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00章 国宝真迹?【5/10月票450加更】

    林海文掏出钥匙,后头还跟着好些邻居,公安,熙熙攘攘的,凑头在他家门口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幅什么画面呢?

    一只鸡油黄的鹦鹉,停在茶几上,面前是两个盘子,一个里头装了好些葵花籽,另一个里头装了好些葵花籽的壳。盘子边上,是一小杯白水。

    鹦鹉嗑了一粒瓜子,咕噜咕噜一下,很利索地把壳吐到了另一个盘子里,一扬脖子:

    “救命啊,来人啊。”

    然后在杯子里喝了点水,梳理了一下羽毛,又一扬脖子:

    “救命啊,来人啊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面目表情,好些邻居,笑的不行,“原来是只鹦鹉啊,哈哈,你不带它出门吧?我们家狗也是,它就是不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死没良心的,还知道回来?嘎嘎嘎。”

    这听着是李大郎媳妇的口气,林海文脸色更黑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这小东西被教坏了,打扰你们了。”林海文有点脱力,先跟邻居们道歉。

    邻居倒是和气的很,“没事没事,呦,你这是买了这么多画啊?”

    “嗯,逛了一下田桂园。”

    寒暄了几句,把人都送走。小黄意识到危险,扑棱扑棱地飞到窗帘架子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嘎嘎。”

    “嘎你个头,你哪儿学来的话?李大郎都教了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嘎嘎。”

    “下来,你给我下来,再不下来,我给你送猪圈去了。”猪圈的杀伤力很大。

    “嘎嘎。”小黄磨磨蹭蹭地飞下来,两个黑豆一样的眼睛,诚意满满地看林海文,还蹭蹭他的脖子,声音都温柔起来了,“嘎~嘎~”

    林海文被他一折腾,也没心思收拾它了。取了一卷画轴出来,是泰朝画家程庄文的一幅水墨山景图——真假就不知道了,递到了小黄面前,“喏,带着它,飞上去,然后,扔下来,懂?”

    小黄确实是灵性十足,很快就明白过来了。两个爪子抓住了这幅画轴,飞到天花板下,一松爪——啪啦,画被摔了个零碎。

    林海文把画收拾起来,左手一抬,一幅绢画出现在他手心,正是那幅燕道生的《帝王出行图》。小黄眼睛一瞪,绕着林海文飞了好几个圈,都没发现这东西是怎么出来的,嘎嘎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,给我安分点,不然就把你也收进去。”林海文顺道恐吓了它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您好,顾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小林先生啊,”顾研究员在办公室接待他,“稀客稀客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顾先生了,确实是意外得到一幅作品,有些不敢置信,所以才来麻烦您给看看。”林海文带了个长筒子,里头内衬了绒布,用了两个夹子,轻轻卡住绢本。

    顾研究员拿起了放大镜,“我女儿前几天来京城,我还跟她一起回了趟洛城,也是刚刚回来。要是早一点,还真是碰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林海文笑笑,突然一顿,洛城?姓顾?

    “顾先生,您认识,中河台的台长,顾海燕女士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顾研究员手上停住,挺好奇地看着林海文,“你认识海燕啊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真是巧了,”林海文还真是没想到,世界原来就是这么小。顾海燕到京城来,其实就是来接她爸爸去洛城住两天的。他把事情跟顾研究员说了说,“当初顾台长还是顾市长的时候,我跟她就有两面之缘,前几天她来京城,还小聚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通扯关系,气氛就融洽了很多。

    林海文小心翼翼地把《帝王出行图》拿出来,顾研究员看了一眼,有点想笑,“你这是燕道生的那幅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过瞧着它的题跋很有经纬历史,从魏至今,渊源不断,瞧着有点意思。所以才冒昧来找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魏开始?”顾研究员没急着去看这幅画,“小林先生,《帝王出行图》虽然大家都说是东魏燕道生所作,但如今传世的最早摹本,也就是波士顿那一幅,可不是从魏开始的,而是从它后面的晋朝开始传世。你这要是从魏朝开始,那可就是真迹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一愣,“您是说波士顿那一幅是晋朝摹本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已经是公认的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总算是反应过来,他说呢,波士顿那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原来压根就不是一个东西。这一幅应该是毫无疑问的《帝王出行图》真迹了,至今1400余年,居然还能保存下来?而且既然是大洋彼岸的秘密宝盒,也就是说,这幅原作,其实也被带出国去了——不过似乎是没有被人发现之类的,不然不可能一直沉默至今。

    “那您还是给看看吧,说不定我这就是真迹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,你这要是真迹,那毫无疑问是书画史上最轰动的一次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顾研究员虽然不相信,但工作态度是非常认真的,拿着放大镜,细细密密地看过去。只是轻松的脸色越来越凝重,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。看了足足大半个小时,他拿起电话,招呼了好几个人过来。

    有一个女研究员是做丝织品,还有做染料的,研究金石印章的,当然也有主攻设色国画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看看。”顾研究员语气急促,“快快快。”

    “老顾,你这着急上火的,遇到什么好东西了?”那位女研究员也有六十多了,打趣了他一句。不过老顾这会儿可没有想法要跟她开玩笑。

    几个人围着这幅画,一看,又看了大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从绢本,看到赭石颜料,在看到绘画风格,然后是历代题跋、留字。

    “老顾,这,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几个人话也说不出来了,“我看还是要做个年份测定,不然不敢确定啊。你这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喏,这位是林海文,林先生,他今天给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微微一笑,面色真诚无比,“前几天去田桂园买了几张画,本来说是挂在公司充充场面的。但是回家的时候被养的鹦鹉给摔了,结果这东西就从画轴里掉了出来,我看着有点意思,所以才特别请顾先生给看看。”

    好一个踩****的小子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