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91章 想男人【300票加更】

    林海文瞅着张赟那副死样,就很开心地跟屈恒一道逛起碑林,他也不急。屈恒这群人,都对这个碑刻认识很深的,从文学,从书法,从哲学理论,从历史,讲的深入浅出,聊得也是很有趣味,林海文都感觉受益匪浅,石啸他们三个也听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看到一多半的时候,一个老和尚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证一法师,白龙寺的住持,华佛协的副会长,”陈副主席给林海文介绍,那头是屈恒亲自给证一法师介绍林海文,还有张赟几个。

    证一很有佛相,带着微微笑意,很温和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‘我欲乘风归去’的林先生了,呵呵,我们方外之人,也听过先生大名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笑着双手合十拜了拜。

    几个人站着寒暄了几句,证一就引着大家到后殿,这里供奉着三尊白龙寺大师的金身,一般人是进不来的。

    所谓金身,就是得道的和尚死后,并不火化,而是经过一整套防腐程序,放进密闭的缸里,然后建塔保存,若干年后取出来,身体已经变得干瘪不腐。也就是所谓的金身,或者说是肉身佛,讲究一点的,会在佛身上贴金箔,成为正儿八经的金身——白龙寺这三座,就是贴了金箔的,最晚的一座,也有进220年历史了。战争年代,白龙寺始终无损,连带着这三尊金身,也留存至今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不信佛的林海文来说,总觉得有点瘆得慌。

    “你很激动啊?”林海文悄悄地跟楚薇薇嘀咕。

    楚薇薇瞪个大眼睛,“肉身佛哎,太神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尸体哎,还是几百年的干尸,你这么兴奋干什么?”林海文声音压得很低,屈恒他们在前头上香,蒲团就只有三个,他就往后退了,这会儿旁边也没人。

    楚薇薇四处看了看,才小心翼翼地说道,“在这里别乱说话,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分四轮都拜过了之后,大家才从内堂退出来,坐在外堂喝茶,外堂的镂雕大窗下,就是一口泉池。池壁上,在当年修建的时候,雕录了3万多条真言法咒,据传里头的水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——这当然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来,还是7年前了,”屈恒想了想,“那个时候我陪尼泊尔的客人来参观。当时这里也是这么清幽,一丝尘埃都不染,走进来都怕坏了这份安静。多年过去,一切都没变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座金身堂都建了600年,您7年未来,那也只是一个刹那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在谈,其他人听着。张赟呢,他耳朵竖着,但是心眼一直盯在林海文身上。简直了,他这一辈子,都没有被人当面骂过那种话,这么一个粗俗、无耻之人,居然还堂而皇之坐在这里,听得道高僧和文学大家谈经论里,这太荒谬了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聊开了,陈副主席,还有那几位,也都开始各抒己见。林海文看楚薇薇他们三个,有点要犯困的意思,就想站起来告辞。不过可能是被张赟看出来了,他突然也插进去说话,还直勾勾地看着林海文,生怕别人不知道,他的话是说给林海文听的。

    “白龙寺的这尊金身堂是纤毫不染,那必然是有人辛勤擦洗过的。说起来,有些地方,甚至人心里头,如果不及时清扫,一定会是藏污纳垢,不堪入目的。”张赟有点咬牙切齿,“外头瞧着金碧辉煌的,说不定,里头就是那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证一还是那么笑着,屈恒也安心品茶,没有说什么的想法。这些文人,都是这个艹性,只要说话是暗戳戳的,那都是可以忍受的。像林海文刚才说张赟那样,直接爆粗,那就绝对不行的。压根还说不到对错上,就要丢好几分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么看起来,他们俩有点角色倒置了。外面期刊报纸上,是张赟在找林海文麻烦,林海文本人则沉默至今。但是在这里,看着张赟倒像是被强X的那一方,一脸悲愤的。其他人说是不好奇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没了!

    张赟深吸了一口气,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也没法继续了,只好又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恶人值+500,来自全国作协张赟。

    骂了我,还要给恶人值?太欺负人了吧?林海文闲闲地想到。

    “我带诸位走一走?”证一看大家安静下来,就起身。

    白龙寺的占地是比较大的,也幸好是在京城边上,不然估计早被拆掉了。前后几个大殿、大碑林、塔林,都是景区,但后殿,包括刚才的金身堂、小碑林则是僧众的活动区,不给外人进来游玩的。

    但其实,照林海文看来,白龙寺的精髓,还真是在后殿这一块。

    证一带着他们看了浴佛池、灵龟八角井,女皇帝萧圣后的《阿弥陀经》壁刻,一手娟秀的小楷,也是当世唯一的圣后手迹,很珍贵。两个女孩子,反正是没忍住,拿了手机出来拍了两张,证一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林海文走前两步,抬手触摸了一下,中指覆在经文上。

    “哎,那个小和尚还挺俊的,找个机会弄进宫里去。”

    咳咳咳!林海文差点没把心脏咳出来。女皇大人,你这么污,佛祖都没劈死你么?

    好容易平复下来,林海文也不继续用牵机书虫了。跟着大家伙走到最后一个点,是涅槃洞,传说是还严法师寂灭之地,外头挂了佛祖佛偈。

    “法本法无法,无法法亦法。今付无法时,法法何曾法。”

    从涅槃洞前绕过,就回到了大雄宝殿的后头,已经能够听到前面人声鼎沸的声音,跟刚才,简直是判若两个世界。一座寺庙,外头就是红尘,里头就是婆娑极乐。

    “请诸位留墨宝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难免的最后一道程序,名人来访,总是有点特殊待遇,不过也得留下一点。当年柳牧、韩至,可能甚至还包括一些帝王,也都是这个套路里头的。

    屈恒先签下大名,然后是陈副主席,然后几个人让啊让的,林海文也不争,就让他们一个一个写完,他再上去。

    “哎,林先生跟我们这些老头子不同,正是作品高峰期啊,今天到白龙寺一游,不如帮大家写首诗纪念一下?”

    张赟抓住今天最后一个出幺蛾子的机会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