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30章 林海文“落榜”

    林海文到央美遛了一圈,记者们逮住机会发了一通水稿,其中唯有“特权”两字,可以说是刺到了不少人的内心里。

    网友“海魂”的一篇“在情在理,激昂慷慨”的微博,引来数千条转发。

    “林海文在诗词领域有突出的成就,他享有一些特权并不为过。但是这不应该是在中戏的考场上,众所周知,林海文并没有接受过任何关于表演方面的培养,他去考中戏,似乎仅仅是为了和女朋友上一个学校。即便如此,中戏方面仍然给予了他特殊的待遇,这对于上万名经过数年,甚至十数年培养,辛辛苦苦备考的考生来说,是不是太过于不公平?我诚恳地呼吁中戏,公正地对待每一个考生,才对得起中戏的崇高声誉,我也诚心地呼吁林海文先生,做自己擅长的事,尊重所有努力的人,天授奇才,不要肆意胡为。”

    下头是一片支持声音。

    “说的太对了,那么冷,大家都在外头,就他被老师迎接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可是拿了业内大奖的,说不定连学院老师都认识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啦,公平是什么?只有大家都没关系的时候,才会有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没看见有人说和林海文一起考的,该不会还私底下考吧,这也太明目张胆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吹喇叭一样,上下嘴唇啪嗒啪嗒的,“骚年,你没看见,那是因为我压根没去考哦。”

    中戏招生办,也是一脸斯巴达,本年度的生源里头,压根就没有一个叫林海文的,更别说是那个名声响当当的林海文了。但是按照不成文的规定,中戏一直到放榜前,是不允许透露具体考生信息的——毕竟里头猫腻确实太大,而且年年都有明星考生,质疑声也是源源不断的,先例一开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不过初试成绩可以查之后,林海文似乎仍然在“神隐”,尽管没有名单,但大家互相通通气,还是能弄清楚个七七八八,反正是没有林海文。他们根本不信林海文没过初试,那唯一的结论,就是他仍然在后台操作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网上的批评声浪就强多了,一年一度的艺考,关注度是非常高的,而且抨击特权者,那也是大家最爱的节目之一。中戏最后也不得不发了一份言辞模糊的声明,当然不可能去点林海文的名字。否则林海文直接来一句“我又没报过你们学校,你自作多情么?”那中戏的脸也要肿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中央戏剧学院始终坚持公平公正地进行每年的招生工作,不会也不曾给予任何个人特殊待遇……敬谢社会各界的监督,感谢大家对中央戏剧学院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们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放榜日再看,别删哦。”

    “好,做得到的还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初试、二试、三试,反正这些话题就一直也没彻底下去过,说起来也是央美的考试比较低调,林海文的名字也还停留在那几个大犇心里,否则是不会有这些麻烦的。林海文自己,考完试就在忙着敲他的诗集样刊,平时也就是偶尔翻翻微博,恶人值没有特别汹涌,但长得还算是比较快的。既然如此,也就放任了。

    谭启昌帮他找了个京大的社会青年学者扶持基金,联系的出版社也是京大出版社,猪从圈里头拉,肉也烂在锅里,反正都是在京大关起门来搅和,陆松华和谭启昌,总是把得住的。但要赶在3月的作协补选,是来不及了,而且屈主席既然已经发话,那么当面打脸也是难上加难——现在目标呢,就是在明年的补选了。

    出版社派了个编辑过来和林海文接洽,诗歌都没什么问题,排版也还好,挑纸啊,花样啊这样,林海文都不太懂,一应都交给了京大出版社的专业人士。唯独是这个的配图,林海文觉得风格不是很好,过于古板了——虽然他这是一本主旋律诗集,但不等于就要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风格的画画放上去吧?

    就是仨年轻人,穿军绿的衣服,握拳横放在胸前,直面红太阳那种风格,林海文看不太上眼。

    “能再改改么?”

    “呃,”小编辑有点尴尬,林海文他是得罪不起的,但是给他这本诗集配图的,也是大手,“刘先生他比较忙,约到图也不是很容易,听说他也接了文史馆的新任务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了然地点点头,刘曦这个名字,他是见过的,《独上西楼》当初发在《古诗观止》上,就是请刘曦给画的图。这位也是很牛,从古诗词配图,能一直画到革命诗集。

    “那成,你帮我感谢一下刘先生。”

    小编辑松了一口气,两边要是刚起来了,他可就惨了,“好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画我就不用了,我自己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自己画配图,这样吧,反正不急,我四月初回临川之前,把稿子给你们。”林海文收了收东西,“行吧?其它的都挺好,辛苦了,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。”小编辑茫茫地摇头,然后茫茫地被送出门口。

    站在三月的京城街头,一阵风过,寒气入骨,他有点想哭。

    接下来半个多月,林海文开始在敦煌娱乐坐班了,木谷、晓玲财务,他们几个一开始还不太适应呢,总是说笑说到一半,嗓子就像是被捏住了一样,戛然而止——那是想到老板就在里头了。

    3月下旬,全国作协开会,补选了六位新成员——没有林海文。张赟则入选主席团,下一步显然就要正位胶东省作协主席了。林海文从谭启昌那里知道后,只是笑了笑,说了一句“爬得越高,摔得越惨”。

    3月底,帝波大中华区发财报,一季度营收暴增420%,财报特别开辟单节,分析“钻石恒久远”版本广告的巨大效用——这似乎是为了表明,花费巨额资金购买它,是管理层的正确决策。帝波究竟花了多少钱?一时间众所瞩目。

    恰巧一天之后,全国摄影学会把广告片金摄像机奖,颁给了路繁樱——又是一波关注。

    4月2号,卞婉柔发官方声明,结束和乐橙音乐的“友好合作”,感谢乐橙音乐“栽培支持”。并宣布和敦煌娱乐签约。同时跳槽的,还有她的经纪人林青,以及乐橙的资深大经纪王景峰。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卞婉柔的关注度可比帝波珠宝+路繁樱,还要大十倍。

    敦煌娱乐,又是何方神圣,法人梁雪,也是业内从未听过的名字——没办法,林海文没有成年,不能注册公司,用了梁雪的名字,林作栋不肯来着。

    而所有这些新闻的背后,林海文的名字,总是时常被提及。

    4月5日,中戏放榜,林海文榜上无名。

    网上,一片欢天喜地,红旗招展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