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94章 憋着

    “我就站在你后面,能看不见么?你是不是打算放出去让他自食其言啊?啧啧,他一定又要气死了。”石啸想象了一下,张赟在外面的文章上批林海文批的很凶,结果当面的时候,又夸了他一顿,这种两面派,一旦被放到网上去,估计也是要成个笑柄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摇摇头,表示石啸太嫩了,“我要是放出去了,头一个得罪的,你觉得是张赟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石啸恍然大悟,“你是说屈恒啊?”

    “你私下都直呼其名的啊?你姥爷知道了,估计要收拾你。屈恒在场,然后我把对话给录下来了,还放到网上。他能没有想法?越是位高权重,越是对这种事情介意的。所以啊,你太嫩了。”

    石啸心里承认自己果然是嫩,眼前这个比他还小的,才是个老奸巨猾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录下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吓他呀,要有机会让张赟听听,他不得吓死了么?”

    “那他就想不到,你根本不敢放出去?”石啸觉得林海文小看了张赟的智商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想不到,而是他会觉得我跟你是一样的,一样的嫩,想不到那些,说不定就放出去了。年轻人嘛,考虑不周全也是有的。”林海文挤挤眼睛,“我其实也可以这么做的,到时候跟屈恒道个歉,说我年轻不懂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把石啸送回京大,陆松华跟孙秀莲都不在家,他也没待,就直接回公司了。

    张赟算是被彻底激怒了,言论越来越露骨,而且渐渐把点,从攻击才华,转到德才不匹配上,攻击林海文人品有问题——当然他不能把自己被叫儿子的事情说出去。说起来,这一次,林海文的人品是被翻来覆去攻击了个彻底,连当年在临川一中的一些发言都有人提。

    林海文最新一条微博上,已经被刷到4万多回复了。

    “林大神,你怎么还不出声啊?”

    “哎,忍忍吧,总不能把央视啊、河东台啊,还有那些同行,都给骂一顿吧?那也不要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河东人,这次对你真的特别失望。不是说绑架你,但人谁没有家乡?这么冷情也是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大牛骂你,吓得不敢说话了吧?”网友“似不似洒”又出来了,这一回他吸取了教训,上回林海文发自己央美考分的时候,他在底下喷他考不上中戏,结果被群嘲了。所以这回也难得做了点功课,去搜了一下。什么主席,什么教授,什么主任,还有省台,站林海文对面的,个个头衔都要把他吓死了。不过他的脑回路的大概是单行道,就没有去搜支持林海文的,单单只看了骂他的,顿时勇气十足地来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有些铁粉都认识这个“似不似洒”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又来搞笑啦?搞懂中戏和央美的区别了么?”

    “大牛骂他,林大神估计不怕,但林大神怕你啊,怕被你笑死。”

    又被调了一顿的“似不似洒”大哥,气的晚上都没吃饭,觉得这帮脑残粉太脑残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时不时地上网看看,他就憋着不说话,看他们上蹿下跳的,把话都说尽了,基本上按照他们的要求,林海文马上就要立地成圣,白日飞升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卖出去了,还是直接上星。”陆冬的电话来的很及时,敦煌娱乐士气一振:《当婆婆遇上妈》有主了。

    “中河台?”林海文没想到,“多高价钱让你这么堕落啊。”

    中河省的地位是很高的,文化资源也非常多,但经济不发达,而且省台发展的很滞后。在多家卫视里头,基本是排在最后头的。陆冬把电视剧卖过去,那是不要收视率了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买断,价钱很不错的。”陆冬挺高兴的,“再说了,毕竟是省台,只要我们剧好,收视率还是有保障的。而且也没办法,他们新台长亲自联系我们的,很有诚意,我想着以后也能合作嘛。”

    得,价钱好,那就行。

    “他们台长下周要来京城,到时候一起吃个饭,你必须得到场啊,我们得有个文化人压阵啊。”商人见官,都是弱势一点,但文化人见官,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行,到时候给我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央美造型学院的油画第二工作室,就是常硕带的,占了校园里的一栋小楼,因为外头都是红色的,所以叫小红楼。这个小字,是对应着京大里头的红楼,那边的红楼是革命萌芽之地,比较猛,所以央美只好委屈一点。

    小红楼一共只有三层,当年是大师云集,所以一直都被保留下来了。除了三层被开辟了几个展览馆,一层和二层都是老师的画室。常硕在央美的画室,就在一楼南角。是小红楼里最大的一个——没办法,谁让他是二工的老大呢。

    “老师,完工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吐了一口气,看着自己面前这副《水果静物》,颜色多样,青苹果、红苹果,紫葡萄,香蕉,零散地放在一个漆盒里,漆盒上是规则的几何图形花纹,黑红色,漆盒边上,还有一个藤编的小篓,里面放了两支向日葵,一捧大绿叶。

    常硕略略低头,从眼镜上面瞧了一眼他,“辛苦您啦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吐吐舌头,没办法,心虚。

    之前被公司的事情拖住,到画室来的时间比较少。而且拜师常硕之后,他也没办法了,尊师重道这不是随便说说,老师要真是传道授业解惑,学生当然视之如父,这都是相互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,八月中旬你就过来了,让你赶几幅出来。到现在,你就出了一幅,你说说,知道你天赋好,但天赋再好,也得努力啊。”常硕说到这里,也觉得自己挺没意思的。林海文虽然画的不多,但是在凡·艾克源种的加持下,进步还是有的——至少比一般人进步的快。

    “家里还有两幅,就快完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常硕走过来看了看,指点了几句。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,林海文差的,都是要慢慢磨出来的,比如色彩的敏感度,从常硕那里过来的东西,不是切身感受过的,要补上就必须得自己去画才可以。不过林海文现在的画,直接去拍卖会都没问题,尤其他也不是无名之辈。

    “你网上那点事,怎么样了?要说你就老老实实地在这画,别去跟那帮文人搅和。”

    常硕现在是很想要把林海文引回正道上,虽然他也明白林海文诗才了得。不过既然已经决定学习油画,那当然就是要专心一意了,反正他是这么希望的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跳,跳出来我看看。等我看清楚了,一个一个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,你赶紧画出来,至少得有本作品集吧,不然怎么弄啊?”常硕也是无语,被骂的跟过街老鼠一样,他还挺活蹦乱跳的。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