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52章 妹与狼

    目送白冰玉的玛莎拉蒂离开,林海文才上车回公司。

    起笔画了半天时间,快下班的时候,他去了趟卫生间,刚坐下来,就听到墙对面——那是女卫生间,有人在哭。

    “隔音这么差的?”嘀咕了一句,林海文想着需不需要弄点隔音塞材料来装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呢,我哪里还有钱嘛。”

    铁锤?

    “我知道爸生病,可是我不是已经打给你们三万了么?我才工作多久,京城这边的房租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我一个月拿到手就7000多一点。每个月给你们2000,我哪里还有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谁借啊,我借了怎么还啊。爸他不是已经做完手术了,医保不是都报销出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让你还我,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有钱,5000我也没有,发工资我得付房租啊,要到期了都。”

    “——什么叫我想爸死啊,”铁锤的声音一下子急起来,“他怎么就要死了,他手术不是成功了么?保养吃药的钱,你一定要跟我要么?你没钱,那陈俊的苹果手机是谁给他买的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嗓子一下子尖锐起来,连林海文隔着墙都模模糊糊听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但听不到字眼。

    铁锤一直抽着哭,“他是男孩子,他要谈女朋友,你就花6、7000给他买新手机,就没钱给我爸买药么?再说了,我给你的3万,报销出来根本花不了啊,你拿那个钱给爸买药,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跟你算账了,我——”

    后头就听不到讲电话的声音了,只有铁锤在抽搭,几分钟后,水声传来。

    等林海文出去的时候,又看见铁锤一边扫着电脑上各种表格,一边跟同事讨论起化妆品和衣服来了——铁锤好像,还真就没几件衣服。

    这还是林海文第一次听说过这种事情呢。虽然他写了很多类似的情感文章,但那都是抄来的,而且好些也都是编造的。生活中这种重男轻女的事情,他真是没有遇见过。他大舅家,姑娘看的特别重,从来没有说过歧视对待的。祁卉家、楚薇薇家,都是一个姑娘,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林海文想了想,铁锤未必想要让别人知道,他也没有必要去多嘴。收拾了一下,他先下班回去,作为办公室三两只小猫的头头,铁锤最后一个锁门离开,这会儿还在干活。胖胖的一个姑娘,戴副眼镜,认认真真地看数据——这也许是绝大部分年轻人的缩影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林董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吃外卖呢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现在住的地方,还是之前租下来的地方。不过后来,都被他买下来了,一套300多万,一套是差不多500万,也挺伤筋动骨的。不过好在凌纪那帮人,给他送上了1200万。要说这些人,做事就是讲究,钱是凌纪一把过来的。至于他跟那几位不能人道的是怎么弄,就跟林海文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一套是他自己住,还有一套,照旧给他的员工当宿舍,住了7、8个人,反正一个月林海文算1万块钱租金,他们自己商量。这里离原来敦煌的办公室特别近,但是和现在的地方,就有30分钟车程了。不过好在有直达的公交车和地铁,方便还是很方便的,总比那些住在五环外,每天五点多开始通勤的人,要幸福的多。

    跟他打招呼的,就是敦煌的一个办事员。

    电梯先到林海文的楼层,办事员小伙子挺殷勤地给他拦住电梯门——也就是做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领导啊?”

    “呼,”小伙子呼出一口气,看了一眼说话的大妈,“是我们公司的大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哦呦,这么年轻的大老板呀。”

    “林海文啊,您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这栋楼里,都知道有个文化人住着,但也不是都认识。当初小黄在家里惨叫一通,算是让林海文被认了个脸熟,这位大妈可能当时没过来瞧热闹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林海文啊,哎呀。”大妈眼睛一亮,“我闺女也是作家呀,我得让他俩认识认识,都是一个行当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您女儿也是作家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天天在家打电脑,”大妈口嫌体正直,“一个月也能挣个1、2万呢,多的时候,3、4万也有的。”

    小伙子匿了——他一个月也就是到手6000。

    “你有你们老板的电话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没有的啊?你这个小伙子,老板要跟紧的,不然怎么进步啊?就刚才,你就得送你们老板到门口去啊,对不对?就站在电梯里,跟傻了一样。”大妈开始跟他讲职场圣经了。没想到两个人还是同一层的,住对门,对面开门的时候,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在门缝里一闪而过,小伙子顿时僵了一下,浑身热血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阿姨。”小伙子瞬间堆起这辈子最亲切的笑容,叫住了进门的大妈,“谢谢您的教诲啊,您要有什么事儿,什么重活,换个灯泡什么的,尽管说,我就住对门,这会儿下班,周末一般都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谢谢你啊,小伙子。”

    小伙子进门的时候,还是一脸荡漾,被人问,就跟锯嘴葫芦一样,不肯说。狼多肉少啊,怎么能泄露这天大的机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海文不知道自己的小员工,大冬天,开始萌发春情了。

    他正被眼前的这摊东西,给气得慌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,给他门口,喷了一大堆漆,都是挺幼稚的各种图样,大门上,地毯上,两边儿的墙上,全都是。

    他敲了敲了对面的门,一个女人从门缝里探了个头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你好,我是住你家对门的,想跟你问一下,你今天听到了什么动静么?有没有什么人来过啊,家门口给喷了一堆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才下班。”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漠的邻居啊,林海文咂咂嘴,给物业打了个电话。他毕竟是知名人士,物业对他的态度还是相当殷勤的,很快就有两个人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”物业经理挺有经验,“楼道都有摄像头,我回去马上给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行,辛苦你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