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80章 《国宝档案》开播

    “我是你师兄,也不能违心说你违心说的话不违心啊,听得懂吧?意思就是你可以违心,我不能啊。”司蔚说的还挺眉飞色舞的。

    涂刚对他这位师兄,也是没话说。

    他本人是付远理论的传声筒,有时候是身不由己的,而且这也是利益攸关的大事。不说别的,俞妃那种传统苏俄风格作品,现在在市场上就不吃香,当然这个指的是一般的画家,成名成家那些,价格还是靠得住的。不过想要掌握主流,自然就得考虑这些中坚画家的利益了,涂刚,或者说背后的付远不站出来,常硕那种****的风格成了主流,那还有人跟着他们么?所谓黄袍加身,到时候行业声音,美协也好,文联里头也好,掌握话语权的就不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功成名就,哪能一朝尽丧?

    付升给他们添茶,“涂叔,你就让他那么说你?”

    “我要站出来跟他闹一场,明天他的画,价格就能翻几倍了。”涂刚点了点付升,“听说你之前也被他收拾了一次?怎么,让涂叔给你出气?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他公司的那两个土包子歌手,先出言不逊的,结果最后还是我们先出去,都是爷爷赶我走。”

    付远瞥了他一眼,“你不走,你信不信林海文能坐在那里,教训你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啊?当您面,他教训了付升啊?”涂刚有点不敢相信,那可是文联的春晚啊,付远可是文联的副主席。

    “阴阳怪气的啊,呵,”付远喝了一口茶,皱皱眉头,哪怕冷藏了,一年的旧茶,还是味道不对啊。他爱喝毛尖,年年美术界里头都有去外地采风的,他也就年年喝着最新的毛尖,再过半个月,今年的新茶就要出来了,剩下的这点茶,“涂刚啊,家里还有点毛尖,你们等会拿点回去待客吧。”

    “庆阳的毛尖?啧啧。”涂刚反正不太爱喝茶,要这个名头——付远送的顶级庆阳毛尖,就够拿出去装门面的了。

    付升愤愤地跟涂刚说。

    那天林海文把他提溜过去,说什么“付升小朋友,不太懂事,装文联的工作人员,这不是给您老人家抹黑么?”“您说了之前,我都不相信来着,您这么清高雅正的前辈,怎么有这么胡闹的孙子。”“咱们美术界,谁不说您好啊,可千万别被后辈小孩给拖累了。”

    小朋友,胡闹的孙子,后辈小孩。

    现在一想起来,林海文一口一个他爷爷辈的词汇出来,他就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缺心眼么?学的还挺像的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,”涂刚看看自己的师兄,又看看自己的老师,“给他老师撑面子?不至于吧,常硕那派,也用不着他来出头啊。”

    把付远的孙子拎到当面说一顿,这事情,有点出格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人家就是尊师重道好弟子来着。”司蔚想了想,“我准备去央美画室看看,他应该有别的作品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看不到了,”付远对司蔚的话,也不在意,司蔚是成名成家的人物,也是国内有数的大画家,不是附人骥尾的时候了:“常硕应该是不会跟央美续聘了,大概不是这个月就是下个月,聘期就到了。他的画,连着林海文的,应该都不在小红楼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续聘?是他不愿意,还是蒋院长不愿意了?”

    “老蒋怎么会不愿意,他一门心思要把央美建设的兼容并包,对于常硕,他怎么可能愿意放过?常硕那个人,心高气傲,这一回林海文跟巴黎高美联培的事情,闹得那么不愉快,老蒋最后说服常硕拿出来竞争,估计是把他惹怒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虽然还没传出去,付远知道倒也不出奇,他毕竟是央美的老棍子。

    “那林海文呢?他走了,他弟子留在央美让人欺负啊?还是直接带到巴黎去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太清楚了,不过就林海文,他不欺负人就不错了。”付远顿了顿,轻笑了一声,“涂刚,下个月我要去法国访问,你跟队一起去吧,高美,也不是只有常硕够得上。”

    司蔚想想:“就算林海文的画不在央美了,我跟他直接联系一下,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人家早把你当敌人了。”涂刚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我又没有在杂志上说他坏话,老师也没给我庆阳毛尖,去访问,也没说要带上我,林海文干嘛要把我当敌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涂刚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付远差点一口茶咳了出来,连连摆手:“你赶紧去,去去去。”

    林海文接到司蔚电话的时候,正在看中河台国宝档案第一集。

    主持人是顾海燕去请来的,叫石鸿飞,书画都不错,是中河师范的一个副教授。

    这会儿正说到“皇城博物院的研究员顾以致,原本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,但当著名青年诗人林海文,带着一个纸质卷筒走进他的办公室开始,一个震撼华国文物界的惊人发现,就在那天,骤然展现在世人面前。那个祥云纹的纸筒里,究竟,放着什么让顾以致骇然失色,几乎站立不稳的东西?它又怎么引发华国文物界,数十年来最为剧烈的一次震动。今天,《国宝档案》将带您解开这个千年迷雾后面的历史真相。”

    镜头一转,从皇城博物院,转到了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。

    “我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祁卉的眼睛还留在电视上。今天《国宝档案》首播,林海文问她要不要留下来看,她就留了下来,原本有些忐忑,居然慢慢被石鸿飞的讲述给吸引进去了。

    林海文走到阳台上,从陆家拿回来的小黄,见他过去,扑棱停在他肩膀,开始蹭——也不知道是不是长虫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?”

    “林海文先生么?我是司蔚。”

    “哪四位啊?”林海文随口问了句,然后就笑开了:“哈哈,司教授,你好你好,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对于司蔚想要上门看看的想法,林海文倒没有别的意思,直接说了实话,除了他正在画的《不语观音》,其它的画作,主要还是常硕的风格,色彩上并没有特别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司蔚也就说等《不语观音》完成,希望他能够观赏一下,林海文应下了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请您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这人不会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臭不要脸的。”一直挺安静的小黄,不知道被哪个词儿刺激到了,来了一句,然后就“嘎嘎嘎”狂笑一阵。

    林海文也是尴尬:“家里的鹦鹉,比较闹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都说你多才多艺,我还以为你连口技都会呢。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