在封面上看了十秒,才翻开目录页。

    《独上西楼》——林海文!

    他的心抽痛了一下,这是属于身体带着的本能记忆,上一次是他听到《月下独酌》《明月几时有》被胡编辑给推走了的时候。那种记忆太深刻,以至于身体的各个部位已经产生了本能,看到了“林海文”三个字,就会产生这样的痛觉——当然,仅限于在《古诗观止》的期刊上看到。

    主编呼出了一口气,告诉自己,不可能再有《明月几时有》那样的作品了,不可能!绝不可能!

    “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,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;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”

    三十五个字,七行,《古诗观止》给了它一个整版,这一次后面没有一群大牛评价了,只有谷云盛这个老小子的“主编按”,在看谷云盛的话之前,《诗刊》主编的眼睛看到了插图的作者:刘曦!一般人可能并不知道这个名字,但主编知道,这位是人民出版社千年丛书系列《诗词三百首》里,专为温思庭的诗画插图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脸。”主编低声骂了一句,你说这首词是“老凤归”也就算了,居然还找来刘曦画插图,怎么着,真当温思庭复生了?

    主编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痛了,他强忍着看向“主编按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海文先生继《明月几时有》后的第二首词,词风与前作截然不同。《独上西楼》堪称写尽了心中愁绪,独上西楼,寒月如钩,茕茕梧桐,深院清秋,寥寥几句,仿佛画圣遗笔,将一副愁绪万千,寒凉彻骨的图景,描摹的恰到好处。然而全篇之妙,妙在‘剪不断、理还乱,是离愁’这九个字上,几乎无以描述个中之妙,只是读来,愁上眉头、心头、意头……这一首词,和温老凤的诗,当称的上是得了愁中三味了。”

    “剪不断,剪不断,理还乱,理还乱……”主编念了一遍又一遍,觉得自己这个时候,就是这两句的真实写照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才知道,什么网上的攻击,什么得了好稿子,都是个P!

    他想要的,只有这样的词!

    如果林海文能够给《诗刊》投一首这种水平的词,他也愿意发声明——主编眼睛一亮,对啊,我们也可以发声明,这样就能弥补和林海文之间的龃龉。毕竟,说到底《诗刊》和林海文之间,是没有什么不可缓解的矛盾的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之前,还要处理一件事。

    主编拿起电话,打了个内线给人事部门的负责人,“老贺,我们编辑部招人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嗯?你不是说把那个小胡调回去么?我都没给你认真招。”老贺一脸懵,上次讨论的时候,主编还说做做样子,他们有个编辑之前被弄到后勤了,最近表现不错,想要弄回来。怎么这才一天多,就变了?

    主编这会儿完全记不得自己说过的话了,“什么小胡大胡,我还十三幺呢。赶紧给我们招人啊,得有经验的,至少是一级社科类期刊,做过审稿选稿的,要不然至少得是那几所大学文学系中文系的研究生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不行也得行啊。”老贺揉了揉太阳穴,有点头疼,“那我招聘通知今天就发,下周安排面试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下周我都在家,有空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主编在《独上西楼》那一页上摩挲了很久,脸上露出了莫名的笑意,那么陶醉,那么欣喜……

    小钱编辑站到门口的时候,就看到了这么一幕,心里顿时有些开心,主编的心情不错啊。

    他轻轻敲了两下门,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主编,我有一份稿子可能要撤,作者说——”小钱编辑的话被冻住了,主编从陶醉中醒来,看到手上拿着的是《古诗观止》,而不是《诗刊》,《独上西楼》是刊登在别人家的期刊上,脸上瞬间冰冷了下来,眼神里的冰箭嗖嗖嗖地射向小钱编辑。

    “撤稿?没有确定的稿子,谁让你递交上去的?啊?你以为撤稿是特么吃shi那么简单的啊?你能不能做?不能做就去后勤报道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钱编辑一脸茫然,我要去后勤了?我要跟胡伟立那个蠢货一个下场了?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他浑身一抖,赶紧冲了出去,不论如何,不能撤稿,一定要说服那个作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伟立哼着歌,刷着微博,要说他在后勤,是比编辑部轻松的多,可是就像彪悍大妈说的,工资差了一倍不止。更重要的是,面子啊!你说你在《诗刊》工作,人家一问,后勤部!得,也不错。再一问,原来是在编辑部的?一个是主要的技术业务部门,一个是服务养老部门,人家难免就要拿有色眼光看你了。说明你这个人不行啊,不然怎么就被挤到次要部门去了呢。

    有了开心的消息,胡伟立就想要更开心,所以就上网刷一刷骂林海文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唔,又是这个‘平湖老太婆’,骂的好狠,爽。”胡伟立在一条微博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ID,这个ID一直都在攻击林海文和卞婉柔,而且文采很不错,经常能吸引到几十上百的转发。胡伟立信手点了个“关注”,想到“平湖老太婆”看到之后的激动样子,胡伟立就愉快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首页上看得差不多了,胡伟立刷新了一下。

    是《诗刊》编辑部官方微博新的更新,他下意识就点了转发,“咦,好像是招聘啊?”

    “【招聘啦!!】《诗刊》杂志编辑部招贤纳才,如果你希望加入华国最好的诗刊杂志,如果你对诗歌有充分的热情,如果你想要和最棒的人成为同事,那么现在就行动起来吧。[笑脸][笑脸]。具体条件看↓:”

    微博配了一张图,将报社的一些常规要求,还有刚才主编提的要求,都一一列了上去。当然也没有忘了作为事业单位的优势,比如编制啦,比如福利啦,比如解决户口啦等等。

    胡伟立一愣,这次要补两个人?肯定是的!

    但他越想越觉得不安心,可是主编亲自开口了,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吧?

    找主编问问?胡伟立一阵瑟缩,但这股冲动却无论如何都压不回去了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