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49章 传经送宝【该隐堂主加更】

    童童放暑假了,之前被送到老家玩儿,一听奶奶要去市里,非得跟着去。

    大舅妈和大舅,装的很伤心的样子,他们俩结婚的早,闺女比林海文大,在外省念大学,一年回来两次,今年暑假说是打工去了,又不回来。对梁雨的小童童,可以说视若己出。

    童童原本是抱着林海文大腿,一屁股坐在他鞋面上的,这会蹬蹬跑过去拉大舅妈的手,“姆,你别哭哦。”

    “那童童留下来陪伯伯和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姆,你就哭一会会哦。”童童犹豫了一下,摸了摸大舅妈的手背,跑回到林海文边上来。看来是下定决心,一定要回去了。除了吴倩跟梁雨,也就林海文,凭借一次脚踏南山幼儿园,在他心里建立起一座不朽的丰碑来。这三人都在临川,大舅妈要留下他,分量还不行。当初,梁雨给他送回来,留下了一堆零食,还灌输一堆陪奶奶的责任意识,这才勉勉强强做到。

    大家伙被他逗笑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“小没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童童红着脸,一个劲儿往林海文身上爬,想窝他身上。

    最后,林家三口,姥姥,还有童童,从村里叫了辆车,一百五十块送到临川市里。林海文姥姥其实很少到市里去,她不习惯城市的生活,每天都要在村里遛弯,要不是广场舞给她的吸引力够大,她才不会愿意来呢,不过她也就给了大外孙一天的时间,连换洗衣服都没拿,一早准备着就要回去的。

    梁雪在车上拱林作栋,让他赶紧去学车,林作栋其实已经报名了,不过还没排到,估计等林海文要上大学时候,他就能拿到证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,休息了一会,林海文带着他姥姥逛了逛公园,一路上光听吐槽了。

    “乖乖,这么点大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大路边上啊,都是汽油味儿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呦,你看看那个狗,想跑都跑不利索了,搞根绳子牵着,受罪嘛这不是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看着那只肥硕的萨摩耶,摇着大屁屁,颠颠地小跑着,相比于田园犬,这群身娇肉贵的宠物狗,确实活动不开,大多时候都得在家待着,挺难熬的。不过也没办法,市里的规定,狗牵出来,必须得有绳子,不然被当流浪狗给叉走了,你也没地方哭去。

    嗯嗯啊啊地迎合了一路,回头的时候,总算听到姥姥夸了一句市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买猪饲料还是挺方便啊。”

    喝,华丰饲料的临川市总店,大红色灯牌打的特别闪。在他姥姥眼里,华丰的牌子,那基本上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牌子之一了,估计就仅次于什么酱油、鸡精之类的了。

    “华丰的老板我还认识呢。”就是那个异想天开,想要买他的诗做广告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啊,你能不能跟他讲讲,他们家那个‘精料养猪宝’,比人家贵好多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,那我问问他能不能降点。”林海文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鬼上身了,才会跟他姥姥,聊起猪饲料来。因为很快,话题就向他根本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,他奶奶开始给他普及怎么养猪,猪仔要怎么喂,什么时候打针,架子猪怎么喂,长起来的肥猪怎么喂才容易胖,总之强行灌了一肚子的养猪经。

    梁雪见到他一脸复杂的样子,差点没笑出来,把姥姥安置到林海文房间休息,她才偷偷问他,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聊种稻子了?还是种菜?起房子?”

    林海文持续摇头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……聊村里那家跟人跑掉的老婆?”

    继续摇头,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养猪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”梁雪一呆,笑的都快牙不见眼了,拖着林作栋,“你知道,知道妈,妈跟你儿子说了什么嘛?哈哈哈,养猪!”

    能不能不要笑得这么鬼畜?

    跟这对无良父母没有共同语言,林海文就在沙发上睡了,这会儿天气已经很热,林海文在客厅里睡得还挺舒服。

    第二天,姥姥急着要学广场舞了,林作栋去上班,梁雪拖拖拉拉地,想要看看儿子怎么教老妈的。不过林海文带着姥姥进了自己的房间,然后把门给关上了,“姥姥,这是个秘密,不能让她知道。”

    气死梁雪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先把陈三娘的舞人像递给了姥姥,“姥姥啊,我跟你讲,这是我请来的,专门负责跳舞的神仙,咱们先拜拜,你就学得很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跳舞的神仙这么肥啊?”

    “咳,可能是天上好吃的比较多吧。”林海文鬼扯着,点了一下确认使用的按钮。

    他姥姥“哎”了一声,“乖乖,我有点知道怎么跳了。这个神仙,还是个真的啊?”

    敢情刚才她也没信来着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用过了,林海文属于用过就丢的,直接把舞人像接了过来,放在书桌上,“神仙就一次有用,已经回去了,不用管它。姥姥,我给你找了一个视频,你呢,就跳着看看效果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把昨天下到平板里头的《最炫民族风》给放了出来,里头的大妈奶奶们,穿着玫红的衣服,阔腿的黑色裤子,小皮鞋刷刷的,特别精神。

    这是个教学视频,一步一步的,姥姥跟着跳,一转身,一举手,一个垫脚,一步小跳,特别有模有样的。

    一个视频,花了一个小时不到,出了点汗,姥姥就学会了。

    “神吧?不过不能告诉别人啊,这个舞人像,是京城的高人送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姥姥点了头,“哎,这个歌也很好啊,村里都没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歌是我写的,还没出版呢。”林海文现在张口就是啊。

    姥姥信了,他大外孙的能耐,最近这一年,她听了超级多,已经免疫了,“那里头那些人呢,也是你找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京城人,等我弄弄好,到时候送给你们一张碟,你们就能跳了。”

    姥姥眼睛一亮,“县里的广场舞大赛中秋时候办,能赶上么?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等晚上梁雪回来的时候,姥姥已经把林海文看进心眼里头去了,梁雪习惯性地吼了他两句,就被她妈逮着一顿好说。差点没下保证书,以后不再对林海文大呼小叫了。

    隔天,姥姥就非回去不可,林海文又负责给她送回去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