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29章 中戏

    “呀,难道是那个林海文?”俞妃也是突然想到了这个名字,似乎能对应上某个人,眼睛睁得溜圆,“不可能吧,小李,有照片么?”

    边上一圈老师,看着常硕一惊,蒋院一乍,俞妃一惊一乍,都有些摸不着头脑,他们倒也不是没有听说过林海文这个名字,毕竟,其中一些也是参加了青艺赛的。但没有面对面的接触过,这会儿确实很难联想在一起,诗歌那旮旯里的,跟咱美术有什么关系呀?

    “俞妃啊,什么那个林海文,这个林海文的?”田老师有点摸不着头脑,“你们三个这反应,是不是有点夸张呀?”

    说起来,常硕这三个,那确实是华国油画届的三座大山啊。

    蒋院不说了,他在艺术成就上相对略微逊色一点,但是作为央美院长,在国内绝对是响当当的大人物。常硕作为巴黎高美的教授,是近年来方兴未艾的西方画派在国内的扛鼎人物,可以说是引领了当前华国油画的潮头浪尖——属于最能卖得起钱的那一拨人。至于俞妃,作为上年度青艺赛绘画评委组的组长,她在国内自然也是首屈一指的,是当代俄国油画风格的代表人物,也是过去数十年来,占据国内油画主流的风格,至今仍然是影响深远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听到了一个央美考生的名字,这么失态,传出去,都能成为被记录在册的名人轶事了。

    小李,也就是那个工作人员,有点尴尬,找名字已经是违反纪律的了,这还要看脸,他很担心啊。监察组的头头也是一脸无奈,最后只好点点头,反正到了这个时候,只要分数不动,也无所谓了。林海文那个水准,也跟作弊扯不上关系。

    “田老师,我这还不确定呢。你还问常硕和蒋院吧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里头,恐怕还是蒋院长最能确定了,“京大的老陆,陆松华,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那谁能不知道,陆先生的名字,如雷贯耳的,林海文是他的外孙?听说他是有个这么大的外孙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,”蒋院长揉了揉眉心,“林海文,陆松华,你还不知道?去年青艺赛,谁风头最大?《明月几时有》谁写的?《神女》谁写的?”

    噶?

    整个教室为之一静,旋即是银瓶乍破水浆迸,大家伙都炸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您开玩笑呢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能来我们学校呢?”

    “指定是同名同姓。”

    常硕一个人站在外圈,感觉一片莫名,如果他没有记错,如果林海文没有撒谎,那是不是说,在他们俩那次见面之后,林海文才开始去学习油画,然后在短短三四个月内,学成了现在这个水准?甚至,因为当初见到的是他,所以现在林海文画成的样子,就是他三十岁时候的水准?

    每个考生都会有采集图像,小李很快就调出了林海文的资料来。

    临川一中!

    俞妃看着那张标致的脸,有点恍然不真实,“居然真是他,这,这,真是我的好学生啊。”

    咳咳咳

    咳咳

    这一拨人,被俞妃一声感叹,引得咳嗽声一片。

    “俞老师,您是这个。”田老师举了举大拇指。

    林海文的插曲,算是给今年央美的评卷工作,打上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句点。老师们脚不沾地地忙碌了三天,总算是从里头解脱出来,可以回归正常生活了。常硕的学生,也没人提了,林海文要真是常硕的学生,早就藏不住了——蜚声文坛的青年大诗人,这个注脚后头的人,大家不知道挖了多少遍,也只能发现陆松华、海云生他们几个人的一点影子,要说什么恩师、高人,那是一个没有。常硕这么一尊大佛,想要藏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悦,你那个学生怎么样?”常硕刚回自己画室,就掏了手机,直接拨给了常悦。

    常悦被问的这一头雾水,“我哪个学生啊?你怎么关心起我的学生来了?”

    “啧,林海文的那个小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祁卉啊?哎对了,林海文不是说去考央美了么?我那天还问他了,他说去考了。”常悦挺兴致勃勃的,“他看到他分没有?有没有三十分?哈哈,要是没有,我就请他吃顿饭,安慰安慰他。”

    妹子话里的幸灾乐祸,隔着电话都透了出来,常硕也是没好意思打击她,“我问你,还是你问我啊?”

    “过了呗,初试要是都不能过,我还能那么看好她?”

    中戏的初试是3号考的,林海文还特意去观赏了一下,以前都是在电视上、报纸上,看见所谓“美女如云,衰哥如雨”,脚底板长在脑袋上的、从秧歌到芭蕾无一不会的,嗓子能从赵大叔唱到宋大姐的,种种神人,不一而足。不过等他去看了,发现确实质量不错,但好像也没那么夸张。而且记者太多,跟苍蝇似的,后来还是常悦帮的忙,让他进里面躲了躲。

    祁卉已经算是相当出挑的了。

    常硕“噢”了一声,想了想,“你这样,你们不是要考个十来天么,到最后一次。你中间找个时间,我请他们俩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哥,他是不是真连30分都没考到啊?你要亲自去安慰他?”常悦心里清楚,林海文这会儿怎么作,他现在也是风头最盛的传统文化人物之一了。常硕。或者说代表美院,出面安抚一下他,倒不是说不可能的,大家大大小小都在一个圈子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。

    “小悦,天才的世界,你还是不了解啊。那你约好了,给我电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?哎哎哎?喂喂喂?常硕?”常悦眼神发愣地看着自己手机,她不是天才,但是常硕自小就是天才,油画天赋历来受人赞誉。所以他来这么一句,多少有点伤自尊啊,“什么东西,天才的世界?神经的世界吧!”

    林海文不知道常硕兄妹俩的对话,他这会儿也挺忙,乘着艺考大热的风头,在网上也挺红。

    “著名天才诗词作家林海文现身中戏考场”

    “林海文参加中戏初试,避谈钻石广告”

    “确定跨界,天才诗人决意进军娱乐圈?”

    “特权?林海文被中戏方提前安排入场,躲避记者”

    “传统与世俗,少年天才脚踩两只船”

    林海文呸了一句,“踩你姥姥。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