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被老鼠啃烂的尸体

    “宝贝儿,今天能不能不回家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晚上我妈在家,要是我不回去,她肯定会到处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我这么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条昏暗的小巷子里,两个少年男女正拥抱在一起,男孩儿软语温存,女孩半推半就,两人情正浓时,眼看就要在这偏僻的地方做点什么羞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女孩脚下忽然滑了一下,她惊叫一声坐到了地上,男孩赶紧抱住女孩关心的问道:“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女孩摇了摇头,举起手莫名其妙地说:“这地上怎么这么湿,是哪儿来的水呀?”

    就着微弱的光,女孩瞅清了自己手上的东西,她骤然大声尖叫起来!

    呜呜的警笛声不断地响着,那条小巷周围已经扯上了隔离带,许多警察在巷子里来回穿梭忙碌。隔离带外面有一辆救护车,车上坐着那对小情侣,两个人紧紧靠着彼此,眼神中全是恐惧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来,一个急刹车正好停在隔离带外围,两个站岗的外勤正要过去查看,车里已经下来了两个人。这两个人一下来就直接分开,一个钻过隔离带走进了巷子,另外一个则走向救护车,目标很明显就是那一对小情侣。

    站岗的外勤在看到车里的人的时候就已经停住了脚步,不仅如此,他们还向车上下来的人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程野,赵岚,A市重案五组的黄金搭档,连续破获无数大案要案的人民英雄,获得过许多次嘉奖。这就是车里下来的人的身份,他们的名气很大,警局很少有人不认识,两个外勤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程野年过四十,一张国字脸方方正正,不怒自威说得就是他的样子。赵岚则不同,他是警校毕业的高材生,年纪轻轻就已经在重案五组声名鹊起,可以称得上前途无量。这两个人年龄差距大,性格不同,处事方法也南辕北辙,偏偏二人搭档以后破案的效率高到吓人,说起来这也算一桩趣事。

    直接来到巷子里的是程野,他做了几十年老刑侦,已经不仅仅是经验丰富那么简单,查找破案的线索简直成了他的本能。赵岚去询问犯罪现场的第一目击者也是惯例,他年轻帅气的模样和温和近人的气质很容易让人放下防备的心理。

    巷子里的人很少,只有两个法医和一个举着手电的警察,凶杀案件一定要保证犯罪现场不被破坏,这是第一要素。

    两个法医勘察现场很仔细,他们和程野算是老熟人了,见到他来也不吃惊。年纪稍大些的法医说:“程队长,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老法医提醒,程野看过现场之后就已经知道,确实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地面上有着大片的血迹,血泊中倒着一具尸体,尸体残缺不全,就像一条被老鼠咬烂了的破麻袋。事实上,尸体确实是被老鼠咬成这样的。根据老法医的判断,死者在生前被人捆住,然后往身上抹满了蜂蜜和花生酱,在死者胸口还有几处刀伤,凶手的手法非常熟练,可以保证伤口一直流血但不会致命。

    小巷中间有一处被扒开的窨井盖,把死者变成一条破麻袋的罪魁祸首就是从这儿爬出来的,窨井盖下面是一条废弃的下水道,想也知道里面必定密密麻麻藏着无数的老鼠。

    死者临死前必定受到了无尽的折磨,那场景只是想象一下就令人头皮发麻。手脚都被捆住,眼睁睁看着无数的老鼠爬了上来,老鼠磨牙的声音,撕咬的声音,血滴在地上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程野戴上手套,蹲在尸体旁边仔细地观察,他的神情凝重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年轻的法医想要说些什么,但老法医伸手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就在程野研究尸体的时候,赵岚从巷子外面走进来,他很无奈地说:“那俩小家伙被吓傻了,连囫囵话都说不明白。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里就是第一现场,他们发现尸体的时候地上的血还没有凝固,这大概能说明死者的正式死亡时间。”

    程野皱了皱眉头道:“这两个目击证人有没有提到老鼠?”

    赵岚想了想说:“没有,两个人一直在发抖,倒是没提老鼠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程野眉头皱得更深,但他没有再说什么,低头又研究尸体去了。赵岚顺着程野的话头想了想,眼睛忽然一亮:“你的意思是他们撒谎?按照他们报案的时间和血液凝固程度来说,他们在发现尸体的时候老鼠应该还在啃食尸体,一具尸体上面爬满了老鼠,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对此有很深的印象,可是他们愣是没提老鼠这回事,这么说来他们的确撒了谎!”

    赵岚越说越兴奋,说完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我再去问问这俩小家伙,看他们到底隐瞒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程野拦住了赵岚,“当时环境黑暗再加上心理紧张,不能排除他们忽略了老鼠的可能性。让他们先缓缓吧,明天等他们休息好了再问。”

    赵岚点了点头说:“也好。你这儿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赵岚不问老法医,不问年轻法医,只问程野,因为他深信程野的能力。要知道程野几十年来威名赫赫,破获的大案要案数不胜数,堪称国内顶级的犯罪专家。赵岚对程野的信任也是建立在其对罪犯多次精准的判断上,绝非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程野指着尸体的小臂位置说:“你看这儿,一块不规则的碎骨片,但这骨片不是老鼠啃下来的,而是凶手刻意做的,上面有很明显的人为痕迹。凶手留下了很多的线索和证据,可是我不能肯定这是不是其故意诱导我们而留下的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碎骨片?”赵岚惊讶地说,他蹲到程野身边仔细的看着尸体小臂的位置,“难道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程野紧握着拳头冷冰冰地说,“和前几次一样,这是挑衅!”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