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30章 正义的吼声【1050票加更】

    林海文第二天开始工作之前,看着消息界面上的四个人名儿。

    头一个,中央美院王美美,这位给了100点。不过按照她的水准应当安排不了这么一场好戏,而且弄掉林海文也轮不到她。就算是为了爽一把,好歹也要找准尺寸啊,太大了她也怕弄死她自己啊。这件事情,扯到了学院,扯到了微博上,不是她一个小妹子敢做的,就算是个意外,这会儿也早就应该匿了。

    后面三个,林海文稍微打听了一下,就基本确定了。

    陈牧扬!

    研究生二年级。

    油画第四工作室的。

    今年参加了京城青年画家年展,一举“夺得”了三等奖的“殊荣”——这些词儿都是在央美的新闻稿里出现的。

    剩下两个,默默无名,处心积虑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“陈牧扬,呵呵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林海文投入到了《燕明园小街》当中,人物越来越清晰,情感越来越浓郁,这让他都有点厌恶起现实世界那点狗屁倒灶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央美行政楼的小会议室,蒋院长连同两位副院长,孙教授和董教授,加上两位党委的——最大的头头没有出席,目前央美的一号其实是个老同志,担任现职已经超过10年,还是很有声望,主要是敢于,也愿意放手让业务干部来建设央美,大部分业务上的工作,都是放手给行政班子。

    事情都谈的差不多了,蒋院长拿下眼镜,擦了擦,“老孙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孙副院长脸色一动,不过很快也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其他三个面面相觑,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陈牧扬在学院内网上的发言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蒋院长之前是不知道陈牧扬在BBS上发言的,毕竟院办过来的消息,也只是说BBS上有学生发言,并没有突出安德鲁,更没有说他在带节奏。蒋院长又没有亲自上去看,自然不知道有个安德鲁的存在。不过今天下午开会之前,院办主任还是跟他说了一下,他才让信息那头查了注册信息,这一查,喝,查了个有意思的结果出来。

    央美学生,能在研究生阶段就去参加京城年展的,不多,凤毛麟角——水平不说,主要是人家不给机会。陈牧扬有这个造化,完全得益于他的老师,也就是现在坐在蒋院长前面的孙副院长,作为央美副院长,第四工作室的老大,他在业内也是相当有声望的,地位上,甚至比俞妃还要更高一点。要让自己的学生去蹭个展,然后蹭个三等奖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包括竺宇也是,于波也是,如果没有业内大牛的老师推动,就算是央美的青年老师,他们参加什么海城双年展,华国-法国绘画联展之类有影响力的展览,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孙副院长,显然也想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,牧扬开始没有跟我说,后来影响扩大之后,他还是跟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今天上午,他那篇帖子,也是你认可的?”

    孙副院长连连摇头,“这怎么可能,我也就是知道而已。而且,说实话,我也不觉得学生们,包括牧扬的观点有什么问题,这个机会拿出来大家争取一下,没有坏处嘛。林海文的水准,你我都是有目共睹的,就算是竞争,本科研究生这群学生里,也没有人能跟他一比啊。”

    蒋院长笑了笑,点点头,“所以他后来让林海文退出竞争,你是不知道的喽?你也没有关注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没有。”孙副院长看了看几位领导班子成员,“怎么?他让林海文退出这次竞选?”

    蒋院长不看他了,看向董副院长,还有两位其他同事,“这个陈牧扬,很有水准啊。先是在BBS上放消息,影响扩大之后,现在学院不得不推出这个所谓的流程,大家也都是知道的,说是流程,其实最后肯定还是林海文,不然常硕不同意,林海文也不会同意。结果呢,流程出来之后,陈牧扬拿学院百年声誉的大局,来让林海文退出竞争,话说的还是很好听的。林海文有这个能力,应该去争取帮央美多拿一个名额啊。说实话,作为央美的院长,我是希望看到这样的方案的,但是,林海文昨天晚上回复了一下,也真是有道理。

    有些人,总希望全世界都是圣人,拿这个圣人的标准去要求林海文,要求其他人,然后他们自己呢,就可以凭借私心,在那样一个圣人世界里享受尽了好处。毕竟,君子不善于谋啊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哦,你们也可以看看,今天陈牧扬在BBS上发了帖子,也算是隔空回复林海文了。那这是一篇好文章啊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是有了准备,打印了好几份,递给了其他人,连孙副院长也没有少掉。

    陈牧扬,或者是Andrew,在今天上午发了一篇新帖子。

    “私心可耻么?枉顾公平的私心是可耻的,但寻求公平的私心并不可耻”——这是标题。

    “昨天发出那个建议之后,我早已料到,会有很多人说我私心作祟,才想要把林海文排除出竞争队伍。我并不否认,我希望获得这个机会,而且我想要说的是,作为央美的一员,我也有资格去争取,我说的是实实在在地去争取,这样一个难得的名额。

    我明白,这个机会的获得,必然是常硕老师联系巴黎高美才有的。林海文作为他唯一的弟子,有天然的优势,我也明白,林海文作为一个影响力巨大的学生,对央美也有重要的贡献,包括《帝王出行图》,也包括以省状元之尊就读中央美院,为美院可以说是大涨了声威。这两点,让林海文获得这个机会,显得理所当然,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但是,真的是这样么?

    常硕老师是华国油画家中的一面旗帜,受聘央美时也曾说过希望为央美的美术发展贡献力量。林海文本人的影响力和才华,更是超越油画,甚至美术的范畴,在诗歌、文章、电视剧制作、音乐等等领域都有卓越的成绩。那么,两位如此优秀,如此成绩斐然的央美人,为什么会觉得他们为央美争取来的机会,就一定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呢?难道这样的机会,让大家真真正正能够分享到,不是一种义务么?

    是的,义务。看到这里,又有人说我无耻了,但是请诸位想一想,如果这些旗帜人物,这些天才,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自己,不是为了集体,为了学院,为了民族,为了国家,我们今天会有这样的和平、富足的生活么?不,可能只有一小撮人越来越富有,剩下的依然还需要为温饱苦苦挣扎。

    而且,最后,我想要强调的是,我完全没有要剥夺林海文去高美进修机会的意思。我说过,以林海文的水平、天赋,他可以通过正常流程进入央美,从而将这个难得机会,留给天赋不是那么出众的我们。这样一个方案,除了林海文要去做一些事情,承担一点点风险——比如因为交通问题影响到了考试之类的。它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愿意呢?难道为同学,为校友,付出一点点,就能争取一个让大家魂牵梦萦的机会,这种事情,真的那么不能接受么?

    我是油画系第四工作室研二的陈牧扬,我愿意直面所有压力。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