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80章 同窗、大哥和萝莉

    林海文到培训班的时候,老师去接孩子了,几个学生正在画静物——他看着水准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坐会儿,孙老师一下就回来。”王鹏,比林海文低一届,在这里学了两个月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还没有从言灵巫咒就这么被用掉了的悲伤里缓过来——虽然一万点换来的东西,不可能说给他来个1000万恶人值,但不论如何,这依旧是打家劫舍、采花弄玉、横行霸道的利器啊,居然就这么没了,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“行,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以后一起学习,互相指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王鹏挺热心的,说到底也是个不太坐得住的,嘴痒,“哎,你学多久啦?我四年级开始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,我是刚学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噢噢噢,你是兴趣吧?”另一个女孩子,扎了个丸子头,小巧玲珑的,“学点画画挺好的,哎,可是今天不是周末呀,你不上学么?”

    林海文又只好解释自己是为了考学,考艺术生,所以才来报了个死贵死贵的班,学二十天。希望他们能够多多指点之类之类的。然后他就看到好多张“静止状态”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你要考美术学院?然后以前从来没画过?然后打算学二十天就去考试?”

    “嗯啊。”

    王鹏忍不住戳了戳他肩膀,“你不是开玩笑吧?你打算考个什么美院啊?”

    “中央美术学院啊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幸好离得远,不然林海文就要被噗一脸了。王鹏站在那几个人前面,倒是没噗,不过后脑勺有点湿漉漉的,摸一把,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造型?学油画?”

    林海文一脸理所当然,“孙老师不就是教油画这块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,是啊。”

    那你还问?你是傻么?尽管没有说出来,但显然王鹏已经收到了这个意思,他顿时觉得有口难辩,一腔郁气堵在肺泡和血管中间,出出不去,进进不来,简直快窒息了。

    画室于是自然而然地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孙唯老师并不是中央美院的老师,但是很有口碑,办班也办了好几年了。画室就安排在家里,四室二厅的大房子,主卧三卧打通,做了个画室,剩下次卧和四卧是她自己,还有小孩住的,一个厅自用,一个厅招待人,安排的还挺好的。

    林海文等了半个多小时,孙唯还没回来,他心里关于言灵巫咒的遗憾,越来越浓郁,最后一咬牙一跺屁股,点开微博上去撒野了。

    “嗨嗨嗨,人呢人呢?不是说好决战到天明么?你们半路跑什么?掉进厕所的洗洗再来啊。那个喜欢喝排泄物的,喝完赶紧回来。要棺材的,给你联系好火化的地儿了。写诗的,姓蓝的,你跑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那帮人都医院躺着呢,这会儿言灵巫咒的十二个小时还没过去,谁要喷他立马僵死。

    底下居然找不到一点恶评。

    “哇塞,博主什么来头,头一次见到骂战能骂到所有人不敢出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载入微博史册的一战啊,那群满口喷粪的居然全都自己吞回去了。这战绩,吓死个人!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@蓝尔成微博,说是生病了。我的天哪,该不是被气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刚刚去看了,真生病了,博主的王霸之气简直能隔空伤人啊!牛,反正我是不敢骂人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挺好奇地,也点进去看了看,果然看到蓝尔成的微博。

    “今天蓝尔成老师上课时突发疾病,初步检查之后没有大碍,但是还需要卧床观察,暂时无法使用微博,请各位有事联系可以拨打电话,谢谢。——我是他的同事。”

    下面一片观光团。

    “滴,林海文卡。”

    “滴,平生不会相思卡。”

    “滴,思归是首烂诗卡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装的吧,被人家一首《错误》甩在脸上,无颜面对微博父老,才想了这么个借口?”

    蓝尔成躺在病床上,四肢不能动,一副虚弱样子——其实他也没这么虚弱,只是自己吓得,觉得应该就这么虚弱,于是他就这个样子了。不过也不是人人都跟他一样,之前被林海文转发骂过的“似不似洒”,是个刑满释放的县城混子头头,刚站在路边,管一个做杂粮煎饼的大婶收保护费。结果“呼啦”一下,人就这么往前一扑,四肢僵硬了,吓得大姐手里一坨杂粮面贴他后脑勺上。送到医院之后,清理了好一会儿,当然没查出什么毛病来,他心大的很,还记得林海文呢。

    “黄头黄头,给我看看我微薄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样还看微博啊?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,揍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给大哥看看,病人不能着急。”另一个小弟四毛,还催他。

    小弟黄头只好端着他的三卡三待全网通美颜手机送他面前,林海文最新那条“人呐人呐”的,被他给看个正着,气的眼睛都快泛白了,“给我骂他,骂他,怎么难听怎么骂。”

    黄头只好酝酿着发了一条,结果没发出去,哐当一下,扑了。

    症状一样。

    “大大大哥,这这是邪术啊,诅咒你知道吧?就是那啥游戏里的,诅咒光环,然后你就出门掉下水道,回家老婆跟人跑了,孩子还不是你的种,钱都被偷光了,房子已经卖了,就是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给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大哥你又不是那个林海文,会诅咒,我才不怕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海文发泄了一通,稍微好了一点。等到了孙唯老师牵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,瞧着8岁左右,很漂亮,跟个娃娃似的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是林海文吧?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刚来一会儿。这是您女儿吧?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8岁!”小姑娘嘟嘟嘴,给了个女王之蔑视。

    林海文一愣,“哦,你都八岁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都八岁啦,我是才八岁,你不要打我的主意,怪蜀黍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一愣,王鹏几个憋着笑,显然,都知道孙老师家这个闺女的神奇特质。

    “不许胡说,赶紧给林哥哥道歉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一脸哀伤说“对不起”,抱着书包回房间去了,背影也是几分萧瑟的。

    “咳,平时我们也忙,她自己看电视剧看多了。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