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99章 封杀【4/10月票400加更】

    “他是这么说的?”央视综艺频道总监,今年52岁,年富力强,也被认为是很有前途的一位频道总监。

    钱主任一脸无奈,“嗯,林海文这个人吧,比较蛮。”

    “蛮?他要是真的靠我们吃饭,他就不会蛮了。终究是他说的没错,不上央视,他照样可以有饭吃,有钱赚,央视的手再长,伸不到他的一亩三分地去。”总监摇摇头,“不过春晚是头等大事,不能出现任何问题,台领导也好,我也好,都吃罪不起。你让郎坤不要有心理包袱,林海文那边,他的公司叫敦煌是吧?卞婉柔也好,还有其它明星,我们这边的节目有邀请的一律拿掉。其它频道我去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文化频道那边的刘总监,跟林海文关系还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刘是文化人啊,《诗词大会》也出了风头,跟我们不一样。不过大局为重,他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央视这边意见的落定,郎坤随即在个人微博上发表声明。

    “对于近期涉及鸡年春节联欢晚会和本人的事件,给广大观众和人民带来的不适影响,我本人深感歉意。我想要强调的是,春节联欢晚会选择节目,有自己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标准,不会因为个人观感,也不可能允许因为个人观感来影响节目选取,所有节目遴选工作,都将有导演组、中央电视台领导工作小组集体决定。

    春晚的最高宗旨,就是尽一切力量为观众朋友们,在大年夜奉上一场合家欢的文艺演出,和大家一起继往开来、共度跨年。承担起这一使命,我深感责任重大,也将为制作出一场让老百姓的满意的春节联欢晚会而献出全力。谢谢大家支持。”

    不过更小范围的朋友圈里,郎坤的态度就比较直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有饭吃,但我这一碗,不好意思,跪着我都不会赏你。”

    刘付培的消息,也传到了林海文这边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这次是闹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我看郎坤的声明,你们台里应该有统一意见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谁会去动郎坤?筹备组都工作了三个月了,动了他,谁来保证春晚的进度。”刘付培语气里倒是有点不屑的意思,作为半个文化人,他对这种每年一次,举全台之力办个晚会,还办的一般二般不受欢迎的,是不太看得惯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大台连个判决书也不屑给我,那到底是怎么个处理法?”

    “怎么处理?封杀呗。”刘付培说的很直接,“不过,你小子也应该有准备了吧?哎对了,你之前说的合作,电视剧中心那边估计暂时也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《华国诗词大会》那会儿,刘付培过来找林海文,希望将《念奴娇·中秋》特别用于那期节目。林海文当时也提了一些要求,就是让刘付培帮着拉个线,他希望和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一起拍部戏。就算央视已经不是一枝独秀,但和它们拍一部正剧,能在央视播一次,对于影视制作公司来说,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——从无名之辈,一跃成为行当里受认可的一员。

    林海文要拿出来的就是《潜伏》,这部口碑和收视双收的历史谍战剧,被他选中的原因,则是因为目前谍战剧有冒头的倾向,今年海城卫视和胶东卫视联播的一部《血痕》,就收获了不低的收视率,更是引起讨论的风潮。拿出《潜伏》和《暗算》这一类,更为保险,也符合央视播剧的风格,婆媳剧要上央视,可能性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央视既然决定要封杀他,那当然合作就成为镜中花,水中月了。

    “准备是有的,但是被你们央视就这么封杀了,我也是很怕怕的。”

    刘付培压低了声音,“我跟你说,你其实也不用担心。你那本《讴歌》,据我所知,上头不少人都很欣赏的,要是放出一两句话来,央视说不定还得上赶着去请你的。不过这就是一个命的问题,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命了。”

    命?林海文心里一笑,他可不靠命活着。

    “行,那谢谢您啊。刘总监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等缓一缓,这个风头过了,我们再看有没有机会。就冲你那天一口答应下来,我也记着你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,再见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林海文想了想,刘付培是有点交情,但他敢说以后有机会,应该还是问题层级没有高到顶上去,估计是综艺频道那头现在拿着春晚当令箭。

    敲了敲桌面,林海文看着案头上那一大堆书本、报纸、期刊——都是那些骂他的人,过往的作品,能找到的,木谷都给他找过来了。他拿个中指看的很辛苦,都快抽筋儿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如果没有弱点,那确实是不好对付的。不过能站出来弄林海文的,名利总得求一样,这样的人,总归不会是什么白莲花。

    养小三。

    收钱、送钱。

    权力掮客。

    这些念头,都在他们的作品里头闪现过很多次。

    林海文的目光最终停留在张赟的散文集《乡河》上,笑了笑,意外之喜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林海文和傅成去了一趟田桂园文物市场,时至今日,这里头真东西已经很少了,除非了边上的几家老字号,不过那个价格,也不会让你好过的。要说二十多年前,这里刚刚兴起文物交易的时候,那真是真货遍地,谁要是有那个眼光和资本,弄一批名家字画、官窑瓷器、紫檀家具什么的,现在也得是大收藏家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也没去那些老店里头,而是在字画的摊位里,绕了几个来回,随着书法和油画的进步,他的鉴赏水准,其实也是在进步的。当然,距离鉴宝,那还差一点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听说这里的东西,不太真的。”傅成忍了又忍,终于在林海文买下第四个画轴的时候提醒了他。

    林海文点点头,“反正便宜,挂在办公室里,装装样子,总比新的开着有文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您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他想一想还真是,拿回去用玻璃框一裱,谁还真能看出好坏来,反正林海文都是买的不太知名的书画家的作品。

    “您为啥不自己写啊?”

    “累得慌。”

    逛了三个多小时,林海文抱着11个画轴离开田桂园,花了小两万块,估计是肥了好几家小摊贩。

    回到家的时候,门口被围了好些人,还有俩公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呦,您回来了?”邻居也都知道,这里住着一个文化名人,都挺客气,不过今天看他的脸色就有点奇怪了:“就是你家里头,六点多的时候,开始有人在喊‘救命啊,来人啊’,我们就只好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一脸黑,贱鸟,还瞅着下班时间开始喊,真是要成精了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