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53章 如此之贱

    楼道监控一看,林海文都给气乐了。

    咚咚咚把对门给敲开,还是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大姐,这些,你不知道?”他指着门口那一摊。

    女人可能是看到穿制服的物业人员,猜到了监控的事情,没法赖了:“林先生,就是家里小孩,一个没注意,他就拿了喷漆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说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就是担心嘛,怕你生气来着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真没有心情跟她生气,他指了一下物业经理,“赵经理能联系一下清洁工,你跟他处理一下吧。另外,看好你家小孩子,这是跑出来喷漆,下回跑回来,谁知道会不会就让人给抱走了,哭都没地方哭去你。

    行,赵经理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就想回屋,结果被女人喊住了,“我处理什么?你让赵经理找人来清洗掉,不就行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您得付钱啊,大姐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我付钱的啊?”

    林海文眨眨眼睛,知道自己遇见个不要脸的了,“你的崽儿弄的,你不付钱,还想咋地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一个小孩,他能知道什么呀?再说了,他也不是故意的呀,这东西,他就是不懂事给喷的。就这,你跟一个孩子计较。”女人转头就想要回屋,“你说你一个大作家,这不丢份么?传出去,对你名声也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呦,你还挺有道理,”林海文摆摆手,“我也不想跟你多说,要么你找人来清理了,要么,我马上报警。至于名声什么的,不好意思,我不在意,你想去哪儿说,你就去哪儿说去。另外,我跟你说,你儿子脑子还没长全乎,我能理解。但是你自己的脑子也不怎么全,这个我就没法忍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挺泼的,一关门,任物业经理怎么敲,都不开门了。

    最后只有报警,片警简直了,没啥办法,对面就是不开门——他们也没有搜查令来着,不能进去。

    “所以,就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实在是没办法,遇到这种人,”一个中年片警也挺无奈,“年年都有这种人。您要不就自己清理了吧,邻里之间的,也别闹僵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清理了?”

    “您也是大作家,没必要跟这种女人一般见识。耽误您精力,您那点时间都够赚更多的了,大家退一步,营造和谐社区,这是我们的宗旨。她没什么素质,你是高级知识分子啊,多多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又乐了,“这么个营造和谐社区啊?哎你说,要不我给你们上媒体表彰表彰?再给你们送面锦旗?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愿意,那我们就继续做工作嘛。”京城名人多,这个片警可能也是见过世面的,“其他事情,都是你个人自由,我们管不到,也没法管。行吧,我们会一直跟进的,不过处理进度,现在就没法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慢走。”林海文笑笑。

    听到对面门响,楼道里安静下来,这边屋子里,女人挺得意地跟她老公说,“怎么样?我告诉你,他没办法的,闹大了,难道还是我们吃亏么?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大人物,会不会弄我们啊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他要敢做什么,我们就去叫媒体嘛。”女人点了点儿子的脑门,“你不知道那个圆筒是摄像头么?你傻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海文回去收拾了点衣服和洗漱用品,出门回公司去了——他本来这两天就要趁着脑子里的画面比较清晰,赶紧画出一个稿子来。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,物业赵经理还跟他打招呼来着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手上还在打电话,“恩恩,住公司房子的,158……,叫付健是吧?行啊,再见。”

    就着刚才记下来的号,林海文拨了过去,拦了出租车,钻进去。

    赵经理一直瞅着他,刚才跟他一起去处理的一个保安,也在看:

    “他这是不住了?有钱人都有好几个房子,换一个地儿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赵经理叹了一口气,“尽特么是破事,那个三八以后有事情,你们都记住了,甭理她。什么水管坏了,漏水之类的,挂她十天半个月再说,姥姥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林海文还在睡觉,木谷每天早上上班,会去林海文办公室和画室稍微清理一下——这个工作不是保洁做的,都得是他一个人干。

    看见老板睡在公司,他还挺奇怪的,昨天晚上,林海文给他电话,要了一个住在一块的员工的电话,他也没问是干什么——问老板的事儿?他又不是吃多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家门口,这会儿也挺热闹的。

    七八个垃圾袋堆在他对门。

    外卖盒子,泡面桶,水果皮,蔬菜梗,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女人出门送孩子上学,被眼前这么一堆,吓得差点倒回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啊?”老公端着一碗粥出来,筷子都惊的掉地上了,“这是哪个缺德的?”

    两人一对眼,对面墙上的喷漆无比醒目着呢。

    女人气的冲了过去,哐哐哐地敲林海文门。

    “林海文,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可惜了,林海文不在,她敲死了也找不到人啊。

    “给他推过去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,弄得一身臭,把这些垃圾袋又给推回到林海文门前去,地面上那些汤汤水水的恶心玩意,也拿拖把给推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,跟我玩这个,我还怕你啊。”

    下午,付健——就是那个电梯里遇见大妈的小伙子,上楼前,撇到一眼垃圾桶里一袋一袋的垃圾,“哎,要不我们拎点上去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他边上的室友们,一脸厌恶。

    “老板交代的事情,得好好完成啊,知道不?得跟紧老板才有前途,就指着眼前这么几千块钱,什么时候才能买得上房子啊?”付健从大妈那里听来的宝典,毫无保留地教给了同事们。几个人无语地捏着鼻子,从里面一个人拎了一袋出来,提到林海文的楼层。

    “嘿,跟我们干上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小伙子兴奋起来了,这会儿也不怕脏,把拿上来的几个堆在女人家门口,又把早上拿下来的重新推回去,这才怕拍手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这是个长期的艰巨的工作啊,老板一定能看到我们的诚意的。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