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火化了?

    中年人风风火火闯进来时许父脸上紧张的神色没有瞒过赵岚,不过赵岚并没有对此产生什么疑问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或许人家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想让外人知道,这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赵岚是一个刑警,但是刑警办案是靠证据,不能看到什么奇怪的事都去追根问底,那样的话何止情商不足,连智商余额都不多啊。

    中年人是许淑芬的大哥许志明,这还是赵岚第一次见到这个人。自从许淑芬出事之后,赵岚断断续续也来过几次,但是他都没见过许志明,许志明总是在忙忙碌碌,也不知道他在忙啥。

    许志明看上去倒是对赵岚有些了解,他尴尬地打了个招呼:“赵警官,您来了?”

    赵岚一愣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唉,您负责小妹的案子,我怎么能不认识呢?”许志明叹了口气,看上去很是悲伤。

    “哦,”赵岚心里仍有疑惑不过并未提及,转而又向许父提出了祭拜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许大叔,许淑芬的坟在哪儿?麻烦您带我去一下好吗?”赵岚诚恳地说。

    在赵岚提到许淑芬的坟的时候,许志明很明显的有一个咽吐沫的动作,那是极度的紧张导致的。赵岚注意到了这一幕,心里不禁一动,开始对许志明留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“啊?哦,这个……”许父顾左右而言他,始终不做正面回答。

    许志明抢着说:“赵警官您为什么要去我妹妹的墓地?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赵岚有些感怀地说,“只是连环凶杀案的凶手已经伏法,我特地来祭拜一下受害者的亡魂。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有些唐突,不过这案子是我一手经办,拖了这么久才破案令我感到很内疚,拜祭一下受害者会让我心里好受些,希望你们能成全。”

    赵岚也没有什么过硬的路由非要去拜祭许淑芬,只能东拉西扯乱编一通,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证实许定山关于七怨尸的说法,而要证实这一点,几具受害者的遗体是关键。

    许父老脸通红,看上去似有难言之隐,他咳嗽了几下说:“那个,赵警官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!”许志明大声地打断了许父,“人家赵警官也是一片心意,咱们也不能太不近人情,就让他去拜祭一下小妹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许父一脸的疑惑,瞅着许志明说:“可是,你小妹,你小妹的坟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在西乡嘛!西乡大光寺,小妹的骨灰就放在大光寺的灵塔里。我老早就告诉过你,你忘记了?”许志明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是是,没错,就在大光寺!”许父一脸的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父子俩接下来在说什么赵岚完全没听进去,他脑子里反复想的只有许志明那一句话:“小妹的骨灰就放在大光寺的灵塔里……”

    灵塔?骨灰?许淑芬的遗体被火化了?这怎么可能!本来赵岚已经接受了七怨尸的说法,尤其是王水炸弹对他的世界观带来了极大的冲击,由不得他不相信这世上真有这些神神秘秘的事情。可是现在查到这里竟然又出了问题,本以为一定还在的七怨尸之一,那第一个被弄死的开膛尸,竟然被火化了?

    如果不是还有些理智,赵岚真想问一句:“我他妈裤子都脱了,你就给我看这个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许淑芬的遗体被火化了?我没听错吧?”赵岚不死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啊!”许志明一拍大腿说,“我们去警局把小妹的遗体认领回来没过几天就火化了,因为小妹死的太惨,她的丧事也没怎么大办,所以知道的人不多。不过我特地在大光寺灵塔里为小妹捐了一个好位置,那里风水好,每天聆听佛号,想来我小妹一定能早日解脱。”

    许父经过许志明的提醒似乎也想起了这回事,他在一旁肯定了许志明的说法。赵岚脑子都快炸了,这故事转折的太操蛋,一会儿鬼神一会儿悬疑的,到底哪个画风才是正确的?

    最后赵岚还是去了一趟大光寺,许志明带着他祭拜了一个小小的骨灰盒,许父则以精神不好为由没有同行。

    大光寺香火很旺盛,许志明没有说谎,他为许淑芬捐来的位置的确很好,站在这里禅音阵阵,香雾邈邈。如果死者真的有灵,那么在这里一定可以早日投胎,每天都被佛门净化,那效果还用说吗?

    祭拜过许淑芬的骨灰盒之后,赵岚神不守舍的离开了许家。当时天已经很晚了,许家人倒还客客气气的邀赵岚吃了晚饭再走,怎奈赵岚心中有事,根本没有心情吃饭。许父许母留人吃饭的诚意也不是很足,随便客气了几句也就作罢了。

    离开许家之后,赵岚向地铁站走去,一路上都在想七怨尸的事情。太多的疑问让人云里雾里的傻傻分不清楚,到底中间是谁在撒谎?

    快要走出小巷的时候,路边两个人的谈话忽然引起了赵岚的注意,他停步不前偷偷听了几句,顿时心中疑云大起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没?许家冷库下午出事了,好像是什么线路老化导致起火,虽然火没烧起来,不过断电了。”路人甲如是说。

    路人乙接话道:“听说了听说了,那冷库要是没电不就不能制冷了?这要是时间一长,那许志明损失可就大了去了,他那冷库里存着的可净是值钱东西。”

    路人甲叹气道:“可惜了,许志明这几年好不容易才翻身,这要是一下子栽个跟头,再想起来可就难了。这人呐,倒霉的时候你都没处说理去。”

    路人乙压低声音鬼鬼祟祟地说:“你知道什么,哪是什么倒霉,分明是报应!他建冷库的钱来的不干净,卖那不该卖的东西,血亲兄妹竟然这么搞,那能不遭报应吗?”

    “他卖了什么不该卖的东西?”赵岚走近了忽然插嘴问道。

    路人甲和路人乙一看赵岚是个外人,两人立刻扭头就走,对赵岚的问题理都不理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© 2016-2017 阔男书库(http://www.kuonan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