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许淑芬的家人

    呃,我都有舵主了……感谢玛格索尔的肥鸟,感激莫名。我很少在文章里说这些,不过这么多好朋友支持我,不说两句实在过意不去。感谢大家的支持,感谢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邪恶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赵岚仿佛看到了许淑芬临死前的眼神,空洞、绝望,充满了痛苦和疯狂。她终究是死了,被小锤子活活开膛而死,内脏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赵岚收回手睁开了眼,他想到了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肯定杀害许淑芬的钝器就是小锤子,是因为凶案现场就遗留了一把小锤子,上面满是鲜血,虽然血液鉴定属于许淑芬,但是这把小锤子上面没有任何指纹。

    下雨天很难留下脚印,但是许淑芬在院子活动的每一步都留下了脚印,雨水根本无法冲刷,那些脚印好像刻上去的一样。凶手则不然,院子里没有凶手的脚印,甚至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线索。

    许淑芬似乎凌空而起,在空中就被绑在了树上,这绝对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,不管凶手有多么强壮。

    许淑芬的血没有任何一滴飞溅到正面,这完全违背了物理规律。

    这些问题或许有一个共同的答案——通灵法术,只有神奇的通灵法术才可以做到这些看似诡异而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许淑芬临死前的眼神一直在赵岚眼前浮现,他刚才搭着槐树似乎亲眼看到了那凶残的一幕,他看到了许淑芬的眼睛,而且,那眼睛似乎也看到了他?

    小院里一直很安静,没有什么人过来,赵岚在这里呆了十分钟左右,然后他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许淑芬的家距离案发的小院很近,而且建筑样式十分雷同,同样的红砖瓦房,同样的院墙和木门,门上贴着门神,墙上嵌着镇宅石敢当。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房顶上的瓦片,案发的小院房顶瓦片是红色的,许淑芬家的房顶瓦片则是青色的。

    许淑芬二十几岁仍旧待字闺中,她和家人一起住,这个大家庭包括许淑芬的爸爸妈妈和大哥大嫂,还有一个两岁的小侄子。

    赵岚来到许淑芬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,许淑芬的父母都在家,她的嫂子和侄子也在,不过没有看到大哥。许爸年近六十,一头花白头发,腰佝偻的很厉害,不过声音很洪亮,精神还算不错。许妈是典型的家庭妇女,身材有些走样,不过为人很和善。

    许淑芬被害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,家人们深深的悲痛已经逐渐埋藏在心底,毕竟死者已矣,活着的人还要向前看。因为负责侦办连环凶杀案,赵岚和许父许母接触过几次,许父许母也记得这个年轻的警官,当然也不怎么熟悉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您身体还好?”赵岚进了屋先客套了起来,总不能一上来就问许淑芬尸体的事情,那等于是揭人伤疤。

    “还好,年纪已经到这一步了,好不到哪儿去啦,反正也不会太差。”许父面无表情地说。

    来回说了些没营养的话之后,客厅里安静了下来。许父许母对赵岚的到来当然是毫无准备的,他们不知道说什么好,赵岚不能让气氛这么尴尬下去,于是他决定直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,我今天来是向你们通报一个好消息,”赵岚郑重地说,“凶手已经抓到了!”

    这句话没头没尾,但只要一提到凶手,那必然是杀害许淑芬的人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许父本来坐在椅子上,听到这话之后猛地站了起来: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已经过去了几个月,连环凶杀案一直没什么线索,许父甚至都已经渐渐对破案失去了希望,可是现在赵岚突然说抓到了凶手,这简直让人如在梦中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赵岚点了点头说:“你没听错,我说凶手抓到了!本来这个消息要晚些才会公布,不过你们是受害者家属,提前一点知道也不算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许母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,天呐地呐一通乱喊,许父还算镇定,只是双手不停颤抖,嘴唇也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。赵岚很善解人意地保持了安静,他什么都没有说,任由两位伤心人发泄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如果就这么任由两人伤心下去,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,毕竟心爱的女儿死了,这是人之常情,赵岚也没办法说什么。幸好许母的哭声惊动了许淑芬的小侄子——一个两岁的小胖子,小胖子或许是在梦中被惊醒,嘴一撅就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小胖子的哭声惊天动地,可比许母含蓄的哭声响亮太多了,许母被更大的哭声叫回了魂,她急忙擦了擦眼泪,抱歉地看了赵岚一眼转身上里屋帮着哄孩子去了。

    许母一走,许父慢慢也回复了平静,他喘着气说:“到底是怎么抓住的,那个混账究竟是谁?你快给我讲讲。”

    于是赵岚就把怎样找到出租车的线索,怎样查到慕澈的住处,以及抓捕慕澈的过程大概说了一遍。这其中的过程赵岚有许多不好说的地方都一笔带过,比如慕澈为什么要杀人,比如许淑芬为什么会成为目标,像七怨尸这类的话题更是提都没提。

    说到程野带人抓捕慕澈,赵岚也不敢说王水炸弹的事,只是说凶手慕澈太过凶残,在屋里藏有炸弹等危险物品,最后程野队长和凶手同归于尽英勇牺牲了。

    听完赵岚的讲述,许父长叹一声不知心中作何想法,不管怎么说总算为许淑芬报仇雪恨了,凶手被炸弹炸的死无全尸,想来许淑芬若是地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。

    讲完这些,看许父情绪稍微平静了,赵岚这才提起要到许淑芬坟前拜祭一下。这个要求说合理也合理,毕竟人死为大,生人再怎么恭敬都不为过。不过要说不合理也不合理,许淑芬生前和赵岚根本没有任何接触,说到底他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。

    或许许父也觉得赵岚这个要求不太合适,他犹豫了半天都没给赵岚答复。赵岚也不催促,只是静静的等着,正在两人僵在那里的时候,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爸,不好了,出事了!”一个中年人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,“冷库那里的……”

    进了屋之后发现赵岚这个外人,中年人立刻闭嘴,剩下的话全吞进了肚子里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