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17章 荷尔蒙男女【850月票加更】

    一本作品集大约是12幅作品,林海文要赶在明年5月之前画出来,现在他是有5幅成品,加上手上的一幅《燕明园小街》和一幅《天花板上的吊灯》,就剩下5幅。作品集弄成之后,需要递交给巴黎高美那边,才能最后确认入学——虽然是常硕操作的国际合作项目,但巴黎高美有自己的标准,是不能降低的。这也是它之所以是无数油画学生梦中殿堂的缘故了。

    《燕明园小街》就是京大通向陆松华燕明园住宅的那条小街,主要的人物是王皓跟他的妈妈。林海文总是难以避免用更加明快飞扬的色调去描述,尽管他不知道王皓后来的治疗结果是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仅仅是见过了两面,但那个店,给林海文的印象,几乎算是最深刻的一处地界。

    也许是那首地摊歌吧,短暂地贯通了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你这都快画成圣子了。”谢俊站在他身后,小黄在边上嗑瓜子。画面上,被妈妈搂在怀里的王皓,眉目带光,肌肤饱满,一点也不像是个生病的孩子。在杂乱低暗的巷子里,确实是人间圣子的感觉了。谢俊不知道王皓的故事,毕竟林海文也没有说这幅画叫《生病的小孩》。

    林海文挤了点赭石色,“为什么不能呢?”

    “行啊,随你开心。”谢俊揉了揉僵硬的脖子,“啧,这里真是豪华啊。常老师每年都有好几个月在国外,这期间都是你一个人用?怎么就没人造反呢?”

    “造反干嘛?难道让常老师每年搬家两回?空着也是空着,你要是想来也可以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,没成大师就先享受大师的待遇,我怕折福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我这半个大师的水平,也是很战战兢兢的很啊。”林海文调出路边砖的在遮阳棚下的颜色来,“你自便啊,我开始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。”

    谢俊又看了一个小时,很惊叹,林海文一旦进入绘画的状态,几乎是肉眼可见地融入进去。任何动静、声响都不再能够影响他。这种专注程度,让他叹为观止。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是天才的原因?

    小黄嗑完瓜子,有点渴,可是水已经没有了。它乌溜黑的眼珠子看看林海文,知道这会儿不能去打扰,所以考虑一下,飞到了谢俊肩膀上,“嘎嘎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吸引了注意力之后,它飞向了饮水机,停在水桶上,“嘎嘎。”

    谢俊秒懂,认命地给它放了水,然后还补了些瓜子,才离开画室,“什么样的主人,有什么样的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脸妹的宿舍里,刘冉气死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,美美,丢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王美美有点尴尬,“我哪里知道他是那么个人啊。前几天那个师兄,不就请我们吃饭了么?你说这个林海文,那么有钱,怎么就抠死了,请顿饭都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她们宿舍其实也不全是这种脑子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人家说不定有女朋友了。”另一个女孩,叫吕骋,“而且,说实话,这么让人请客,本来也不太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啊?还不是给他们一个接触冉冉的机会。”王美美不屑地撇撇嘴,“这帮男人,说不定回去之后还能好好吹牛呢。跟校花吃过饭了啥的,啧啧,再说了,咱们冉冉名花无主,本来就得多多选择嘛。是吧,冉冉?”

    吕骋觉得自己真是来错了寝室,不一起行动吧,觉得不太好,一起行动吧,浪费时间又无聊。

    “吕骋,你别那副表情了,说得好像你就没去吃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去的,是你拉着我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是去了呀。”

    吕骋深吸了一口气,“行,你把那个师兄的电话给我,我把我那份钱还给他,这总行了吧?你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,我就说说,你至于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给是吧,油画系二年级,鹿丹泽,我自己去找。”吕骋背上东西,出门了。

    “这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人家不乐意,想要好好画,混到俞妃工作室去的。咱们下回别喊她就是了。”刘冉不太开心,宿舍四个人,王美美贪图她的化妆品,能时不时混一顿高档餐厅。另一个呢,喜欢借她的衣服,所以也得捧着她。只有吕骋,对她无所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11点半,林海文回宿舍,热水也打好了,刘成喜同学,带领着另外两个,一脸媚笑。

    “干嘛呀?你是去健身房了?还是敬事房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海文啊,你说那个中戏,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林海文就把自己跟祁卉是高中同学,然后她考上了中戏的事情,给几个人说了。他微博没关注祁卉,省事主要是。但是QQ当然是有的,能看到祁卉晒了和室友的合照。那个水准,确实很高——不过也蛮有意思,祁卉是比较有辨识度的脸,其她三位都是网红脸,锥子、大眼球、高挺的鼻子、扫帚睫毛。基本是稍微低配一点的楚薇薇。楚薇薇是天然网红脸,这几位感觉有点人工的意思——到了这个年头,有点想法的,都不会入行之后再去整了,那不就摆明了给黑历史么,基本入学前,走进镁光灯前,就给自己整了。

    不过人家女朋友,整了也就整了,林海文无所谓——另外那三个就更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“海文哥啊,老大啊,什么时候,给句实在话。”刘成喜一点也没有打坐之人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别忽悠。”哲昇,是学雕塑的那个,姓很少见。从林海文手机里看到祁卉室友的合影,眼珠子都亮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沈栋,也没好到哪里去,这群大学生啊,荷尔蒙过剩,而且吧学艺术的,要么光棍到四十,要么就是想处处留种,时时播撒的。显然,这三个,都不是苦修士那种。

    “我看她睡没睡啊。”之前祁卉还说,什么时候到他们学院来玩一次,中戏在央美人眼里,是美女云集,帅哥如雨。但央美在中戏眼里,那也是艺术家遍地啊,都带着滤镜呢。

    祁卉当然没睡,12点前睡觉的,那都是少数。

    那边一商量,就明天吧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