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40章 波波,你瘦了【10/10撒花】

    “您获得陈三娘的解闷锦囊。”

    “您获得皇帝的密库宝盒,来自西方传教士的献礼。”(20000)

    “您获得蓬莱山的太虚指环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瞧着这三个东西,锦囊很漂亮的,就是绣了两头大肥猪,不知道这位陈三娘,是不是什么屠户娘子之类的。他从里头掏了一个小木人出来,看得出来,这是个有点的年纪女人,正在做着舞动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宿主是否使用陈三娘的舞人像?”他捏了大概三秒,游戏开始提问了,按照它的尿性,要是你不回答,估计直接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否。”林海文硬是给它堵了回去,他注意到界面上的锦囊,这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舞人像,后面带了一句解释,陈三娘自创的解闷舞蹈,用之可以学习。

    好可怕!

    差一点点他就要学会杀猪陈三娘的自创舞蹈了。

    把这东西扔在床头柜上,林海文点开了皇帝密库宝盒,从解释来看,这应该是西方的东西,而且值20000点啊,林海文小小期待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获得‘来自凡·艾克兄弟的源种’”

    凡·艾克兄弟,油画的创始人!

    林海文看着这个色泽斑斓的光点,飞进他的眉心里,变成了一个……手机悬浮球一样的东西,这真的是很违和啊,而且让他有一种去点一下的冲动。源种飞进去后,一股股色彩从林海文脑子里飘进这个悬浮球里,大概装了30、40%的样子,然后又从里面飘出来,散回各处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中,林海文并没有什么显著的感受。

    最后一样太虚指环,林海文是知道的,这是江湖九大门派蓬莱山太虚道宗的特殊道具,主要是用于传法的,一枚指环可以保存一部功法,从宗门得到之后就可以学习了。和一般的功法书不同的是,所谓太虚幻境,意思是可以在下线的时候学习——也就是游戏人物睡觉梦游太虚的时候。

    林海文没有拿出来,他盯着那个悬浮球想了想,有了点想法,不过要等等才能验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进入4月,文科7班的黑板上头,那个大横幅“高三一年,努力奋战,人生一世,成功成才”,早就被换成了倒计时“84”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离高考,还有84天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在看到那个数字的时候,都难免会肾上腺素加强分泌,那就像一张符箓,一个BUFF,像是兴奋剂一样,刺激着学生的身体和精神,不断压榨他们的潜力,透支学习热情,费尽全力往前挤,挤死一个是一个,挤死两个赚一个,挤到最后自己没死的,那就是人才了。

    一个状元成,多少学子哭,三个京大生,九千要复读。

    这就是高考的残酷所在,不论是给它披上多少青春的色彩,多少奋斗的励志,多少鸡汤的灌溉,都没法掩盖这一份残酷。

    槐海波来的挺早,站在走廊上,呆愣地看着远方,不知道是在想什么,人都来了三四十个了,他也不进来,一直到脑后响起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波波,你最近瘦了呀,是不是恨我恨的呀?”

    波波?除了他妈,没人喊过他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啊!!”

    槐树精这一声吼啊,整个一楼层都惊了,老韩头一个从办公室钻出来,后面跟着肖老师,王老头,其他班上冲出来的学生,就更是堵满了走道。

    眼神全都刷刷刷地看林海文。

    你一回来,就找事?

    林海文有点尴尬,他怎么知道槐海波见了他跟见鬼一样,“我就是跟槐海波同学打个招呼,可能是他考虑什么太入神了,有点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赶紧回班背书去吧。”王老头站出来一挥手,同学们就跟家养的小鸡儿似的,一个一个回教室了,就是好些人特别好奇地看林海文,这可是风云人物啊。当时还有记者为了他,来采访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呢。

    槐海波脚步也不慢,迅速溜回了自己位置。

    泰迪兄很有点十年未见的感慨,不过瞥了一眼槐海波之后,就改变话题了,“这小子心虚了,上回他在微博上攻击你,大家都知道是他,他还装呢。这会儿见到你跟见鬼一样,不是心虚就怪了。不过也行了,以后他估计都得躲着你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笑笑,这你可就小看我们的槐树精同学了。

    人家是把功夫修炼的更到家了,专门养了一个号来对付我啊。

    海魂?林海文是个混蛋?或者是槐海波的灵魂账号?要不是林海文有一个超级作弊器,他真是想不到,海魂的背后,居然是槐海波,这个神仙在高考倒数84天的时候,还有心情在网上开小号黑他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国际主义精神?

    心酸的是,作为林海文和祁卉共同的同班同学,他之前是无比确定,林海文要去考中戏的。所以才那么义正言辞,咬定一点不放松,谁知道,一个转眼,老母鸡变鸭,林海文考到央美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现在爽了呀,央美的文化分只要400吧?你怎么着都够了。”冯启泰唉声叹气一阵,突然又神经兮兮地靠过来,“哎,我记得你是不会画画的呀,是不是玩了什么招数?”

    林海文白了他一眼,抽了张数学草稿纸,用涂答题卡的铅笔,唰唰唰几笔,就画了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出来,活灵活现的,这速写功夫,自然是牛叉的。

    冯启泰都看呆了,“这是什么狗啊?”

    “泰迪……犬嗯~啊~”林海文拖着声音想要掩盖掉。

    不过冯启泰已经完全听清楚了,“泰迪犬?泰迪是种狗,不是tidy那个英文单词?林海文,你也忒损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其实我是开玩笑的,没有泰迪犬的,哪有泰迪犬啊,你上网搜啊,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,真的。”林海文赌天发誓,心里想着,我还没把泰迪日天日地日全球的特质告诉你呢。

    一整天,冯启泰都拿怀疑的眼光看他,久久不愿移开。

    放学的时候,林海文都觉得松了口气,眼神的威力,那也是很厉害的。槐海波一下课,走的比鬼还快,林海文没捞着再跟他说两句的机会。回到家,林作栋在给薄荷浇水,脸上不太好看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