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75章 一夫当关(2)

    华国最大的文艺工作者组织,那就是华国文联,里头什么写文章的、音乐家、电影家,所有跟文学艺术沾边的,只要能混到成名成家,就都是这里头的一员。

    华国作协是它的下属单位,华国音乐家协会也是它的下属单位,包括林海文马上要进入的行当——华国美术家协会,也是文联50多个下属协会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陆松华作为作协副主席,自然也是文联框架内的人,平时来来往往参加一些活动,也难免会碰到其他协会的人。

    郭怀明诞辰110周年朗诵怀念音乐会上,陆松华就跟音乐家协会的副主席赵文灿坐在一起,舞台上,华国爱乐乐团正在演奏《怒吼吧,我的人民》大型交响曲。下头第一排,几个人三三俩俩地说话,也不动脑袋,不移身体,嘴巴朝前讲话,这样后头就算是有人看见,也拍不到他们在开小差,这都是功夫在身的老手。

    “你也要管管他,这成天在网上口没遮拦的。”赵文灿说的是林海文,陆松华心里也是清楚的,林海文在文坛里头,归属的派系,更多的还是陆松华、摩诘这一派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,社科类跟自然科学类,还不太一样,自然科学类你做出来就做出来了,你发到《自然》上,发到了《科学》上,那水准就是在那里了。社科类,虽然也不是说没有标准,但重要的还是要有人捧,陆松华他们是最早去捧林海文的,就算他是出于本心,在别人那里,也是无可避免,要将林海文放到他拉扯上来的后辈名单里。

    陆松华笑了两声,“怎么,就许你们抱着团欺负人?”

    “老陆,你知不知道,明达、顾宇峰那几个,活动能力也是很强的,真要是让他们拉起队伍来,林海文那个小公司,以后就别想拿到什么好曲子了。”赵文灿倒是不生气,“别到闹得不可开交了,再来找人疏通,那就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管不了的,说起来,他那个公司要是真开不下去了,未必就不是好事。一个写诗的,去学美术,前几天摩诘和启昌都说,他的书法造诣都能进书法家协会了。这么折腾下去,谁知道他还有多少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,你还挺得意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年轻嘛,年轻好啊。”陆松华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个人不说了,挺专心地开始听舞台上的表演。第二天,陆松华把林海文喊了过去,谈了一个多小时,他才撤走。

    微博上的你来我往只是冰山一角,更多的还是底下的勾连。

    林海文突然接到谷云盛的邀请,好巧不巧,也在顾宇峰情人的那个天雅轩。

    谷云盛是来送消息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林海文让王景峰和木谷去查,查不到什么,声明里的那几个都写过流行歌曲,给好几家公司写过,到底是谁动了手,或者是有没有人动手,这是查不出来的。谷云盛现在不太写诗写文章了,更多的是混仕途,消息灵通。

    “去年的文艺界春晚上,大领导出席的那个。卞婉柔唱了《明月几时有》,你知道的,但你知道不知道,最后一轮彩排,被刷下去的那首《边疆儿女》是谁写的?”谷云盛邀林海文小坐,喝了一杯茶,才慢吞吞地把事情给说了。

    “顾宇峰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啊。”谷云盛拉了一句腔调,“小伙子啊,这个盘子就是这么大,你这么蛮力往里面闯,总归是要得罪人的。应景的时候,可不就有人出来给你使绊子了么?”

    恩怨原来是在这里,林海文觉得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信?你以为顾宇峰就只有那份声明上那点本事?这几天他约了不少音乐家协会里头的人,嘶,说起来,没有人从你那里撤歌?”

    怎么会没有,他约到了20多首,还没来及选出来,这两天已经有3、4个拿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三流歌曲,我都没怎么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牛,说起来,我可跟你约过好久了,你什么时候有新作啊?”谷云盛的目的,就是最后这一句话,卖好也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最近有了灵感了,等等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暗示?”

    木谷带着铁锤妹妹给林海文汇报工作,一个给了曲子的人,打电话过来,没说要撤歌,却拐着弯想要让林海文和敦煌娱乐,出面给明达道歉,把之前的微博删掉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呃,谁?”木谷一愣,看着铁锤妹妹,马上又摇摇头,“好像是一个姓黄的,反正不是什么有名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哪来儿的底气?”林海文眼珠子转了转,“把他电话给我,我来跟他聊聊。”

    木谷眼珠子一瞪大,老板这是要服软?

    他是知道的,林海文最近跑动的比较勤奋,陆松华那里去了,谷云盛那里去了,一些聚会活动也去参加了,当然不全是为了微博上那点事,林海文明年要进作协,今年就得开始打点了,至少认个脸熟吧,难道要顾及影响,准备退一步?

    不过也轮不到他说什么,就把那个姓黄的电话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海文没轰他们,直接当着他们面就拨号了,木谷都想钻地走人,看到老板头一次服软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么?我是敦煌娱乐林海文,对对,是我,是这样的,我听说……,哦,这样啊,好的好的,我考虑一下,嗯嗯嗯,劳烦你。”林海文放下手机,想了想,从这位的语气里,似乎是明达、顾宇峰那头有了点成果,原话大概是“有几个人物,也挺不满意的”。

    林海文记起来那天陆松华特意把他找了过去,说“赵文灿的意思,大概是音协里头有人估计坐不住了,你还是做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姓黄的所谓“几个人物”,估计就是赵文灿说的那几个了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抓住机会就来啊。”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林海文确实是没有料到,他把明达一通臭骂,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,可见是到了一定的程度,就确实是不能太肆意了,牵一发动全身啊。

    耍贱卖萌的日子,看来是过一天少一天了——想一想,如果有一天林海文当了什么会长、主席之类,要是还在网上开骂,那估计真是一道风景线了。

    他跟木谷嘱咐了一句,“这个姓黄的,脑子不太好,你跟他联系着,搞搞清楚那头什么做法。”

    姓黄的也是哭晕在厕所,他得到消息后,想着要是能让林海文这个刺头,把骂出来的话吞下去,那该多有成就感。可惜,他还不知道在这里,有了个“脑子不太好”的评价,顺道做了个间谍。

    说完,又跟铁锤妹妹说到,“收到的歌,通通退回去。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