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七章 好烦

    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,周桐怪叫一声跳了起来,不顾身上光着,胯下那一坨甩来甩去,他抬手就把古镜召唤出来,对准刘雨生照出了一道强光。

    不能说周桐大惊小怪,实在是刘雨生搞出来的动静太吓人了,明明是一个废物一样的普通人,怎么可能在受到隐杀之光的照射之后还活蹦乱跳?这没道理啊!

    本来是欲火熊熊,正要拔枪入巷的紧要关头,这种时候被人打扰,可想而知周桐心中的愤恨,他急匆匆跳起来之后,立刻就是全力出手。这次用古镜照耀出来的强光名为毁灭之光,可以说是周桐压箱底的本事

    在周桐想来,不管刘雨生身上有什么古怪,即便他能承受住隐杀之光,但毁灭之光一定能把他彻底摧毁。可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周桐的眼珠子都快瞪掉了,只见刘雨生轻轻一抬手,就像赶苍蝇一样挥舞了两下,周桐寄予厚望的毁灭之光竟然就这么被打歪了!

    那可是毁灭之光!完全没有实体,介乎于虚幻之间的强力杀招,怎么好像变成了沙包一样,被打歪了?周桐预想过刘雨生会怎样对付毁灭之光,他甚至做好了刘雨生硬抗这一招而毫发无损的准备,也想过刘雨生用神奇的遁法躲过这一招,但他无论如何都没想过会是这样一个场面。

    竟然能把毁灭之光给打歪,这种完全超出了周桐认知的事情,就眼睁睁发生在他面前。周桐瞠目结舌之余,对于刘雨生的戒备也已经提高到了顶点,他举起古镜谨慎地说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刘雨生举手投足间就打发了周桐的强力杀招,这件事在他眼里好像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,面对周桐的戒备和疑问,他微笑着说:“我是刘雨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阁下好演技,单凭你伪装成普通人而不让我察觉这一点,就能看出来你的境界不凡。我不管你是谁,相信你做这一切有你自己的目的,不如你把你的目的说出来,大家商量商量怎么样?总好过大家两败俱伤吧?”周桐语气还很强硬,但这种态度说明他已经服软了。刘雨生表现出来的实力,让周桐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,他丝毫没有对付刘雨生的把握。

    刘雨生没有理会周桐的提议,他望着罗玉娇说:“你为什么还不疗伤呢?这样多疼啊。”

    罗玉娇本来已经做好了委身于周桐的准备,甚至被周桐强硬的推倒之后,耻辱之余还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兴奋。好事将成之际,谁知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,她以为死定了的刘雨生竟然又活了过来,不仅活了过来,看上去还大变样了!

    刘雨生随手打发了周桐的毁灭之光,不止周桐感到惊恐,罗玉娇更紧张。她虽然伤势很重导致法力无法运转,但身为高级通灵师的眼力还在,周桐这一招毁灭之光的威力她自然是知道的,要让她来面对这一招,除了用护身法器硬抗之外,她也找不到更好的法子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还有人能这样对待一道光,竟然能把一道光给打歪,以为你是镜子吗?

    联想到刘雨生之前一副废物点心的模样,现在看他这样,那么不问可知其别有用心。罗玉娇不知道刘雨生是敌是友,更没想到刘雨生和周桐没聊两句就把话题转向自己,她愣了一下之后说:“我……我这就疗伤,可以吗?”

    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罗玉娇死死盯着刘雨生,她看都没看周桐一眼,因为刘雨生出手那一下,她就明白,现在场上占据主动的人已经不是周桐了。

    刘雨生摆了摆手说:“为什么不可以呢?受伤了就得疗伤,这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罗玉娇心头一松,立刻盘腿坐下,不管不顾地运起心法,拢起丹田之内几乎干涸的元气。不管刘雨生是什么人,不管他究竟有什么目的,不管他和周桐之间会发生什么事,只有自己的法力恢复了,才有站在这里的资格。罗玉娇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这毫无疑问,她一下子就抓住了真正的重点。

    周桐有那么一刻想要动手,他要阻止罗玉娇恢复法力,如果让罗玉娇顺利恢复过来,他的下场想都不用想,必然凄惨无比。然而刘雨生的眼神忽然盯了过来,那一刻周桐觉得自己被一头史前巨兽盯上了,事实上真正的巨兽反倒不会让周桐这么紧张,刘雨生的眼神让周桐觉得自己好像一只青蛙遇到了毒蛇,那是遇到天敌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有什么不对吗?难道受了伤不应该疗伤?”刘雨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周桐干笑了两声,“没什么不对,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刘雨生点了点头,眼里带着一种古怪的意味,他瞄了周桐两眼说:“你冷不冷?”

    周桐看到了刘雨生眼里的古怪,而且他立刻明白了原因,这下真是尴尬,他手忙脚乱的捂住要害,然后捞了两件衣服随便套在身上。这个过程中刘雨生一言不发,就在一旁看着,周桐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,不过刘雨生似乎一点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周桐一边在心里揣测刘雨生的真实身份,一边开口试探道:“阁下究竟想要得到什么?我想我们可以商量一下,这里有当初罗家老祖宗留下的珍贵法宝,还有无数奇遇和宝藏,反正一个人是绝对拿不完的。”

    刘雨生叹了口气说:“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屁用没有,我要它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这里,究竟为了什么?”周桐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你好烦。”刘雨生忽然甩了甩手,不耐烦地说。

    周桐脸色一变,然后整个人就站在那里不动了,表情僵硬,一动不动,就像一尊雕塑。

    刘雨生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,饶有兴致地说:“啧啧,好一处九玄法阵,有意思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随着刘雨生的声音,灰蒙蒙的天空逐渐变得清晰可见,一座巨大的法阵也慢慢显现出来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