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05章 镇国之宝【10/10月票700加更]

    有了更多的合作点,很多事情自然就顺畅了起来。

    《当婆婆遇上妈》将接档中河卫视黄金档,10月28日正式开播,这算是堂而皇之地插队了,下一部剧距离开播时间太短,已经进入宣传期,没法挤掉。下下部就只好委委屈屈往后退。两边迅速敲定之后,陆冬看林海文的眼神,都不太对劲了——跟台长搞好关系,那真是爽啊。

    10月刚过,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在京城皇城博物院开会,来自皇城博物院、海关、地方博物院、清华、京大等单位的,超过45名委员,云集京城。对于9个分组,总计只有53人的委员会,这次鉴定的出席率,简直高到了不像话的地步。

    林海文和银行人员一起带着东西到场,感觉很像是在拍电影,后头安保人员是荷枪实弹的,就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这四十多个里面,他认识的人还不少。

    央美的蒋院、江涛,京大的陆松华都是书画碑帖组的,前面两个一般是国画和书法,陆松华是碑帖专家。俞妃是现代绘画组的,西河大的白沫居然是古籍组的。不算刚刚认识的皇城博物院顾以致,何研究员等等,也有5、6个了。

    这幅3米多长,70多厘米宽的绢本,在桌台上被缓缓铺开,几十只白手套,挨个从自己的领域去看。

    绢帛,甚至上面的纹路经纬,然后是绘画的线条、风格,加上人物边上的书法,设色,再到题跋、印章,流传史实,一点一点地看,一点一点地讨论、确认、核对。以前林海文在电视上也看过鉴宝节目,这个世界上,其实也有鉴宝节目,形式差不多。现在这里头好些都是上过各大鉴宝节目的,不过那种节目瞧着有点不靠谱,感觉都在幕后,真真假假的搞不清楚。但眼下却完全不一样了,四十几个鉴定方面的权威专家,这么细细地抠,可以说是任何一个细节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林海文虽然说是对恶人谷出品很有信心,不过这么大阵仗,让他也有点心虚来着。

    俞妃走到他边上的时候,他都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的。”俞妃笑着看看他,“顾研究员在绢本绘画作品鉴定上的造诣,是众所公认的。他看准的东西,很少有错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如此,当初林海文也不会找到顾以致头上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业内大神,我看着心虚啊。”

    俞妃点了点他,“也不都是看得懂的,比如我,就是来见见世面,以后要想这么靠近着看,估计也不容易了。哎,你是怎么考虑的?江主任应该是找过你了吧?”

    林海文点点头,脸上有点为难。俞妃也不去逼他,等会江涛肯定会自己出马的。

    镇馆之宝啊!

    这幅《帝王出行图》,不管是放在哪个博物馆,都称得上是镇馆之宝了。就算是皇城博物院里,不说超过其它一些藏品,但至少是齐平的,也是那么十来件精品里头的一个。这种机会,不论是谁,都难以错过。

    自从消息传出去以来,林海文因为没有尘埃落定,一直保持沉默,但是包括中河省省博、华国丝绸博物馆等等,已经挖空心思靠近过来了。林海文身边能被找到的关系,基本上都已经被走通了——最奇葩的是,还有通过童福生找上他的。估计那人是觉得,同是临川市的文化名人,应该还是有交集。这么说也没错,只是交集不太愉快就是了。童老头也很有意思,他呢也不拒绝,可能是怕丢面子,可他联系不上林海文啊,就去找临川一中的王老头——七拐八拐,也把消息传过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人啊,都是社群动物,怎么着都能被找到。

    这么看了足足两个多小时,好些白发苍苍的老先生,后头都得休息一会,起来再看。

    鉴定这种大幅作品,确实是比较费劲儿。看一部分是不行的,要是拼接的,或者是部分作假的,那就算是打眼了。必须得从头看到尾,从上看到下。

    “大家还有什么疑问?”顾以致看着大家都看完了,开始搜集意见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疑问?没想到,没想到,这幅图居然还能看见真迹。”一个老先生很感慨,“当年我们去美国参访,到访波士顿的时候,特意去看过。隔着防弹玻璃,心里真是五味杂陈。明明是我们的国宝,却被美国人锁在了他们的柜子里头。今天能看到这幅图,也是散了一个执念。”

    环视一周,没有人有疑问,顾以致取了鉴定意见书,还有几张纸来,掏出钢笔,“大家形成一下鉴定意见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你一句我一句,反正后头都高到了“旷古绝今”“镇国之宝”“极端重要的意义”的地步。

    文物局的处长、顾以致、鉴定委员会的专家们,一个一个在意见书上签字——这可能是很多年来,最为豪华的一份鉴定意见书了。

    复印了三份,林海文拿了一份,鉴定委员会秘书处拿了一份,国家文物局也拿了一份。原件跟《帝王出行图》放在一起,一并锁进银行的保险箱,交到安保那里,上押运车,直接回银行金库——取的时候,林海文必须到场,存就不必,贵重物品存保,跟一般银行保险箱不是一个业务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他也走不了。这帮人里,好几个看着他,都跟看剃光了毛的小羊羔子一样。

    国家文物局的傅处长,这是对官员来说,一个挺见鬼的姓氏。还有就是顾以致、江涛,丝绸馆的一位,另外就是几个地方博物馆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啊,”傅处长嘴巴里有点不利索,面对局里这种年纪的人,他一般都喊小林,今天还不太熟练了,“首先,很感谢你啊,发现了这件国宝。对我们国家绢本绘画艺术的研究,帝王历史的研究,服制冠冕等各方面的研究,可以说都有极其重要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端着笑,心里却有点乏味,你倒是快点啊,立牌坊不要立这么久。

    (PS:哇哈哈哈,我是一只码字机精!!十更到位!求点订阅哈,尤其是外站的朋友,来哦,这里好好玩哦。)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