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75章 郎导的下场

    央视元宵晚会结束之后,郎坤正式卸下春晚总导演职务,下一年的春晚导演,会在5、6个月之后选出来。

    郎坤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够继续执导。

    但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是不是犯了岁星?怎么就碰到这么一个——”好些词在郎坤的嘴巴里晃啊晃啊的,最后却一个都没吐出来,他拿起酒杯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跟他一桌的,歌唱家李江,导演田鸥,央视主持人罗明胜,喝着热好的黄酒,四个年过50的老男人,一个嘚吧嘚,另外三个,就听着郎坤有一句没一句地说央视,说林海文,说《千手观音》。

    央视对外是非常讲究的,林海文基本上处于隐性全面封杀的阶段,各个频道都不会再跟林海文那头邀约合作,新闻方面,当然不可能说完全不报,比如CBS这种新闻,《千手观音》受邀参加国际特殊艺术节这种新闻,上不了头号新闻节目,但在新闻频道的节目里,是必然要报的。但他们也有不成文的原则,那就是能不出现林海文就不出现林海文,能少提林海文就少提林海文。

    CBS那一条里,关注点就放在了《帝王出行图》和华国美术馆上,就提了两次林海文。《千手观音》就直接没有,作为创作人,是属于幕后,央视不说也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这样的态度下,中河台和敦煌娱乐的全面合作,让央视还是有点难堪的。此外,包括河东卫视、海城卫视在内,这些电视台对敦煌娱乐新电视剧的追捧,也属于另一种形式的打脸——地方台常年受制于行政限制不说,央视和广播电视委员会之间的媾和关系,也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。自然还是愿意在这种事情上,顺便给央视点脾气看看的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敦煌娱乐的作品,都是属于安全的,他要是名扬影视,做仙幻言情,古装偶像之类的,上头一纸限制令,还是会让他们头疼得要死。但林海文的婆媳剧,限不住的。马上要做的主旋律谍战剧,包括《千手观音》这种节目,那更是要大力弘扬的类型。

    舆论也好,卫视们的小心思也好,这股压力,也不是说央视真就单抗下去了,还是会透过央视这层水波不兴的皮,压在包括郎坤这些人头顶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栽到了他手里。”郎坤也知道了,台里不会处理他什么,丢不起那人,但他也再难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至于吧。”李江给他倒上了,“他不还是被封杀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罗明胜也是央视的人,他看了看郎坤,“老郎啊,他这次是失算了。台里面不可能去回应外头那些批评,但据我所知,明年春晚的筹备期大概要提早两个月,160天,史无前例啊。你们说为什么要变?

    其实啊,老郎的最大问题,不在于跟林海文骂了一顿,也不在于风格,是在于选节目的水平,《千手观音》,啧啧,这么亮眼的节目,春晚有十年没出过了吧?结果愣是在地方春晚上出现了,台里能不生气么?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办法,节目就是林海文做出来的,郎坤他也选不了啊。你们说这个林海文,还真是有点邪啊。”田鸥摇着头,“老李你们音协里头,也有跟他不对付的,作协就不讲了,张赟那都是快进主席团的人了,结果愣是被他一个连委员都不是的普通会员给搞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付的是有,但想捧他的也有啊。”李江叹了一声,“你们是搞舞台的,看到《千手观音》觉得画面震撼,但我们搞音乐的,那就不太一样了。听着像是佛乐的那段背景音,非常厉害的。真的是很难想象,他能做的出来。赵文灿年后几次活动上,说了不少林海文的好话,我看啊,林海文没进作协的委员会,倒要先进我们音协的委员会了。”

    《千手观音》的音乐,原作可是总政歌舞团团长,水准是不用怀疑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越说越是郁闷啊。

    四个人只好闷头喝,走的时候,个个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宵一过,文联“山河锦绣”春节大联欢节目在国家大会堂开录。

    它不是直播节目,是录完之后,再由央视和各大卫视来播放。

    敦煌娱乐这头,林海文是受邀观看,天马传奇是受邀表演——作为少数民族歌手,她们还是很契合大过年的气氛的。

    每到过年,总有一些人是不得安生,第一类是老艺术家们,比如秦老师、田老师那些,总要被请出来大联欢一下,文艺界有尊老的传统,老一辈又都是又红又专的,更是合适。所以大量的场合,都得请他们坐镇亮相。第二类的呢,就是少数民族艺术家,大联欢呀,不带上少数民族怎么欢?

    天马传奇作为去年少数民族歌手中最出彩的,受邀表演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至于央视,文联的级别比央视的顶头上司还要高半格——蒲东生可是协商会议的副主席。

    这还是林海文头一次进国家大会堂,老远傅成的车就进不去了,只有走——亏了那些老人家,也不知道有没有特殊待遇的。

    路上碰见好些熟人,谭启昌、海云生、谷云盛,也有张四海、海林、郎坤这些。前面那一拨,林海文挥挥手,下来再联系,后面这一波,他可就热情多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开喷郎坤和鸡年春晚,给他带来太多路人缘了,互联网恶人值变得特别慢。

    再加上滕海军一家三口的,凌纪婚礼上弄到的,到这会儿居然还没到10000点,差了几十点来着。不过林海文就知道,今天必然是有收获的,比如老朋友张四海——《诗刊》的主编。

    老古董期刊《古诗观止》去年赶了一次潮流,拿林海文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做了个全国征集活动。经过组委会评选,而且得到了林海文的认可的,除了奖金之外,还可以同时列名这首诗。

    名利双收!

    这一下子,好些古诗爱好者,兴奋极了,不少有点小名气的,也都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《古诗观止》竟然把号称与时俱进、新派的《诗刊》,在关注度和讨论量上给压了下去,这就要了张四海老命了。辛辛苦苦三十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张主编,过年好啊,过年好,你瞅着比去年老了可不止一岁了。”

    恶人值+200,来自《诗刊》张四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张主编,你就是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四海一副见鬼的样子,也不知道哪里客气了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