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开膛尸

    PS. 奉上今天的更新,顺便给『起点』515粉丝节拉一下票,每个人都有8张票,投票还送起点币,跪求大家支持赞赏!

    赵岚记得老尸爆炸的时候,这个声音曾经响起过一次,那次他以为是幻觉。毕竟当时发生了太多事,周围又乱糟糟的,赵岚根本不能确认这声音究竟是从哪儿来,甚至不能肯定自己究竟听没听到过。

    现在在这空荡荡的车厢里,熟悉的声音又响起来了,说着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走?往哪儿走?为什么不能回来?

    “是你在跟我开玩笑吗?腹语?”赵岚盯着坐在对面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只有这一个解释了,车厢里确实只有对面这个人,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莫名其妙蹦出来的,但那古怪的声音一定和他有关。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人没有说话,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赵岚。过了一会儿赵岚感到很不耐烦,他站起来大声说:“是你在装神弄鬼吗?你在用腹语吓我是吗?”

    “滋滋……”

    地铁车厢里的灯光忽然闪了起来,伴随着电流的声音,忽闪过几次之后灯光再次亮起来,赵岚发现对面的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惊恐!赵岚感到浑身冰凉全身发麻,他十分肯定刚才不是幻觉,他确确实实看到对面坐了一个人,而且那个人和《通灵秘史》中刘雨生的插画一模一样。可是眨眼间人就不见了,人呢?

    以前赵岚从来没想过鬼啊神啊之类的问题,可是最近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接触这些东西,就像现在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鬼这个可怕的字眼。这灯管滋滋直响,人影忽隐忽现,不是鬼是什么?鬼片不都是这么拍的吗?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车厢里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倒是地铁报站的声音让赵岚从浑身僵硬的状态里恢复了过来。到站了,赵岚二话不说立马出了车厢,到了站台上之后他回头看,地铁静静的停在那儿,那节车厢里确实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赵岚摇了摇头,转身向出站口走去。就在他转身之后,那节明明没有人的车厢里却忽然多出了一个黑影,黑影就站在车门旁边看着赵岚。

    赵岚心有所感猛然间回头,身后空无一人,车厢里那个黑影也再度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有句古话叫见怪不怪,赵岚今天总算明白其中真意,怪事遇到的太多,原来真的会麻木啊。

    从地铁站走出来,太阳已经快要落山,阳光不仅不再刺眼,反而还显得暖洋洋的照在人身上感觉很舒服。赵岚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,认准了方向大踏步前行,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处小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农家小院,因为地处偏远郊区,周围非常安静。院门是两扇木门,上面贴了两个张牙舞爪的神像,在门旁边的砖墙上嵌着一块石头,上面刻着三个字:石敢当。

    赵岚记得当时这间小院里发生命案之后被贴了封条,现在封条不见了,也不知是住了人还是怎么回事。院门没有上锁,赵岚敲了敲门:“有人在吗?”

    一连喊了几遍都没有人应,赵岚随手一推就把院门推开了,他抬脚迈进了院子。一进院子首先看到的是一棵枯树,光秃秃的没有一点绿色,看形状应该是一棵石榴树。旁边不远还有一棵槐树,因为没有修剪所以槐树长的奇形怪状,而且树枝上面满是细细的尖刺。

    槐树树干上隐约还有些暗红色,赵岚记得那里就是当初许淑芬被绑住的地方。其实赵岚时隔几个月重新回到这里,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想来找些什么,又或者是想证明什么?在案发的时候能找到的一切线索都已经找遍了,现在过去了那么久,就算真有遗漏的线索也早已消失,那么赵岚来这儿想做什么呢?

    手搭在槐树上,赵岚静静地站在那儿,闭上眼,回想起了当初对于案件的还原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,院门被粗鲁的撞开,凶手挟持着许淑芬进了院子,他把许淑芬扔到地上,然后回头挂上了门栓。许淑芬大声的哭叫并呼救,可是雨声掩盖了一切,就算在闹市区也未必能有人听到她的呼救声,何况这里本来就人烟稀少。

    凶手站在原地大约五分钟,不知道为什么这五分钟里他一动不动,许淑芬在这段时间里用尽了一切办法想要离开这里。她试图翻墙,可是将近两米的院墙实在不是一个弱女子能够翻越的,她想到堂屋里去找椅子或是其他可以垫脚的东西,但堂屋门是锁着的,她用力地拍打门窗,然后绝望地大哭。

    一切仿佛在瞬间就发生了!许淑芬忽然就被捆了起来,然后凶手抱着她来到槐树前,用结实的绳索一圈一圈把她牢牢地绑在了树上。

    那五分钟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凶手是在寻找绳索还是在思考杀人的办法?现场勘探得出的结果是凶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足足五分钟,而这五分钟时间里许淑芬想尽了一切办法,却唯独没有想过从院门口离开,她甚至都没有尝试向凶手所在的地方走过一步。

    许淑芬最后哭倒在堂屋门口,门上有她拍打的手印还有血迹,然后她就被捆到了树上。中间没有她的脚印,只能理解为她是被凶手抱过去的。

    许淑芬被捆在树上,她奋力的挣扎,奈何绳子越挣越紧,终于她浑身无力不再动了。然而已经近乎脱力的许淑芬再次挣扎尖叫起来,因为凶手拿着一个小小的锤子走了过来。那锤子很小,平时只能用来砸图钉,可是锤子毕竟是钢铁做的,人是血肉之躯,怎么可能和锤子抗衡?

    凶手放任许淑芬大声尖叫,手上的锤子一下一下地砸在她的胸膛,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夜空,但是很快就被雷雨声所掩盖。

    白嫩的皮肤最先被砸破,露出猩红的血肉,血水被锤子砸的四处飞溅,肉块也被砸碎了。紧接着是骨头,胸骨被砸断,发出“咔嚓”的声音,胸腔整个被砸开,像做手术一样,内脏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,一样接一样的内脏被砸烂,在这个过程中许淑芬始终在痛苦的嚎叫,并且她的身体还在不停的挣扎。超越了人类生存极限的伤势似乎还没能夺走许淑芬的生命,她顽强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【马上就要515了,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,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。一块也是爱,肯定好好更!】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