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33章 成了反面教材【3/10】

    林海文跨界到影视制作,吸引了好大的一波关注者,全民娱乐的年代,影视是最容易收获关注度的领域之一了。

    但在林海文目前的主业业内,对此的反应,倒不是那么热烈。

    写个剧本,挂个制片,这算不得什么,不说别人,就说谭启昌,他就有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过,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播的,收视率也是相当不错。当时制片方,也力邀他挂个名字的,不过被他婉拒了。

    “还挺能折腾的。”远在胶东,准备胶东省作协换届大会的张赟,也没忘了关注林海文。他这次到京城,在3月补选大会上,更进一步,可以说是满载而归,唯一的不和谐之处,就是在钻石之友的晚会上,想要卖点面子,被林海文给明晃晃地踩了。

    这短期内,恐怕是他没法遗忘的羞耻了。哪怕在他看来,他把林海文给堵在了全国作协外头,还是不够解恨的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千万、百万,又是林大制片的,声势可真不小。”

    张赟是专职作家,平时会到作协坐班的,这会儿跟他一起的,也是胶东省的作协领导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嘛,总是跳得高些,不过也就是这样了,在影视圈捞捞钱,哦对了,他不还去考了中戏么?当个明星戏子的,娱乐娱乐大众,说起来,在咱们看上去,是觉得有点自甘堕落。说不准他还乐在其中呢。嘶,他好像是没考上,是吧?”

    张赟似乎是突然想到的,微微地前倾身子,在求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看他微博上说的,是没去考啊。”

    张赟不赞同地看了一眼对面的人,摇摇头,脸上都是“我懂,我全懂,我什么都懂,我看穿了一切”这个型号的意思:“爱面子呗,风头正劲的,结果考个戏剧学院没考上,要是你我,也得觉得丢脸啊。人家仗着中戏不说话,否认了也就否认了,还能去揭穿他呀?成了,马上要开会了,我们赶紧去吧。”

    胶东作协比全国作协提前一年换届,今年可以说是关键年份,有一系列的会议要开呢。今天的就是“青年网络作家座谈会”,作为作协的下属机构,网络作协是胶东作协近来比较重视的一块,主要是社会影响比较大,跟年轻人的距离近,作为准作协主席,张赟也得出席一下,说两句鼓励的话。不过在他内心的真实看法,网络作者,实在是良莠不齐,称不上是作家。

    走进会议室里面,都是年轻人,抱着手机,张赟一看就难受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哗啦呼啦,窸窸窣窣,大家也不像是传统作家那样,上面一咳嗽,下面就赶着投胎一样,立正坐好,目视前方。现在这些年轻人,能放下手机,稍微整理一下坐姿,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张赟忍了忍,发言的时候,都是大段的套话,下头开始有人偷看手机,他心里的火,蹭一下就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是大作家,有水平,不会直接跟这些年轻人刚上,决定拉只猴子出来宰一宰,让大家看看厉害。

    谁是那只猴子?

    林海文啊,现成的。

    “咳,你们都是年轻人,跟我们这些落伍的老派人,是不一样了。知识面更宽广,对新技术新局面也更了解。这有一定的好处,就是在你们创作的时候,视野更开阔,选材更加多样。比如,我就看过‘丹尼尔秦’的小说,写的就很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不过让他失望的是,丹尼尔秦并没有露出与有荣焉的表情,当人家傻呢,念名字都要看着名牌才能念全乎,谁信你真看过他的书?这也就是官大一级,没当场问的你下不来台,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也必须要负责任的,坦诚的,指出你们的一些不足之处。这是对你们的爱护,也是对你们的鼓励。我知道,你们不爱听说教,我呢今天也与时俱进了,举个例子,林海文,都知道么?”

    林海文在这帮人里的知名度,可比张赟还高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齐刷刷地点头,张赟心里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就说说林海文,很年轻啊,也很有才华,《明月几时有》,那确实是不错的一首词了。可是呢,你们看看,他现在在做什么?我在京城的时候,也跟他打过交道,恃才傲物啊,不太好相处,当然,对我们这些老人,表面上还是可以的。主要是对一些不是那么知名的同行,或者是其他行业的人,可就不太和气了。

    我也可以透露给你们一个消息,本来呢,他今年也是有希望要进全国作协的。但你们都知道,上个月作协补选的成员名单,没有他。为什么?就是大家意见很大,有意见的人也很多,你们说说,要是他为人做事能够让人心悦诚服,会有这种困难么?不会!

    可是,你们看,他自己啊,还没有认识到这个局面,现在风头很盛啊,又是写歌,又是编剧、制片,跟娱乐圈、影视圈走得很近。本职上,新诗歌呢?新的作品文章呢?没有。我们不去猜想,他是不是现在就没有才华了,至少说,再这么继续蹉跎下去,那真是要成为一颗让人叹息的流星了,只是一闪而过,而不能成为我国文艺天空上一颗永恒闪亮的星辰。”

    张赟沉痛地表情,演绎的很到位,下面的作者,一片安静,也让他很满意,决定收尾了,过犹不及嘛。

    “我说林海文,不是因为他个人值得一说,而是我希望,他的事例,能够给你们警醒。要充分发挥年轻人、新时代人的优势,同时,也要避免有年轻人浮躁、不安于室,耐不下心磨练作品的劣势。这样,才能够将艺术生命,长长久久地延续下去,不断地为读者创作出好的,优秀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怎么还不鼓掌?

    张赟已经离开话筒的嘴巴,又贴上去补了一句,“谢谢大家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,大家才在几个作协领导的带领下,开始哐哐哐鼓掌,不过呢,张赟坐在上头,总觉得下面的年轻人,表情有点不太对劲,那股似笑非笑的样子,让他感到不舒服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